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尊超无敌 > 第24章 灭分舵
    “呼!”

    铁大柱弓着腰,急促呼吸,上半身已伤痕累累。

    虽然只是聚气境一重,但跟随沈千秋修行二十年,又尝尽各种奇怪东西,肉身和力量之强,完全不逊于聚气境四五重。

    “滴答。”

    血液沿手指滑落,溅在青石板上。

    夕阳下。

    他的身躯无比伟岸。

    “师尊。”铁大柱抹去额头汗珠,艰难挤出微笑:“徒儿没让你失望吧。”

    脚下,满地尸体,血流成河!

    三十六人。

    连个打斗镜头都没给,便已死在他手下。

    “呼!”

    众神殿分舵副舵主突然冲过来,枯瘦五指弥漫邪气。

    这一击并不刁钻,但铁大柱已精疲力尽,很难做出闪避,只能闭上眼睛,道:“二师弟,交给你了。”

    “叮———”

    金石碰撞,火花四溅。

    商少岩坚硬的手臂横在大师兄面前,不仅帮他化解了攻击,右拳直勾勾还从侧面轰来,精准无比砸在副舵主左脸上,使其‘蹬蹬’踉跄侧退。

    “叮叮叮!”

    身后刀剑砍来,坚硬后背逐渐浮现裂痕。

    “滋滋滋!”

    数道雷闪剑意飞掠而来,偷袭商少岩的五名众神殿门徒纷纷倒在地上。

    至此。

    分舵近二百门徒,全被灭。

    仅剩下的副舵主艰难稳住身子,目睹手下全被抹杀,眼神闪烁滔天怒火。

    这三个境界并不高的年轻人,竟能在自家地盘为所欲为!

    没办法。

    谁让他们一个有岩系属性,一个有雷闪剑意,一个……常年挨揍乱吃东西的怪物呢。

    沈千秋也意外。

    大徒弟的能耐多少了解。

    二徒弟和三徒弟资质和潜力虽不错,但境界是硬伤,打起来咋那么凶呢?莫非和刚匹配的铭印有关?

    对此,冷星泉最有发言权了。

    他能切身感受到,在雷闪剑意加持下,自身实力不弱于聚气境五重!

    隐藏在八品城池的众神殿分舵,门徒修为不过两三重,杀起来简直如砍瓜切菜。

    “可恶!”

    副舵主暗道:“援军何在!”

    有人来砸场子,他第一时间发送信号,按说应该早就到了!

    很遗憾。

    信号被屏蔽大阵拦下了。

    沈千秋说出准备捉妖,阵法就已笼罩宅院内外。

    徒弟们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所以不允许被别人打扰。

    屏蔽阵法不仅隔绝了信号,还隔绝了一切,以至于里面激烈厮杀,外界居民竟全然不知。

    “老家伙。”

    铁大柱直起腰,冷声道:“还反抗吗?”

    “本座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副舵主将仅存的力量凝聚在手指中,猛然向虚空撕裂,数道阴冷流光爆射而来。

    商少岩快步行至大师兄身前,双手交错在一起,丹田内所剩不多的岩系属性爆发,交织成类似盾牌的结印。

    “叮!叮!叮!”

    “嘭!”

    流光虽然被挡下,但岩石结印也被破掉。

    “噔噔噔!‘商少岩踉跄后退,张嘴喷出一口血,脸色虚弱异常。

    “妈的!”

    看到二师弟吐血,铁大柱目眦欲裂,旋即弯着腰如野牛般冲去。

    “杀我师弟,不可饶恕!”

    “……”

    商少岩在心里吼道:“大师兄,我还活着!”

    “刷!”副舵主身子挪动,刚躲开铁大柱撞击,手掌便朝背部拍去,而在命中瞬间,自己反被抱住腰,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节节后退。

    “死!”

    “轰轰轰!”

    一边被动后退,一边主动轰击,可谓掌掌到肉!

    然而,让他绝望的是,连续打出几掌,那家伙非但没倒下,反而拖着自己跑的更快,以至于……

    “嘭!”

    迎门墙被撞破。

    “嘭!”

    主厅大墙被撞破。

    “嘭!”

    连接内院的大墙被撞破。

    “……”

    商少岩傻了。

    大师兄刚才还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怎么突然来了精神,直接抱着对方连撞好几墙!

    “轰隆!”

    这时候,铁大柱抱着副舵主,又从另一头撞来,冲至院子里再掉头撞去。

    “嘭嘭嘭!”

    “嘭嘭嘭!”

    商少岩和冷星泉立在演武场,目光跟随着大师兄,一会儿向前后,一会看向左右,宅院建筑墙体上,均留下一处处大窟窿。

    “轰隆!”

    破坏程度过大,一座座房间难以支撑,最终相继塌陷。

    尘土扬起,弥漫半空。

    稍许,铁大柱的身影渐渐呈现,他右手抓着一只脚,硬生生将昏死的副舵主拖出来。

    结束了。

    众神殿分舵,名存实亡。

    看到自己吐血后,师兄不顾生死冲过去,商少岩眼角湿润了。

    从东璃大陆到南荒大陆,路上经历诸多了磨难,体验了世间凉薄,唯有今天才真正感受了来自同门的温暖。

    不同于商少岩的热泪盈眶,冷星泉更多的是震惊,震惊于一个铁憨憨咋那么猛!

    不!

    与其说师兄猛,不如说师尊调教的好!

    那一刻,在心底深处,冷星泉对沈千秋又有了一点认同。

    “噗通!”

    恰在此时,铁大柱轰然倒在地上,严肃的画风也瞬间被鼻青脸肿、口歪眼斜取代。

    “大师兄!”

    商少岩急忙跑过去。

    “嗡!”

    笼罩宅院四周的屏蔽阵法逐渐散去,沈千秋从外面走进来,欣慰道:“今天的一小步,便是你们明白迈入传奇的一大步。”

    “师尊!”

    商少岩抱着昏厥过去的铁大柱,慌张道:“大师兄他……”

    “无须担心。”

    沈千秋道:“睡一觉就好了。”

    “哦。”

    商少岩松了口气。

    沈千秋停在副舵主面前,五指扣在脑门上,一缕缕肉眼可见的属性瞬间融入识海,窃取他的所有记忆。

    “搜魂术!”

    冷星泉暗暗惊道:“元神境巅峰!”

    “星泉。”

    沈千秋从副舵主腰间取下一串钥匙,丢给冷星泉,分吩咐道:“把地下金库清理下。”

    “是。”

    ……

    没多久。

    沈千秋带着三个徒弟离开了。

    当他们行至胡同口,宅院便被大火吞噬。

    “失火了!”

    “快,救火!”

    临山城里乱作一团,居民们自发组织,拿着水桶等物扑火,但无论怎么浇,火就是不灭,更诡异的是,火似乎长了眼睛,只认准宅院烧,不波及附近民宿。

    “呼呼!”

    烈火在咆哮,烧尽了尸体,也烧尽了罪恶。

    “叮!获取大量资源,意义非凡。”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奖励1点师德、1点威望、特别奖励初品柔水铭印×1。”

    “当前师德:1。”

    “当前威望:11。”

    还给了个特别奖励?

    沈千秋笑道:“果然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