笔趣阁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二百八十章 自相矛盾的木牛流马(4000)
    “?!”

    吴良也不例外,一惊之下几乎同时与众人伏倒在地。

    兼并未有预想中的箭矢射出来,吴良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循着声音向忽然发出动静的方向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

    “这玩意儿该不会就是……木牛流马吧?!”

    吴良不由的精神一振。

    那是一个主体比较方正的木工制品,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木头箱子。

    箱子的下面装有四个圆形的木头轮子,轮子外围透出一抹金属色泽,应该是特意包裹的增加耐磨性的金属。

    而在四个轮子靠外的位置,则分别有四根从木头箱子里面伸出来的木条。

    这四根木条有些倾斜,就像动物的四条腿一样杵在地面上,似乎也能够起到支撑的作用。

    不过看起来却又有些多此一举。

    因为四轮车的四个轮子本身就有很好的支撑效果,完全不需要再来四根木条进行辅助……

    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木头箱子上方一侧竖起的一个木雕脑袋。

    这个脑袋一看就是牛的造型,脑袋上那两根略显弯曲的牛角使其特色十分鲜明。

    而刚才的声音。

    应该就是从这个木工制品这里传来的,吴良特意向白菁菁投去一个质询的目光,白菁菁微微颔首表示肯定。

    所以。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木牛”吧?

    吴良知道“木牛流马”其实是两种东西,一种是“木牛”,一种是“流马”。

    这两种东西虽然都是运输工具,并且原理可能有许多相似之处,但适用的地形可能还是存在一些差别,只是后世得到的考古文献十分有限,并且从未发现实物,因此对其还是没有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不过有一点吴良是可以肯定的:“木牛流马”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应该还不能做到自动行走,更不是什么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的“永动机”。

    因为《三国志·蜀书·本传》中有这么一句话:“人行六尺,牛行四步。载一岁粮,日行二十里而人不大劳。”

    “人不大劳”的意思是不是不必出力,而是不怎么费力。

    不过这已经很可怕了,需知“一岁粮”放在后世就是四百多斤粮食,用人力来抗就算分给四个人每人抗上100斤,日行二十里也得累趴下,更不要说夜以继日的长途跋涉,那根本就是在拿人命运送,等送到地方运粮军没准儿就得累死大半。

    当然,并不是说这时候就没有别的办法运送物资。

    马车牛车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人只需要坐在车上驾驭,自然也不怎么费力。

    但这时候的马车牛车,都是瓬人军一直在用的双轮双辕车,这种车很受地形限制,拖着沉重的货物无论是上坡还是下坡都很困难,一不小心就是人仰马翻的结果。

    并且,牛和马放在现在都是极其珍贵的生产与战略物资。

    吴良之前买过马,一匹马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百多斤黄金,牛肯定还要更贵。

    也就是说,吴良赔上性命盗上一回墓,以最开始的“梁孝王墓”为例,那上万斤黄金也就只够曹老板买上几百匹马。

    若是换了旁人,想要组建一支像样的运粮队,基本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马与牛的后期养护成本,光是食料这一方面一匹马与一头牛就不知道要抵多少个人,就真是不能细算了,一算准得把头发扯光。

    所以,这时候人力才是最合算的。

    倘若一个人便能够带上四百多斤粮食日行二十里,而且还不怎么费力气,这玩意儿在这时候当然算得上是神器!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优先考虑这些的时候。

    伏在地上半天不见再有其他的动静,吴良终于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来到“木牛”旁边进行查看。

    如此从上到下仔细观察了一番,吴良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原来是这“木牛”断轴了。

    可能因为存放的时间过于久远,连接两个后轮的木质圆轴终于不堪重负,再加上吴良等人下来之后,走动的过程中可能对地面造成了一些极其轻微的震动,从而导致早已有些腐朽的圆轴折断。

    不过“木牛”并没有侧倾。

    因为那额外多出来的“四条腿”起到了支撑的作用,令其维持住了平衡。

    除此之外。

    吴亮还发现了两个比较奇特的设置,一个是从牛头嘴巴里面伸出来的一根弯曲的金属牛舌,一个是位于后方的一根与牛舌造型有些类似的金属牛尾。

    这牛舌与牛尾的造型都有点像后世发动拖拉机的车钥匙——摇把。

    就算吴良没有学过机械,也看得出这两个东西都是可以运动的,或许就是像发动拖拉机那样的摇动,又或许识别的什么方式。

    吴良很想立马上手验证一下。

    但想到这玩意儿已经断了轴,他还是强行将这个想法压了下去,别的不说,别一试把这玩意儿给玩散架了,以至于破坏了里面的关键结构,想要再复原出来恐怕就又要多费以许多力气了,不如等带出去仔细研究过后再做定夺。

    “公子,没事儿了吧,咱们可以起来了么?”

    见吴良查探了半天没有任何异常,于吉终于忍不住问道。

    “哦,没事了,起来吧,不过依旧要保持警惕,没有我的命令不得乱摸乱碰。”

    吴良这才想起众人,回头说道。

    “有才哥哥,这个奇形怪状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众人起身之后纷纷凑了过来,诸葛亮忍不住问道。

    “如果我所猜不错,这应该是一种十分奇特的运输工具,我们出去的时候会将其带走,拆解研究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吴良笑眯眯的道。

    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当然也要交给诸葛亮来研究,不过吴良并不打算靠他一个人,百里香也会参与进来,没准儿会有更多扥惊喜……

    说起来,百里香还要算是诸葛亮的师姐呢,这个小美人儿得了吴良的一些“真传”,也可以代替吴良教给诸葛亮一些,倒省的吴良再去讲一遍了……吴良早就发现自己不适合做老师,他在这方面的耐心实在有限。

    “我定然不会辜负有才哥哥的期望。”

    诸葛亮当即挺胸说道。

    “嗯。”

    吴良点了点头,又在墓室中环视了一圈,很快便在“木牛”对面的石柱后面发现了一辆造型有些类似的箱体车。

    因为这个箱体车上也竖着一个木雕脑袋,不过那是一个马头。

    “流马?”

    吴良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而后颇为谨慎的走向那辆箱体车。

    这辆车果然与“木牛”有些差别,它已经不是“木牛”那样的四轮车,而是一辆与马车有些类似的两轮车。

    不过它也依然有四条“木腿”,这四条腿便要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了。

    而且这四条“木腿”要比“木牛”略长一些,也要更粗壮一些,看起来在运行的过程中似乎要承受更多的压力。

    “这种车要怎么走起来?”

    吴良不免有些疑惑。

    这种造型的车子显然不可能像“木牛”那样依靠四个轮子维持平衡的同时进行滑行,必须要用到“木腿”进行支撑,但一旦“木腿”着了地,就会杵在地面上起到类似于“刹车”一般的作用,根本就没办法向前走……

    带着这样的疑惑,吴良继续仔细观察。

    他注意到“流马”也有金属材质的舌头与尾巴,造型与“木牛”一般无二。

    而且这个“流马”的保存状况也要相对完好许多,至少仅凭肉眼去看,还看不出上面有什么明显腐朽的地方,或许还能继续使用。

    “要不……试一试?”

    吴良不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起来“木牛”与“流马”的内部运转方式应该是一样的,只是行进方式似乎有些区别,倘若不小心将这个“流马”玩坏了,他也还剩下一个“木牛”可以进行研究复制……

    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

    吴良的邪恶之手微微颤抖着伸向了“流马”的尾巴。

    入手是冰凉的金属触感,金属表面的锈迹使其略显粗糙。

    “……”

    众人见吴良握住了“流马”的尾巴,目光也是一齐聚集了过来,对于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也有着同样的好奇心。

    要动了……

    吴良深吸一口气,手臂微微用力,沿顺时针开始转动尾巴。

    “咯吱——”

    伴随着一个略显刺耳的摩擦声,尾巴竟轻而易举的被他转动,“流马”的箱体中随即传来类似于齿轮转动的声音。

    “哗啦!”

    众人又是一惊,再一次整齐的伏倒在地,这该是“机簧”的声音没错了吧?

    吴良则不慌不忙,一边继续慢慢转动“流马”的尾巴,一边密切关注着“流马”的一举一动。

    很快他便看到。

    “流马”的两条“前蹄”慢慢的抬了起来,就像真马一样做出了向前跃起的动作,而后再逐渐开始回收。

    与此同时,两条“后踢”则杵着地面向后发力,推动着两个轮子滚动起来,使得“流马”前进了半米来长的距离。

    此时“流马”的平衡已经出现了问题,开始向前倾去。

    而那两条根本就没有提供任何动力、只是在空气中跃动了一下的“前蹄”终于杵到地上,将正在向前倾去的“流马”撑住,却也瞬间将“流马”刹停,使得“流马”颇为剧烈的颠簸了一下……

    “这……”

    吴良从未见过如此反人类的东西。

    尤其是那两条“前蹄”,除了最后支撑“流马”不令其向前倾倒之外,非但没有提供任何动力,还做了一些反作用力,简直自相矛盾……不应该啊!

    吴良微微簇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

    他的眼睛忽然瞟到了刚才下来的台阶……

    是了!

    “流马”恐怕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才被创造出来的产物!

    历史上诸葛亮使用“木牛流马”,是从北伐开始的,这些北伐路线可不简单,常言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这样的道路上大量运送粮草,自然少不了翻山越岭,难度可见一斑。

    但若是使用“流马”。

    上坡时,两条“前蹄”率先抬起找到支撑点,而后再由“前后蹄”一同发力,中间的轮子则可以减少“流马”与山体之间的摩擦力,并且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使得用更小的力量便可以将“流马”推拉上去。

    如此循环往复,一人即可操作一辆“流马”,自然省下不少力气;

    而下坡时,两条“前蹄”率先抬起,“流马”便会自动向下滚动,“前后蹄”轮流作用于地面,便像是“刹车”一边一放一松进行不断的减速。

    如此循环往复,照样是一人操作,又可避免“流马”因为失速落得一个车毁粮失的下场,甚至因此危及其他人的人身安全。

    这,或许才是“流马”真正发挥作用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吴良在转动“流马”尾巴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用太多的力气,由此可以想象,“流马”之中一定是用了许多不为这个时代的人所熟知的省力杠杆与齿轮,才终于实现了这一点……

    “这就厉害了……”

    吴良心中感叹,搞出这种东西的人简直是天才。

    当然,这些还都只是吴良的推测。

    一切还需等待将“木牛流马”带出去,教诸葛亮与百里香好好研究过后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

    不过不论结果如何,这里面的省力杠杆与齿轮,都一定能给诸葛亮与百里香提供很大的启发,若是给予他们足够的支持,说不定还能够改进出更多更好玩的东西。

    吴良想到了在后世电视剧中看到过的连司马懿都眼馋了许久的“诸葛亮四轮儿车”……没准儿很快便能够在东汉末年问世了!

    “公子,你可还安好?”

    见吴良时而蹙眉,时而惊喜的样子,一副情绪不太稳定的样子,典韦真担心吴良是不是又中了什么邪,连忙又爬起来问道。

    “好,好得很呢!”

    吴良此刻已是一脸喜气,笑得合不拢嘴。

    这座墓,真的赚!

    而且应该还会更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