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八十章 你投降吧!
    但她这时正是力气用老,新力未生之际,想要做出有效的躲避和抵挡已来不及了。

    所以,只能瓦解敌人攻击。

    千钧一发之际,纲手操控着查克拉集中在右腿脚掌上,然后爆发。

    砰!

    地面崩裂开来,碎裂的巨石在巨力挤压下凸起或凹陷。

    “黑”失去立足点,身体平衡发生了倾斜,手刀攻击也失去了原有的轨迹。

    “他”当即放弃进攻,脚尖点地,抽身后退。

    可“他”刚从墙上下来,后面那还有后退的空间啊,只是一个小后跳,便贴到了墙上。

    “别想逃!”

    纲手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欺身前进,查克拉包裹着拳头全力轰出。

    “黑”面带微笑,在拳头过来的瞬间压低重心,避开攻击的同时一头撞进纲手怀里,右手化作雷霆掌刀切出。

    “噗!”

    萦绕着雷属性查克拉的掌刀贯穿纲手腹部,伤口留着殷红血液。

    观众席上,所有人“蹭”的站了起来,紧紧注视这场下两人,连呼吸的屏住了,生怕打扰到两人在关键时刻的发挥。

    “认输吧!”

    “黑”的右手在纲手体内转动一下,伤口撕裂开来,鲜血加速流出。

    “没有攻击我的要害,就是你这次失败的原因。”纲手一把抓住“黑”的手臂,一点点将它从腹部抽出。

    这一过程再次加剧伤口撕裂,鲜血似小溪般汩汩流出,就连嘴角都流淌出了鲜血。

    不过。

    尽管受到如此严重的伤,纲手的嘴角却微微扬了起来。尽管边上的血让笑容显得有些凄美,但在场的观众,无不感受到了她那赢定了的自信。

    她抓着“黑”的手臂,捏得“嘎嘎”作响,痛疼让“黑”的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空着的左手则扬起拳头,说道:“你见识过我的拳头了,若是没有办法躲开我的拳头,那就投降吧,不然我会把你揍到死为止。”

    “为了胜利可以伤害自己么……”“黑”的眉头微微皱起,“主人让我用这样的身体对付这样的人,还以不杀为前提,太为难人了吧!”

    “喂,你在嘀咕什么?”纲手催促道:“要不要投降,数三声,不投降我就动手了。”

    “真是麻烦,要怪就怪主人吧,黑!”冷漠的话音从“黑”嘴里吐出。

    这一瞬间,纲手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不在颤抖,并变得深寒。

    “滋滋!”

    电磁声响彻,“黑”的左手化作掌刀砍下了右臂。

    这……

    场边的观众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

    虽说这是不限生死的决斗,但决斗的双方都没有想要至于对方死地的程度。

    因为,不论是木叶还是砂隐,都不希望同盟关系被打破,更不希望因为这场决斗造成更大的恩怨。

    这场决斗的真正目的是解决砂隐使团和宇智波之间的矛盾,让两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会继续产生冲突。

    也就是说,除了和宇智波刹那的那一场决斗外,其余两场也就是走走过程而已,最多博得个那家忍者更厉害的虚名。

    但这又不是正式的比赛,这种虚名也就私下里吹吹,并没什么公信力,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这种程度的比赛做到这种程度。

    “你……”

    纲手震惊的看着“黑”,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

    不想刚说出一个字,“黑”便抡起断臂一甩,鲜血蒙眼,左手再次化作雷霆掌刀杀来。

    好在纲手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在视野刚被遮住瞬间没有慌乱,而是抽身后退,同时右腿凝聚查克拉对着地面一垛。

    “轰!”

    破碎的巨石被震飞,更深层的地板也被巨力挤压,掀飞了起来。

    “黑”抽身后退,拉开距离,用雷属性查克拉将伤口烫住,防止鲜血流失过多。

    纲手也是趁机抹掉眼睛上的血,并赶紧治疗腹部上的伤口……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开发出百豪之术,不赶紧治疗的话,她也是会死的。

    好在她的医疗忍术强得离谱,再加上千手一族生命旺盛,也是很快就愈合了伤口。

    竟与“黑”的伤口处理同步完成。

    两人再一次把目光放到对方身上。

    不过。

    “黑”的目光平静,仿佛之前的战斗没有丝毫影响。而纲手的目光则多了一份复杂。

    她从没见过这么狠的对手……

    别看很多忍者都做好了牺牲的觉悟,但没有谁会在非必要的时候以命相搏。

    但这个黑就是。

    他不仅以命相搏,还十分淡定,仿佛不把自己的命当命一般。

    但感觉又有所不同。

    更像是有着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在这样东西面前,他可以看轻自己的性命。

    但那是什么?

    一场决定虚名的胜负吗?

    纲手有些不理解,“黑”却在此时突然开口:“继续第二回合吧,这一次我会斩断你的四肢,让你没法继续战斗。”

    “是吗,那就看看谁打断谁的四肢吧!”纲手毫不示弱。

    下一秒,战斗再起。

    纲手知道对方速度比自己快,之前几次出手都被对手防守反击,差点败下阵来。这次就干脆立在原地,等待敌人来攻。

    “黑”也不客气,浑身萦绕着电光四处奔走,寻找破绽。

    双方一静一动,牵扯着所有观众的心弦。

    他们只够已经忘记了这场决斗的意义了,只是关心两名忍者的胜负。

    而猿飞则显露出了担忧。

    他原本以为以高手的实力上场,胜利是十拿九稳的事,但现在却变成了这样的僵持。若是继续下去,两人都有可能死在这场决斗当中。

    想到这,他就想跟龙二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这场决斗判和。

    结果,一转头看去,却见龙二脸上微笑更甚,好是胜券在握一般。

    猿飞心里一突。

    暗道:难道那个黑还有什么比底牌没有拿出来吗?

    思绪间,场地中的两人已经交手了手。

    黑快如闪电,来去自如。

    他围绕着纲手打游击,一击不成,立即远遁。

    而纲手则被动的防守反击。

    她来到了墙壁边上,减少敌人的攻击路线,同时以丰富的经验和怪力应敌。

    即便有疏忽,便用蛮力破局,直接崩毁大地。

    但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即便纲手防守严密,也不可能躲开或化解每一次攻击,渐渐的,她的身上多出了一些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