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尊超无敌 > 第15章 八荒战体诀!
    八荒战体诀。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很正经的武学。

    尤其,只需1点师德,还用考虑吗?肯定买下来。

    “叮!购买【八荒战体诀】成功。”

    “当前师德:0。”

    沈千秋急忙将秘籍从空间戒指取出,然后翻开第一页,首先看到几个字,师尊和徒弟皆可修炼。

    “切。”

    “我不稀罕学。”

    沈千秋有很多高深武学,本身又是满级,已经无欲无求。

    确切说,经验值已满,就算给逆天武学也无法突破,除非破碎虚空。

    继续往下看。

    第二页画着动作,有文字注解,三页、四页亦如此。

    “……”沈千秋越看越崩溃,因为所谓的八荒战体诀修炼图,实在过于简单。

    “靠!”

    沈千秋气得差点将秘籍摔在地上。

    爱的魔力转圈圈虽然不正经,但起码有不错效果,这武学秘籍名字正经,结果……是来搞笑的吗!

    最可气的是。

    末页写着——若将武学领悟登峰造极,有逆转天地阴阳之功效。

    “扯犊子!”

    这么简单的动作,又没完整运转经脉图,能逆天地阴阳,那得多廉价呀。

    “可惜。”

    沈千秋看了看面板,无奈道:“没退货功能。”

    三个徒弟一个是饭桶,一个刚晋级,一个被废掉修为,指不定多久才突破,才能再获得师德,白白浪费实在心疼。

    “哎。”

    沈千秋道:“凑合着用吧,也许有惊喜。”

    ……

    翌日。

    商少岩从房间走出来,精神抖擞的伸了个懒腰。

    昨天服用聚气散,虽然虚弱一晚上,但等副作用消失,仿佛有着焕发新生的感觉。

    “嘎吱!”

    铁大柱推门。

    他也度过了虚弱期,精神饱满。

    反倒是冷星泉,鼻青脸肿的走了出来。

    “三师弟,你怎么了?”商少岩颇为诧异道。

    “……”

    冷星泉不语。

    “咦?”铁大柱也发现师弟脸上有伤,急忙询问:“被谁打了?”

    本来还想做个高冷的帅哥,听到对方这么问,冷星泉没控制好情绪,吼道:“房间就咱俩,你说谁打的?”

    “我打的?”

    铁大柱挠挠头道:“那不能啊。”

    “……”

    冷星泉气得要吐血。

    一个时辰前,天没亮的时候,正在熟睡,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作为杀手本能要躲开,但修为被废,导致身体跟不上节奏,最后被狂轰乱揍。

    打他的是铁大柱,动手过程中始终闭着眼,打完后,留着哈喇子回床上,不一会儿响起鼾声。

    “哎。”

    沈千秋发现了,摇头道:“又梦游了。”

    他这个大徒弟不仅喜欢乱吃东西,而且还有梦游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起身,寻找目标无差别动手。

    起初,只有师徒俩。

    铁大柱只要梦游,就会去揍沈千秋。

    但结果每每被反揍一顿,然后鼻青脸肿躺回床上,第二天醒来,除了感觉浑身疼,完全记不起晚上发生的事情。

    破案了。

    肉身那么强,原来是因为梦游症而被动炼成的。

    铁大柱既然有梦游症,又喜欢动手打人,沈千秋把没修为的冷星泉安排过去,不就等于送个沙包吗?

    “不行!”

    “我要换房间!”

    ……

    沈千秋也醒了,简单洗漱过后,将三名徒弟喊到后面悬崖处,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背手道:“为师今天将正式传授你们独门武学。”

    独门武学?

    商少岩眼睛亮了。

    “师尊。”铁大柱问道:“可以吃吗?”

    “吃你大爷!”沈千秋一耳光抽来,因为动静很大,顿时卷起狂风,而大徒弟仅退半步,稳住身子,咧嘴笑道:“舒服!”

    商少岩暗自惊呼道:“大师兄果然厉害啊!”

    冷星泉也惊了。

    刚才师尊一掌打出来,虽然没汇聚灵气,但力道应该不小,这憨厚师兄却只退半步,下盘稳得很啊!

    “师尊。”

    冷星泉问道:“是剑法吗?”

    “不。”

    沈千秋收回手,道:“是一种……心法。”

    冷星泉不免有点失望了。

    身为剑修,只在意和剑道有关的武学。

    “师尊。”他颇为苦涩道:“我刚被废掉修为,丹田空空如也,怕不能修炼心法。”

    “无须担心。”

    沈千秋淡然道:“为师传授你们的这种心法,和常规的心法有区别,甚至不需要运转大小周天。”

    “啊?”

    商少岩懵了。

    不需要运转大小周天,还是心法吗?

    “那还等什么,赶快传授吧,徒儿有点等不及了!”铁大柱搓着手道,显然很乐意修炼这种有别常规心法的武学。

    “呼!”

    沈千秋转过去,背对三名弟子,身心放轻松,双手自然垂落,道:“为师怎么做,你们怎么做,不要错过任何一处细节。”

    “是!”

    三人急忙挺直身子,依葫芦画瓢。

    沈千秋不动。

    风吹来,吹散了白发。

    那股子隐世高人的气质炸裂。

    商少岩见识过了,所以内心虽然更加敬畏,但表面很淡定,反倒刚入门的冷星泉开始脑补:“此人绝不简单!”

    “徒儿们。”

    这时,沈千秋一脸认真道:“为师要开始了,务必认真的学!”

    “是!”

    “呼!”

    沈千秋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原地踏步,双手左右晃动,并朗声喊道:“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

    三名徒弟直接傻眼。

    原地踏步,双手乱晃,是心法?

    虽然有疑问,但还是跟着师尊动作模仿起来。

    “一二一!”

    “立定!”

    沈千秋笔直站立,双掌平整放于大腿外侧,稍作停顿后,道:“第九套……八荒战体操,现在开始,原地踏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铁大柱和商少岩三名弟子急忙跟做,因为太简单,效仿起来轻而易举。

    “刷!”

    沈千秋再次立定身子,喊道:“伸展运动,预备起!”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二二三四……”

    “扩胸运动,预备起!”

    “一二……”

    “提腿运动,预备起!”

    “……”

    “……”

    几分钟后,沈千秋将八荒战体诀的九个动作全做出来,道:“现在跟着为师,重复做五次!”

    “……”

    三名徒弟崩溃。

    这么简单的动作,确定是心法?

    师尊都说了,只能照做,于是四个人在悬崖边上做起了战体操,看上去有亿点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