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三十五章 对峙与试探
    换回身体,龙二继续看向外面,无数骑士傀儡在追逐着机关鸟。

    有了龙脉持续供给查克拉后,它们的机动性都强了不少。

    “解决有龙脉加持的百足也不是做不到,但这样一来很容易被鸣人和波风水门捡便宜。

    龙脉就在这里,它跑不掉,等观测仪解析玩封印阵法的原理,推演出使用方法后,再去搞定他,现在还是先搞定鸣人那边的情况吧!”龙二稍作沉思,召回了机关鸟,自己也借着建筑掩护,转入地下。

    因为事先做足了情报准备,龙二对楼兰的环境不说了若指掌,但也算是有个清晰的概念。

    他找了个没有守卫和人的地方,放出圣甲虫傀儡,出去寻找鸣人和波风水门等人的情报。

    事实上,龙二一直觉得用圣甲虫傀儡来打探情报是很没效率的事。

    完全是数量在打探情报。

    但探索地形还行,找人,特别是找高手的时候,很容易被发现破坏。

    破坏倒没什么,修好就是了。

    可关键的是让人知道自己行踪暴露,就会转移阵地。

    因此,他一直在研究查克拉雷达。

    但他并没有找到远距离就能对查克拉产生反应的材料,因此一直没有进展。

    虽然有想通过感知型忍者的感知原理来开发类似的东西,但因为感知型忍者太过稀少宝贵的缘故,他并没有得到研究的机会。

    不过。

    前几天四大忍村入侵砂隐的联军中一定有感知型忍者,龙二已经吩咐尸检部门帮忙留意了。

    只要能找到一具感知型忍者的尸体进行解析,就算无法通过原理研究出查克拉雷达,也能做出一具感知型傀儡。

    圣甲虫傀儡的行动很迅速,不一会就通过精神海洋陆续传回消息。

    首先是鸣人的情报。

    被机关鸟超音速撞击后,却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

    他看着楼兰的子民们载歌载舞,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看来这家伙还没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看着圣甲虫傀儡传回来的直播画面,龙二微微沉吟,“如果他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一定会急着去找回去的方法,还是不是现在这幅悠哉悠哉的表情。

    细细回想的话,这家伙应该是刚刚穿越过来,就看到自己用傀儡术操控萨拉,以为自己是什么坏人,就冲上来干了。

    还有波风水门等人……他们应该也不清楚我的目的,只是看到鸣人与我的战斗陷入下风后,出手帮忙而已。

    那么,还有机会改变大反派的身份。

    不过……”

    龙二抬起头来,看着从三个方向包过来的木叶忍者,嘴角裂开了笑容,“根本没必要。”

    正前方是一个穿着轻便甲胄,留着金黄刺猬头的青年,脸上戴着鸟面具。

    左边是戴着墨镜,穿着高领外套,背着虫袋的男人。

    右边是一个穿着印有“食”字纹的灰色甲胄,留有一头狂野红发的胖子。

    油女一族和秋道一族的人。

    如果时空修正带来的轨迹和动漫一样的话,那这两人就是油女志微和秋道丁座。

    而前面的黄发青年虽然戴着面具,但从他走路时无意间透露出的从容自信,就能推测出他的身份。

    ——波风水门。

    除了这三人,龙二还察觉到头顶上方的房梁后面还隐藏着一股气息。

    虽然他竭尽全力的隐藏,但技巧还不够娴熟,被龙二察觉到了。

    应该是卡卡西吧!

    龙二心里想着,面上却露出淡淡的微笑看向水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木叶的忍者。”

    “我倒是预料到了会碰到砂隐的忍者,毕竟是邻近风之国的地方。”水门在龙二身前五米处停下脚步,取下面具,微笑的问,“能冒昧问一下你的任务是什么吗?”

    “喂喂,你们都是上忍吧,居然还来问我这个问题。”龙二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讥讽的微笑。

    忍者的任务是机密,除非是任务相关人员,否则就连同村同伴都不会相告,更何况外村的忍者。

    这是忍者学校的学生都知道的常识,更不要说上忍。

    水门明知不可能有答案,却还要问,会被嘲讽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龙二知道他这么问,是想避免无谓的争斗,但这份强者对弱者的仁慈让他很不爽。

    “队长,这样问是问不出答案的,还是先拿下他再审问吧!”油女志微提议道。

    他对水门的称呼一般是直接叫名字的。

    但随着黄色闪光这个称号逐渐声明鹤起,出于暴露情报的忌惮,他们在敌人面前都会以队长相称。

    毕竟,黄色闪光的速度很快,这都快成忍界的常识了。

    敌人若是没有心理准备,很容易就能造成初见杀。

    反之,则会丢失这一优势。

    而他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出于对自己这个小队的自信。

    虽然之前五打一让他跑了。

    但这根他们没有拿出真实水平和不想念战有关。

    他们认出了鸣人来自未来,担心身份被识破,从而造成时空混乱,刻意隐瞒。

    但现在鸣人不在,他们没有这个顾虑。

    “这才是忍者该有的判断啊!”

    水门还未做出决断,龙二便赞同的裂开嘴角,“其实,我也很想跟你们打一场,不是为了获取情报什么的,只是单纯的想跟你们拼尽全力打一架。”

    闻言,木叶三人都抬头看向他。

    水门沉默了片刻,道:“既然你希望打一架,那么……”

    话说到一半,他人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被风带起的烟尘在漂浮。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把怪异的苦无从身后探出,架在了龙二的脖子上。

    “我就如你所愿好了。”

    水门从身后探出头来,说完剩下的半截话,那淡定从容的语气便是敌人不安的源头。

    但龙二不仅没有不安,反而笑了。

    “果然很快呢,但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反而要贴身挟持我?”

    “我不想……”

    话未落,水门脸色一变,猛地向后跳开。

    志微和丁座都是心里一惊,做出随时出手的架势。

    但因为不知道水门反常举动的原因,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