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八十四章 无效的柔拳
    “因为,你无法对我造成有效伤害。”

    闻言,小日向愣住了。

    他刚刚还在想银说的那句“我没有胃袋”是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后,则彻底的愣住了。

    明明亲自领教过自己的柔拳了,还敢说出这么自大的话来,是自己之前的绅士风度给了她自己不会下狠手的错觉吗?

    “是吗,那倒要看看,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小日向深吸一口气,脚踏八字步,左手抬掌,平举前伸,右手成掌置于胸前。

    标准的柔拳起手驾驶,即便是观众席上的日向族长看了,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银面无表情,双手在胸前一合,“土遁·岩崩之术!”

    轰!

    大地轰然裂开。

    小日向身形矫健的向前高高跃起,身子于空中翻转,最后右腿高举过头顶,借着下落之势向银劈去。

    银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盯着目标的银色眸子也毫无波动,只是简单的抬起右手,挡在头上。

    砰!

    沉闷的声响响彻整个会场,拳脚交接出碰撞出强力的劲风。

    银身如磐石,纹丝不动,右手翻转就要抓住对手的脚裸。

    不想,小日向用力一压,借力向后凌空翻退。

    啪!

    双腿稳稳落地,小日向毫不迟疑,猛地冲了上去,途中双手左右变化,试图混搅敌人视听。

    这一招很成功。

    银难以通过肩膀等部位的细微动作来预读小日向的进攻路线。

    但是……

    “没有意义!”

    银冷冷的说着,做出让所有人的大吃一惊的动作。

    她不躲不闪,也不防守或反击,反而闭上双眼,张开双手,以此增加敌人的打击面。

    那姿态就好像在说: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

    “狂妄!”

    饶是小日向脾气好,此刻也爆发出怒意。

    他健步冲到银的身前,双手化作残影,不断劈打在银的身上。

    拳、掌、指、手刀……

    小日向将所会的柔拳招数尽数使出,攻击对手周身所有要害,每一招每一式都将狂猛的劲道透过身体表层灌入体内,再从身后破出。

    这攻势如狂风骤雨,这强大的力量即便是花岗岩也会从内部裂开,看得人心涌澎湃,神情紧张不已。

    但是……

    没用,没用!

    面对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尽管额头、嘴角有鲜血溢出,但银的身体纹丝不动,连双腿都不曾后退一点。

    在场的观众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一个个变得目瞪口呆。

    “这不可能!”

    日向一族的老族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场中交手的两人,略微枯瘦的身子不颤抖不止,“小日向所学的虽然只是分家柔拳的一部分,但各种出力技巧已经超越了宗家,这种程度的柔拳不可能有人能用肉身抗住,因为人的内脏根本没法像肌肉一样锻炼。”

    日向老族长的话所有人都听见了,因此也变得更加吃惊。

    他们很多人不了解柔拳的厉害之处在哪里,只是觉得小日向的攻势迅猛无比,任谁吃一套也会被打趴下。

    可现在他们了解了。

    小日向不仅攻势迅猛,而且每一拳都是透过肌肉和骨骼,直接攻击内脏的高深技巧。

    特别是猿飞,他心中的震撼丝毫不比日向老族长差。

    世人皆知他是忍术博士,可又有几人知道他也是体术达人呢?

    虽然不会柔拳这样的高深奥秘,但他的体术也几乎无人能及……

    原著里,他一棒子将九尾从村子里捅出村外;对付秽土转生而来的初代二代,还能完成体术压制。虽然初代二代因为秽土转生的术完成度不高,是个水货,可他猿飞也69岁了,力量速度查克拉等属性跟毕业不久的小强们差不多。

    正因为精于体术,所以才能了解小日向的攻击有多么强大。

    也正因为了解小日向的攻击有多么强大,才越对不做防御,用身体硬接而不伤的银感到震撼。

    这种事情,是人类能做到的吗?

    ……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的啊!”

    小日向状若疯狂,双眼充斥着血丝,再无之前的潇洒和风度,

    他双手出击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也越来越阴狠,可不论他的攻势何等凶猛,银就是如磐石一般,悍然不动。

    小日向也越加疯狂。

    (我是柔拳天才,在懵懂学路时,就因为看到父亲练习柔拳无意识的学会了步法。许多父亲到死都没能掌握的柔拳精髓,我看一眼就会了。

    我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二十多年来日以夜继的练习,即便只会分家的部分柔拳,也超越了日向家的任何人。

    我7岁从忍者学校毕业,8岁成为中忍,10岁进入暗部,14岁成为上忍,17岁成为暗部队长。

    我一生经历战斗无数,亦常在鬼门关前徘徊,但从未一败。

    让我走到现在的柔拳,我引以为傲的柔拳……)

    “不可能没有效果!”

    小日向疯狂嘶吼,一掌拍在银的脑门上。

    然而这能让人脑瓜碎裂的一掌,却只是让银的脑袋后仰了一点。

    攻击停下了。

    小日向双臂拉耸着,大口大口踹着粗气。

    “打完了吗?”银淡然的望着他,“如果打完了的话,那就让这场决斗也落下帷幕吧!”

    说着,银伸出右手向前抓去。

    关键时刻,小日向抽身后跳。

    “不要太嚣张了啊!”他在十余米的距离外,双眼充满血丝的看着银,嘶声大吼:“你一定是悄悄用了什么忍术,不然柔拳不可能没有效果。”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银轻轻摇头,银色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都无法改变你的柔拳无法对我生效的事实。”

    “这可不一样!”小日向有些歇斯揭底,但眼神却坚定道:“如果你是用了什么忍术,那就可以找到破解的办法……”

    【白眼·开!】

    小日向双手结印,眼睛猛地一瞪,左眼瞬间变成了青白色,眼旁青筋暴起,瞳孔中展现出黑色印记,无形的威压自眼瞳中扩散开来,将四周的尘埃吹散。

    “什么!?”

    日向一族的老族长刚刚坐下,就又蹭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小日向,年迈的身体比之前还激烈的颤抖着,“小日向竟然有白眼!?”

    “唉!”

    猿飞无奈的叹息,有些苦恼的轻柔太阳穴。

    (麻烦大了啊!)

    其余观众不明白其中道道,只是看见小日向亮出了白眼,以为他要祭出杀招。木叶的人一个个激动的为他大声欢呼加油,而砂隐的人则大喊着让银小心。

    但是……

    “我输了!”

    开启了白眼,看清银的身体构造后,小日向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但神情也变得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