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尊超无敌 > 第21章 既来之,则安之
    灭一群杀人掠货的强盗,给出意义非凡评价。

    沈千秋明白了标准,于是带弟子专挑危险的深山老林走,寻找藏匿其中的强盗或山贼。

    再做俩。

    就完成任务了。

    “大师兄。”

    路上,商少岩苦口婆心道:“以后咱能不乱吃东西吗?”

    铁大柱一边走,一边拿出小本本纪录服用三步毒阴草的经验,笑道:“记住了,记住了,下次绝不吃这玩意了。”

    “……”

    听大师兄话意思,只是记住三步毒阴草,以后遇到不认识的药材,该吃还得吃啊。

    “少岩。”

    沈千秋道:“老毛病了,劝也白搭。”

    以前没少训过铁大柱,甚至都动手了,结果呢?不长记性,无可救药。

    说实话,物理解毒这一招,他开始并不懂,还是因为大徒弟中毒次数太多,又懒得炼制解毒丹,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了。

    效果虽然不错,但实属无奈之举。

    “哎。”

    商少岩叹息。

    然后,又看向冷星泉。

    我这个三师弟,杀人也不眨眼啊。

    他不心疼被杀的强盗,毕竟罪有应得,但瞬间全秒杀,换做自己恐难做出。

    “星泉。”

    沈千秋道:“你杀心太重,以后要克制,否则很容易误入歧途。”

    冷星泉动手的时候,他全程看在眼里,并察觉到,此子完全是为杀而杀,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人若杀我,我就杀人。

    在武道为尊的世界没什么问题。

    但是,为杀而杀,就过于极端了,不尽快引导,迟早会成为另一个邪剑尊。

    沈千秋并不在意正邪之分,但还是希望徒弟有底线,不做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坏蛋。

    “徒儿明白了。”

    冷星泉听没听进去,只有他自己知道。

    ……

    “咕咕!”

    “咕咕咕!”

    另一片山野间,奇怪鸟声响起。

    “刷刷刷!”数十名身穿统一劲装的武者疾驰而行,时而翻过草丛,时而跳过大树,然后集体潜伏在小溪处。

    “目标已经锁定。”

    “何时动手?”

    “不急,等他们放松警惕。”

    “上面有交代,此番务必要斩草除根,不留活口。”

    “明白了!”

    这些武者好似经过专业训练,哪怕蚊虫贴在脸上,仍躲在暗处一动不动。

    没多久。

    一名年迈老者带着三名年轻人来到小溪处。

    “是他们吗?”

    “不错。”

    “行动吧!”

    瞬间,数十名训练有素的武者从暗处跳出,他们纷纷祭出兵刃,毫不犹豫杀了过去。

    “嗯?”

    溪边那憨厚男子,正在轻舔泥巴,品尝味道,突然有察觉,急忙护在老者面前,吼道:“有刺客!保护师尊!”

    “咻咻咻!”

    暗器飞来,划破虚空。

    速度非常快,角度非常刁,比刚才那群强盗专业多了。

    “刷!”

    白发老者左侧的年轻人大步迈开,双手交错在一起,土色能量迅速凝聚,在身前形成一面似真似幻的墙体。

    “岩系武者?”领头人诧异。

    不对!

    情报说的是,老家伙带的人很普通,怎会有岩修武者保护?

    莫非盯错人了?

    衣服、容貌和人数都一致,应该不会。

    “滋滋滋!”领头武者思考之际,白发老者身边另一个年轻人抽剑,手腕轻然抖动,携带雷电的剑气顿时纵横交错。

    这是领悟剑意的剑修!

    “不妙!”

    领头武者惊呼。

    “咻咻咻————”雷电剑芒划破虚空,无情融入人群中,冲杀的武者纷纷驻足,目光泛起骇然,思维和身体渐渐断开接连。

    “啊啊!”

    另一边,憨厚男子如野牛般横冲直撞,虽然在行径路线上屡遭攻击,但速度和气势不减反增!

    至于白发老者,淡定坐在石头上,眼神里浮现出了欣慰之色。

    “咻咻咻!”

    冷厉男子继续划出雷电剑意,走一步杀一人。

    岩系武修虽没那么彪悍,但依靠绝对防御拖着好几名武者,偶尔还能找机会反击。

    不一会儿。

    冲出来的三十名武者,被放倒一大半。

    “撤!”

    领头人意识不妙,下达命令后,急忙转身离开。

    但是,双腿还没彻底迈开,一只手突然扣在肩膀上,传来声音:“既来之,则安之。”

    “……”

    领头人心惊肉跳。

    控制自己的是白发老者,刚才明明还坐在小溪边,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身后了!

    直至现在,他才得以确定盯错人,因为原目标没这么可怕!

    “没完成任务就撤退,不符合众神殿的风格呀。”

    “……”

    知道我们身份?

    “阁下。”领头人冷静下来,道:“我说认错人了,你相信吗?”

    “不经核实,便贸然动手,在你们众神殿眼里,天下苍生就是随意拿来抹杀的草芥?”白发老者语气中带有一丝怒意,周身流露出淡淡威压。

    量很小。

    却压的领头人呼吸困难,目光更是泛起骇然。

    这是……高手!

    妈的!怎么就把人给认错了!

    换做以前,认错就认错吧,毕竟上面有规定,宁杀错不放过,但现在心里很慌。

    “星泉。”

    白发老者沉声道:“把他们全杀了。”

    没错。

    沈千秋和他仨徒弟。

    “是!”冷星泉不再手下留情,一道道雷闪剑意划破虚空,仅存的十多名武者应声倒地。

    商少岩无语。

    刚才还说师弟的杀心重,结果却让他放肆而为。

    不过。

    杀的好!

    众神殿的人,都死有余辜!

    目睹手下全被杀,领头武者知道自己此次行动失败,目光浮现出绝望。

    恰在此时,小溪南边,一名年迈老者在三名年轻人陪同下走来,然后朝着沈千秋行礼,感激不已道:“多谢前辈相救!”

    他们四个穿着沈千秋的下山时的行头,自己的行头则穿在了沈千秋和仨徒弟身上。

    显然。

    这是故意调换的。

    也就是说,众神殿认对了衣服,没认对人。

    不能怪他们不够仔细,毕竟以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哪怕四人不换衣服,只要出现山林里,都要被灭口。

    “无需言谢。”

    “行侠仗义乃我辈职责。”

    漂亮话刚说完,沈千秋耳边响起萝莉音:“叮!仗义相助,意义非凡。”

    又碰对了!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众神殿的人,经过短暂监视,确定要进行刺杀。

    这邪派组织做坏事,自己如果阻拦,应该有意义。

    于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拦下老者,不管对方是否同意,强行调换行头,然后随便给徒儿易容一下,成功冒充刺杀目标,并将暗处杀手全吸引出来。

    “我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沈千秋对自己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师尊。”

    这时候,商少岩道:“众神殿肯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们不妨审问一番。”

    “有道理。”

    沈千秋将领头人拉过来,道:“把你知道说……”

    说不出来了,因为对方已七窍流血而亡。

    “此人在众神殿应该有身份,所以口中会藏有剧毒。”冷星泉道。

    “……”

    沈千秋摇头道:“大意了。”

    “不过。”一声冷笑:“我想知道的事情,这世上没人能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