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二十八章 蝎与间谍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与守鹤完成约定,龙二带着蓄满的查克拉储存器和卷轴离开了。

    他来到了监狱,蝎的牢房外。

    蝎靠坐在墙下,左手搭在弯起的左腿膝盖上,冷眼看着来人,“搞定了?”

    “嗯,搞定了。”

    龙二点点头,拿出一张卷轴,转向一旁的守卫,“这是三代风影批准的驱逐令,赤砂之蝎被驱逐出砂隐了,把人放出来吧!”

    守卫接过卷轴,面带疑色地细细看了一遍,确认驱逐令是真的后,打开了牢门。

    “出来吧!”

    蝎冷哼一声,起身走了过来,将双手放到守卫面前,示意他解开镣铐。

    “钥匙给我,之后我会释放的。”

    “那交给你了。”

    从守卫手里接过钥匙后,龙二拉着蝎的镣铐往外走。

    此时正是清晨,太阳才刚刚升起,街上只能看到零星的行人。

    不过,无一例外,每个看见蝎的人都露出了不加以厌恶的神色。

    更有小孩子当面投掷石头之类的东西。

    这次战争全因蝎而起,若不是他暗杀了三代风影,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虽然这一战大获全胜,却也有近千人死亡,有忍者也有平民百姓。

    而财产损失……街上倒塌的建筑废墟,现在还未清理干净呢!

    蝎无视周围的谩骂和恶毒语言,冷漠的跟在龙二后面向村子大门走去。

    不一会,两人来到大门处。

    龙二拿出通行证后,没有任何意外的带着蝎离开了砂隐村。

    在外面的沙漠里,有两个人早已等待多时。

    千代,海老藏。

    龙二停下脚步,对着一旁的蝎说道:“去跟他们道别吧,这一次分别,你们也不知道还能否相见。”

    “该说的在牢里都说过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蝎站在原地没动,但千代和海老藏却主动走了过来。

    他们心痛的望着这个叛逆少年,眼角忍不住噙出泪水。

    “蝎,这次龙二帮你保下一条命,以后不要一错再错了,奶奶能容忍你做恶事,但你不该背叛村子。”

    “帮?”蝎不屑的冷哼道:“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这样?”

    “他是在履行……”

    “好了,你们要是来说教的话,就赶紧走吧!”

    望着转过身去,看也不看的蝎,千代年迈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仿佛变得更老了。

    龙二在两边来回扫视一边,深深叹了口气,“我先带蝎离开风之国,傀儡师部队就拜托千代婆婆了。”

    “好,好,我会打理好傀儡师部队的各种问题,你路上也多照顾一下蝎。”

    “我会的,再怎么样,我们也算是朋友。”

    “那就拜托了。”

    ……

    与千代和海老藏道别后,龙二继续领着蝎赶路。

    在路上,龙二问道:“我记得你小时候跟千代婆婆挺亲的,怎么长大了就变冷了?叛逆期?”

    蝎没有回话,默不作声的走在前面。

    “喂,问你话呢!”

    “你是八婆吗?”

    不知是戳到了蝎的痛处,还是不耐烦的性格所致,在龙二进一步问话后,蝎转过身来对他怒目而视。

    龙二耸耸肩,没有继续追问。

    蝎也回头闷声赶路。

    不过,没走几步,便开口说道:“或许是我太小孩子气了吧!”

    “哈?”

    龙二眨了眨眼,连忙跑前面追问,“刚刚话啥意思?”

    蝎瞥了他一眼,深呼吸道:“父母从小就在战争中死去,看见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陪伴,而我没有,就会感到孤独寂寞。

    唯有跟老太婆在一起时,才能冲淡一丝这份感觉。”

    说着,蝎话锋一转,问道:“你父母也跟我爹妈一样,死在那场战争中了,你就没有这种感觉吗?”

    “……或许有吧!”龙二回忆了会道:“不过,我一直把精力放在了学习上,每天不是看书,就是摆弄傀儡零件,要不就是提炼查克拉或锻炼身体,根本没时间去体会这些。”

    “切,无情的家伙。”

    “说到无情,也比不上你吧,竟然暗杀自己的影。”

    “他活该!”蝎愤愤道:“他跟老太婆一个样,我把老太婆当成最亲的人,她却一直骗我。”

    “她是担心你还小,心灵……”

    “那只是不信任的借口罢了。”

    望着怒气冲冲的少年,龙二沉默了。

    虽然这是一己之见,但并没有说错。

    父母的爱并不代表是好的,有时候也会对孩子造成伤害。

    想要教育好下一代,就得时刻关注自己孩子的成长,了解他的内心。

    很明显,千代并不知道当时的蝎内心在想什么。

    当然,千代也没有错,只是没能做到最好。

    所以,蝎很气愤,却不会怪罪她。

    沉默片刻后,龙二继续挑起了话题,“所以三代风影骗了你什么?”

    “他说过会带领村子击败木叶,为上次大战中死去的人报仇。”

    是这种老套的仇恨吗?

    龙二心里叹气,很是无奈的说道:“可现在的砂隐不是木叶对手吧,你们都要让他带着大家去送死?”

    “我当然没有这么想,但他做不到曾经的誓言,就要乖乖付出代价。”

    说到这里,蝎用充满戏谑的眼神打量过来,“现在的三代风影是你做的傀儡吧,就跟那个银一样。”

    “跟银完全不一样,不过确实是我的傀儡。”

    “啧,没想到村子会落到你这家伙手里。”

    “怎么了?不服气?”

    “不,你要是早一点夺取村子,我就不会做出这种事了。”

    “你的意思是愿意给我做事?”

    “给谁做事都一样,我只是讨厌那家伙当上风影时夸下海口,却又做不到的样子。”

    “这样啊!”

    龙二停下脚步。

    蝎也跟着停了下来,一脸疑惑。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我之前与你的交易,你应该很清楚吧!”

    “你救我,我给你办一件事。”

    被抓的当晚,千代在地牢里跟蝎说过。

    可以保他一命,但必须被驱逐。

    他当时就猜到了,龙二是想要他去做些什么。

    “以后会有一个叫‘晓’的组织来找你加入,我需要你给我做间谍。”龙二说着将蝎的镣铐打开,同时又将三代风影人傀儡的卷轴拿出来,“你不用疑惑我为什么会知道将来的事,也不要主动去找他们,如果他们没来找你,就当没我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