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尊超无敌 > 第23章 这怕是三个傻子吧?
    临山城。

    一个百万人口的八品城池。

    没错。

    南荒大陆的城池和宗门类似有等级划分,九品最低,一品最高。

    高品城池武者更多,整体实力更强,也更加繁华,很多人打拼半辈子,只希望能在高等城池获得一套房。

    这一天。

    沈千秋带着三名徒弟走进来。

    因为穿的太过朴实无华,没吸引路人的注意。

    “大师兄。”

    商少岩低声道:“我……紧我张。”

    “没事。”

    铁大柱嘴上叼着一根草,满不在乎道:“有师兄在,万事无忧。”

    商少岩道:“又乱吃东西!”

    “这是定魂草,有安神定魂之功效,没毒的。”

    小本本上不是白记的,铁大柱但凡吃过的东西,作用效果都了然于心。

    “难怪不慌!”

    商少岩在心里嘀咕。

    “师兄还有一根,要不要来?”

    “来!”

    别说,刚将定魂草叼在嘴里,商少岩砰砰乱跳的心顿时得到安抚。

    为什么很慌呢?因为师尊带大家来临山城不是游玩,而是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

    翻译过来。

    端了众神殿的分舵!

    这可是分舵啊,谁知道有没有高手坐镇。

    慌。

    很正常。

    冷星泉漫无表情,一副‘你欠我钱’的样子。

    他虽是众神殿培养的杀手,但如今已拜入师尊门下,自然再无瓜葛。

    四人没在街上瞎溜达,沿主路一路行去,直至绕过几个胡同,停在一处老旧宅院前。

    “这就是众神殿分舵?”商少岩暗道:“好普通的样子。”

    “徒儿们。”

    沈千秋潇洒坐下,翘起二郎腿道:“准备捉妖。”

    椅子哪来的!

    还是说,开始就装在空间戒指里了吗!

    “呼呼!”

    商少岩暗自吐槽时,旁边爆发一股特殊气浪,只见铁大柱扯去上衣,显露出伤痕累累又扎实的肌肉,脸上表情如钢铁般坚硬。

    大师兄画风……又变了!

    “锵!”

    剑出鞘的声音传来。

    冷星泉脱下上衣并系在腰间,轻轻将剑横于面前,用舌尖舔起来。

    “什么毛病呀!”商少岩活成了一个捧哏的。

    大徒弟化身兄贵,三徒弟搁哪舔剑,二弟子被衬托的很正常,然后默默拿出……爱的魔力转圈圈!

    他没武器。

    但是,呼啦圈可以旋转,应该可以充当。

    准备就绪后,师兄弟三人一字排开,昂首挺胸站在院门口。

    一个表情严肃。

    一个还在舔剑。

    一个呼啦圈斜带胸前。

    这画风……深深震撼了准备上街买菜的过路大娘,她投来诧异目光,在心里暗道:“这怕是三个傻子吧?”

    “大娘。”

    商少岩一脸严肃道:“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哦哦哦!”

    大娘急忙转身,但右手却悄无声息放在菜篮里,原本平凡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起来。

    “阿打——————”

    倏然,拳头挥来,命中脸部。

    猝不及防遭受轰击,大娘直接华丽飞出,狠狠撞在墙上,菜篮里染毒的几枚暗器细数滚落出来。

    “大师兄……”商少岩惊呆了。

    路过的大娘竟藏有暗器,莫非是众神殿的人吗?

    冷星泉也很诧异。

    那女人悄悄拿匕首的动作,他捕捉到了,但大师兄已经出手,说明发现的更早!

    “刷!”铁大柱收回去拳头,用大拇指蹭了一下鼻子,摆出钢铁般的侧脸,咬字道:“浸毒草的气味,本大爷早就闻出来了!”

    原来如此!

    商少岩和冷星泉恍悟。

    大师兄不是看出了那女人的破绽,而是闻到了暗器上沾的毒!

    “牛逼!”

    商少岩竖起大拇指,对师兄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冷星泉暗道:“狗鼻子吗?”

    “嘎吱!”

    “刷!刷!刷!”

    这时候,宅院的大门打开,众神殿门徒要么从里面冲出来,要么从院墙跳出来,很快挤满了狭小的胡同。

    “呸。”

    铁大柱吐掉嘴里叼着的定魂草,扎实肌肉在抖动,目光充满战意。

    “空间窄小。”

    冷星泉将剑倾斜,道:“杀进去!”

    “闪开!”商少岩肌肉迅速岩石化,抬起右臂将呼啦圈搭在腕上道:“我来带头冲锋!”

    铁大柱和冷星泉急忙让开。

    “啪!”

    摁在启动键。

    “呼呼!”呼啦圈缓缓转起来。

    起初速度很慢,众神殿门徒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甚至怀疑这货是在玩套圈圈吗?

    “呼呼呼!”

    旋转速度加快,卷起阵阵劲风,带起地面尘土和树叶。

    “不好!”

    众神殿门徒意识到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商少岩转着圈圈冲上去,强劲风流扫退数人,尤其触及对方脸上,直接将其狠狠打飞。

    “嘭!嘭!嘭!”

    “噗通!”

    “噗通!”

    汇聚在门口的数十名武者全被打飞,三人趁机冲了进去。

    只不过,刚来到院子,哥仨表情就精彩了,因为前方宽敞的演武场上,凝聚了上百号人,拿着刀枪棍棒,样子可凶了!

    先不说实力咋样。

    三个对百个。

    绝对存在数量上的差距呀!

    这时,耳边响起声音:“那些口口声声说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看你们,就像为师一样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众神殿建立的分舵,所有的资源、武学、至宝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提升修为的成果摆在眼前,可以尽情享用。”

    “如果你们依然需要为师的祝福。”

    “那么……”

    “奔涌吧,徒儿!”

    “为师会在河流尽头等你们一同奔入星辰大海!”

    沈千秋豪情万丈的声音,回荡在三人耳边,仿佛蕴含某种魔力,使得他们忘记了人数劣势,血液疯狂燃烧,全身充满斗志!

    战!战!战!

    “啊啊!”铁大柱仰首大吼,脖子、额头、胸口、手臂、屁股凸起一条条青筋,如同发狂的大猩猩冲过去。

    师尊!

    徒儿要用行动证明,您教的不是废物,他是铁骨铮铮的真汉子!

    “父皇!”

    商少岩目光中泪水和怒火交加,道:“孩儿为您报仇!”

    “刷!”

    呼啦圈转动,无惧生死冲去。

    “……”

    冷星泉虽然很冷静,但看到两个师兄无所畏惧,也逐渐被感染,丹田内的雷闪剑意疯狂涌动,源源不绝灌入长剑中。

    厮杀上演。

    沈千秋却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茶楼上,轻轻品了一口,赞道:“清淡鲜爽,新茶。”

    “客观是行家呀,这是刚采下来的茶叶。”

    “我呢,喜欢喝新茶,它虽然没老茶有味道。”沈千秋将茶杯放下,看向已经被阵法封印的胡同,意味深长道:“却像年轻人一样充满了活力。”

    --

    PS,周一,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