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十一章 夜袭
    “老太婆,够了吧!”

    赤砂之蝎看着监牢外的老人,嗤之以鼻的笑了,“事已至此,你还想对我说教些什么?”

    闻言,千代沉默了。

    从龙二家出来后,她就直接来了监狱。

    本来是为了将龙二的话带到,想要让他安心配合。

    可见到被关在牢房里的孙儿后,就情不自禁的教育起来。

    她儿子儿媳死在了二次忍界大战里,好不容易成材的孙儿又做出了这种事。

    这让千代很痛苦。

    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的孙儿做出这种事来。

    不过。

    话没说几句,就被蝎给冷嘲热讽怼回来了。

    “……你不会有事。”

    沉默片刻后,千代说道。

    “哈?”

    蝎愣了愣,不禁问道:“我可是犯下暗杀了风影的重罪,这都能被你保下来……你到底付出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老太婆,你还想像小时候那样骗我吗?”

    听到这嗤笑的声音,千代浑浊的眸子蒙上一片悲伤。

    儿子儿媳死时,蝎才四岁。

    千代担心蝎幼小的心灵受创,于是一直骗他,说他的父母只是出门执行长期任务去了。

    并教他傀儡术,以此转移他的注意力。

    但纸包不住火,谎言也终有揭露一天。

    蝎最终还是知道自己父母已死的消息。

    从那时起,原本活泼向上的蝎,眼眸渐渐变冷。

    千代当时也注意到了蝎的这些细微变化,但只以为是父母死去的消息让他变得消沉。

    虽然内心有些沉重,但也没多在意。

    毕竟忍者嘛,感情淡一点也不是坏事。

    却没想到,蝎最终会走到这一步。

    蝎那时候或许是因为父母的死而感到悲伤,但更多的是因为唯一的亲人还在骗自己,所以才会对村子感到失望吧!

    千代从蝎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他走到这一步的原因。

    (如果那时候,能察觉到这一点,给予正确的安慰和教导,想必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千代深深吸了口气,深深的看着蝎,看着那个对一切都毫不在意,眼神却时不时瞥向自己的孙儿。

    那张皱褶满面的老脸不由挤出一丝笑容,“我的乖孙儿哦,老朽确实没付出什么,是绚绮小鬼的主意。”

    “龙二?”

    “对,就是他。”

    接下来,千代将龙二交代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蝎坐在里面安静的聆听。

    不一会儿,千代说完了。

    蝎沉默了会,问道:“他真的说了三代风影还没死的话?”

    “是的,说什么身体死了,但灵魂还在的话。”

    说到这里,千代也感到疑惑,“我也是傀儡师,自然知道这种状况是不可能的,可人傀儡……”

    “人傀儡也没这种操作。”蝎冷哼道:“身体死了,灵魂还活着……我可没杀死了身体还把灵魂安然无恙保留下来的本事。”

    “那小鬼果然是在骗人。不过,为什么要撒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呢?”

    龙二的话存在很多破绽,如果细心琢磨,就能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圆桌会议的高层一个个迫不及待的争权夺利,而后又被长生不老的欲望充塞了双眼,根本没法冷静的去思考龙二话语里的漏洞。

    “可没那么容易被戳破。”

    嗯?

    千代抬头看向对此事之以鼻的蝎,不解的问道:“为何?”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蝎抬头望向对面牢房的窗外,厚厚的云层飘荡,将最后一丝月光遮蔽。

    杀死肉体,保留灵魂……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就真能随意更换肉体,达到永恒了。

    ……

    凌晨4:00。

    正是天未亮,人最困的时候。

    砂隐坐落于沙漠深处的峡谷之中,四周都是风化干裂的悬崖峭壁,即便忍者也不能通行。唯有常年背风的方向,有一条通往村外的道路。

    在道路的尽头,峡谷上。

    两座山峰相对而立,形成了一线天似的天然关口要塞。

    只要派上百人在两座山峰上驻守,配合提前设下的陷阱器械,就可以抵挡千军万马。

    “啊……好困!”

    山峰边上,一位站岗的砂隐忍者打起了哈欠。

    一旁的同伴安慰道:“快到换岗时间了,坚持会吧!”

    “你啊,就是太老实了。”这位砂隐忍者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风之国到处都是沙漠,根本无利可图,谁会来打我们主意啊!”

    那位忍者对同伴的话也深表认同,不过还是有些顾虑,“……话是这么说,可现在村子里的人手大部分都外出调查风影大人的踪迹去了,就连边防部队也被抽调了大部分人手,此时正是……”

    “得了,得了,你太小心谨慎了。”

    “还是小心为上,高层会议已经终止了任务,要不了多久,外出的忍者就会回来了,倒时多一些人换岗,我们也会轻松很多。”

    “知道了,知道了,我只是调侃一下而已,你的性子太……”

    “噗!”

    黑夜中,不知什么东西飞来,贯穿了他的喉咙,鲜血泪泪流出。

    他捂住喉咙,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嚯嚯”的声音,最后只能不甘倒下。

    另一名同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向一望无根的沙漠。

    黑夜中,隐隐能看到大片前进的轮廓身影。

    “敌袭!”

    撕心裂肺的吼叫响彻砂隐的上空,爆炸与轰鸣接憧而来。

    宁静的夜晚被打破了。

    ……

    “总算搞定了。”

    将机关鸟收进卷轴,龙二伸了个懒腰,浑身骨骼噼啪作响,舒畅无比。

    忽然,屋顶轻微的颤抖起来,不断掉落灰尘。

    挂在墙上的通讯器也随之响了起来,里面传来红的声音,“主人,不好了,有入侵者!”

    “入侵者?”

    “很多人,是其他村子的忍者,村子守卫正在与敌人交战。”

    “我明白了。”

    挂掉通话,龙二攥紧了拳头,眸子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

    “那群高层是吃屎长大的吗?”

    这次危机本可以避免,只要高层会议第一时间下达任务终止的命令,外出的忍者当晚就能回来。

    结果,那群高层第一时间想的是争权夺利,根本没把村子的安危放在第一顺位。

    “那群家伙必须得清理掉,不然砂隐就无法发展起来。不过现在不是追责任的时候,先去击退敌人再说。”龙二看了眼躺在操作台上还未醒来的三代风影,转身离开了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