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尊超无敌 > 第13章 你徒弟很快就是我徒弟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房间里,传来铁大柱狂笑声。

    此刻的他已经服了聚气散,灵气摄取提升十倍,效果好极了!

    以前。

    运转心法,一丝丝。

    现在。

    运转心法,一缕缕!

    铁大柱盘坐在床,运转凝气诀,缓缓摄取从外面涌来的一缕缕灵气。

    商少岩在转过呼啦圈后,此刻也盘坐在房间修炼,因为服用聚气散缘故,天地属性如同浪潮般蜂拥而至。

    “哎。”

    沈千秋摇头:“这就是差距吧。”

    商少岩的资质没得说,再加上聚气散辅助,境界突破应该轻而易举。

    但是,铁大柱就很差劲了,资质和潜力均无,哪怕有逆天丹药,想突破也要耗费大量时间。

    一百年。

    将他培养到化外境。

    地狱难度!

    “罢了,罢了。”沈千秋道:“还是多收点像少岩这般资质优秀的徒弟吧。”

    众神殿派来的那个杀手,倒是好苗子,想办法收入门下。

    “呼呼呼!”

    思索间,铁大柱房间内有大量灵气波动。

    “要突破了?”沈千秋愕然。

    “呼呼!”

    灵气波动加快,此乃突破必有征兆。

    盘坐床上的铁大柱绷着脸,便秘般运转凝气诀,丹田内汇聚的灵气开始慢慢转化,最后形成指甲盖大小的气旋。

    “哈哈哈!”

    “我突破了!”

    “我成为武者了!”

    铁大柱跳下床,一脚踹开房门,手舞足蹈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拜入师尊门下修行二十年,终于历经千辛万苦,迈入聚气境一重!

    沈千秋欣慰的笑了,笑着笑着也哭了。

    这头猪。

    终于突破了!

    “叮!在宿主全心全意的教导下,徒弟铁大柱成功迈入聚气境,奖励1点师德!”

    “当前师德:1。”

    “果然。”

    沈千秋自语道:“徒弟只要境界突破,就会奖励师德。”

    “师尊!”铁大柱埋怨道:“您有这么神奇的丹药,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啊,白白浪费了徒儿二十年的青春!”

    “嘭!”

    沈千秋一脚将他踹飞,咆哮道:“收你做徒弟,为师才是浪费青春!”

    “嘿嘿嘿。”

    铁大柱陷在墙体,骄傲笑道:“不负师尊的看重,徒儿终于成武者了!”

    “……”沈千秋捂着脑门,崩溃道:“二十年才突破聚气境一重,他有什么好骄傲的。”

    “大师兄才聚气境一重?”

    商少岩站在窗口,目光满是诧异。

    在他思维里,铁大柱非同凡响,结果却差了自己两个小境界。

    “没修为的大师兄,肉身防御都那么强了,如今突破到聚气境,岂不更恐怖?!”

    还有师尊!

    将凡人培养到这种程度,实在恐怖!

    商少岩换个角度,疯狂脑补沈千秋和铁大柱,同时庆幸自己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师尊,一个非同凡响的大师兄!

    未来!

    充满了希望!

    ……

    突破聚气境一重的铁大柱很激动,所以在院子里跳来跳去,直至聚气散效果结束,嘴角抽搐的倒在地上。

    翌日。

    沈千秋来到隔壁小破屋。

    冷星泉已经苏醒,因为气脉被封印,坐板凳上一动不动。

    “小子。”沈千秋坐下来,翘起二郎腿,道:“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

    “……”

    “这是一个天大机缘,莫要错过。”

    “……”

    冷星泉始终沉默。

    “给你几天时间考虑。”

    沈千秋站起来,正准备离开,天字榜第一杀手终于说话了:“抱歉,我已有师承,不会考虑的。”

    “哦?你师尊何人?”

    “邪剑尊。”

    “难怪剑法中透发着邪气,原来是那家伙的徒弟。”

    “你认识我师尊?”

    “略有耳闻。”

    邪剑尊这人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沈千秋自然听说过,而且知道对方非常记仇,曾因芝麻大的事屠了一座城,后被几大正道强者追杀,自此再没消息。

    看来。

    应该是投靠众神殿了。

    冷星泉淡淡道:“你既然知道我师尊,应该也知道他的脾气吧?”

    “你认为,他会来救你?”

    “不,我认为你会死的很惨。”

    “呵呵。”

    沈千秋笑了。

    冷星泉道:“你笑起来的样子很讨厌。”

    “呵呵呵呵呵!”沈千秋站起来,在他面前转来转去,呵呵之声不绝于耳,简直幼稚到不行。

    “……”

    冷星泉索性闭上眼睛。

    “我把邪剑尊杀了,你不就没师承了?”沈千秋道。

    “哼!”

    冷星泉不屑道:“你没这实力。”

    无可否认,先前施展的剑法很恐怖,但在他心里,师尊肯定是最强的。

    “打个赌。”

    沈千秋笑道:“我若将邪剑尊杀了,你就拜入我门下。”

    “反之。”

    “我拜入你师尊门下。”

    “我不是赌徒。”冷星泉道。

    “我是。”沈千秋扣在他肩膀上,拽出小破屋,看向远处的山头,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桀桀桀!”

    诡异黑色气团浮现,逐渐凝聚出一名枯瘦如柴的老者,目光阴冷的笑道:“能洞察到本尊的存在,难怪会擒下吾的徒儿。”

    “师尊!”

    冷星泉冰冷冷的脸上,终于有了情绪起伏。

    “很抱歉。”

    沈千秋道:“你徒弟很快就是我徒弟了。”

    “本尊还真没见过,有人敢不知死活的挖我墙角,还挖的这么明目张胆。”邪剑尊冷森道,枯瘦如柴的手指逐渐汇聚邪恶之气。

    “现在见了吧。”沈千秋道。

    “死!”

    倏然,邪剑尊展开双手,十指撕裂空间,五道汇聚邪气的剑芒凭空浮现,在灵力推动下,拖拽黑色流光,极速袭来。

    “咻咻咻!”

    “咻咻咻!”

    剑芒掠过,草木崩碎。

    冷星泉暗暗惊道:“破空御剑诀!”

    此乃师尊的压箱底,没想到会直接施展出来,莫非白衣男子实力之强,已经让师尊认真对待了?

    “刷!”

    “刷!”

    思考间,五道剑芒极速而至,沈千秋却抬起二指,轻而易举夹住第一道剑气,然后将其折断。

    “叮叮叮叮!”

    剩余四道剑气,皆以相同方式破掉。

    “怎么可能!”邪剑尊目瞪口呆,下一秒,心头升起强烈死亡气息,惊道:“不好……”

    “扑哧!”

    沈千秋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身后,摆出个帅气的侧脸杀,手指捏着树叶,淡淡道:“这一剑,是为了死在你剑下的无辜亡灵。”

    邪剑尊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瞳逐渐收缩,慢慢失去了光泽。

    脖颈处。

    剑痕浮现……

    “滋!”鲜血飞溅,倾洒在地。

    “师尊!!”

    在冷星泉痛苦呼喊下,恶贯满盈的邪剑尊倒在地上,至死都瞪着眼睛,显然没料到自己连一章都没活过去。

    “被师尊一招杀了……”商少岩呆然站在门前,脸上肌肉凝固。

    有传闻,邪剑尊或已经迈入第三步,这种级别强者被秒杀,带来的震撼,远强先前秒杀五个聚气境巅峰!

    铁大柱倒很冷静,托着下巴道:“又一个在师尊面前装杯失败的强者。”

    “又?”

    商少岩愣了。

    第三步强者死在师尊手里不止一个吗?

    “呼呼!”

    烈火浮现,尸体被焚烧殆尽。

    沈千秋顺手捡起散落一旁的空间戒指,道:“滥杀无辜,死有余辜。”

    他不会主动为民除害,除非巧遇。

    “叮!宿主铲除恶贯满盈的邪剑尊,获得10点威望。”

    “当前威望:10。”

    咦?

    杀个坏蛋,还给威望?

    ……

    “你没师尊了。”

    “现在可以拜入我门下了。”

    “……”

    冷星泉目眦欲裂道:“杀师之仇,不共戴天!”

    “小子。”

    沈千秋淡淡道:“我是在救你。”

    杀我师尊,为了救我,说的是人话吗!

    “我且问你。”沈千秋道:“每次运转剑诀的时候,下腹是不是会有疼痛感。”

    “你……怎么知道?”

    冷星泉愣了一下。

    这种腹部疼痛的情况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且有愈演愈烈趋势。

    “邪剑尊传给你的剑诀,每领悟一层就会在丹田中凝聚出一股邪气,它们存在于无形之中,达到顶点后便会反噬本体,从而失去思维和理智,成为随意操控的傀儡。”

    “说白了。”

    “邪剑尊收你为徒,是要拿来做剑尸。”

    “……”

    冷星泉不语。

    这白发男子的话,他虽不愿相信,但有个事实难以改变,那就是最近每每运转剑诀,不仅伴有腹疼,还出现无法控制自我的情况。

    “奉劝你一句。”沈千秋道:“赶快放弃修炼他传授你的武学,否则,将会成为行尸走肉。”

    “当然。”

    “你如果下不去手,我可以帮你。”

    沈千秋突然伸出二指,频繁点在他身上,最后一拳轰在腹部,轰散了丹田里凝聚的剑气。

    “噗!”

    冷星泉喷血而出,目光有着极端愤怒。

    修为……被他废了!

    恰在此时,沈千秋以二指夹住从冷星泉口中飘出的几缕黑色流光,道:“这便是引起腹痛的罪魁祸首,你可以体验一下被操控的感觉。”

    刷!

    黑色流光在操控下,迅速从耳鼻融入,直冲识海!

    “啊啊——————————”

    冷星泉跪地,双手抱头,面目狰狞的惨叫,思维逐渐泯灭,眼神逐渐呆滞。

    眼看要沦为一具行尸走肉,沈千秋及时点在他脑门上,识海内翻滚的邪气顿时收敛,然后乖乖从耳鼻出来。

    “爽吗?”

    “……”

    冷星泉虚弱的躺在地上,回想刚才生不如死的感觉,脊梁骨直冒凉气。

    爽,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