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三十七章 团藏与猿飞的忧虑
    时间回到两天前。

    木叶。

    团藏拿着一份文件走进了火影办公室。

    猿飞正在与一名上忍商议,见团藏进来,便交代了两句,让他下去了。

    目送上忍离开,猿飞点燃烟斗,深吸了一口,吐着烟雾道:“听说你一直在其他国家奔走,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来?”

    “因为得到了份重要情报,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晓。”团藏将文件扔到办公桌上,“这是关于砂隐村最近崛起的天才傀儡师的资料。”

    天才傀儡师?

    猿飞疑惑的看了团藏一眼,旋即打开文件信封,取出里面厚厚一叠资料。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少年照片。

    红褐色短发,黑眸,俊俏的五官,脸上带着淡淡微笑,旁边还写着少年的信息。

    姓名:绚绮龙二

    年龄:十五

    性别:男

    忍者等级:上忍

    所属……

    猿飞粗略扫了一眼,随后抬头看向团藏,“绚绮龙二,被砂隐称为双子星之一的傀儡师,他的资料不是早就看过了吗?”

    虽然没有波风水门那般逐渐声名鹤起,但龙二从小就展现出超前天赋的行为亦被砂隐所有人称赞。

    而他成为忍者后,零失败率的任务记录更是让不少委托人记住了他的名字。

    作为火影,猿飞早就关注过这位天才少年。

    甚至对他的生平事迹,也有所了解。

    八岁从忍者学校毕业,十岁中忍,十五岁上忍,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即便是在木叶,也属于最优秀的一档。

    团藏老神在在的说道:“你关注的消息已经过时了,有他最新的消息。”

    “就算有最新消息,也不必专程拿给我看吧!”

    各忍者村的天才是值得注意,却没有一直关注的必要。

    各大忍村对天才的保护十分严密,你很难一直掌握到他们的动向。

    而且,天才又能怎么样呢?

    除了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那样超脱世俗的存在,单一的个体相比忍村而言,实在不值一提。

    作为火影,关心村子的发展才是更重要的。

    “如果不是重要到你这个火影必须要了解的情报,我会专程拿来给你吗?”团藏没好气的说。

    “……也是。”猿飞凝视了团藏一会,继续翻看起手中的资料。

    前面看过的都粗略翻过,直至最后两张,看到上面写着四大忍村奇袭砂隐的字迹时,才凝神细看起来。

    【三代风影失踪,砂隐大量忍者外出调查,造成内部防守空虚。

    云隐、岩隐、雨隐、草隐联合,在三代风影回归,外出调查忍者尚未返回之际奇袭砂隐。

    一万忍者联合军正面进攻砂隐大门,近百忍者潜入,在砂隐村内部破坏,试图吸引敌人防守,里应外合。

    但一切都被砂隐上忍“绚绮龙二”阻止了。

    一人对战十名精英忍者,轻松获胜,敌人仅一人逃脱。

    后又于正面战场,三炮退敌……】

    看到这,猿飞放下文件,抬头看向团藏,“你是不是寻我开心?”

    四大忍村奇袭砂隐的消息在这几日已经传开了,他自然也知晓此事。

    甚至还知道砂隐村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可是,一人对战十名精英忍者……好吧,就算是一人对二十也不是做不到。

    主要还是看敌人这个精英的程度。

    要是一般的中忍精英,水门不知道干出多少回了。

    可这报告上记载的十名精英全是忍界赫赫有名的上忍,一般的影级高手都不能轻易拿下的那种。

    十个这样的高手一起上,他跟团藏两个联手都不知道能不能打过。

    却被砂隐村的一个后起之秀打败了。

    还是压倒性的胜利。

    那这个后起之秀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另一个宇智波斑或初代火影吗?

    更离谱的是后面参与的正面战争,三炮退敌。

    这他么是尾兽玉吧!

    不然怎么能在敌我双方力量差距悬殊时,三炮退敌呢?

    饶是猿飞知道团藏的态度认真不苟言笑,此时也怀疑他是在寻自己开心。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应该不是那样……”说到这里,团藏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词汇后,才继续道:“报告里说,绚绮龙二使用了威力非常强大的炮击武器,不仅仅是在正面战场上,在村子内部也使用过。”

    “你是说?”

    “就是你猜的那样。”团藏与猿飞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亦是同学、队友。他很了解猿飞的想法,哪怕猿飞什么都没说,但只是眼神交汇,便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故此解释道:“绚绮龙二或许很强,但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只是依靠那件武器才做到了让人不敢自信的战绩。”

    “确实有可能。”

    猿飞微微颔首,旋即疑惑道:“但那种大威力的武器,对查克拉的消耗也一定很严重,可你的报告上说他连续使用了四发,还准备发射第五发……这虽然棘手,但也不算什么。

    以砂隐当时的情况,能吓退四村联军,必然是忌惮于这武器的威力,也就是说五发远远不是它的极限。”

    在那种至关重要的战场上,砂隐会随意选择发射如此威力最大的攻击。那这样的攻击对于他们而言,就绝不是什么只能使用几次的救命稻草,而是能彻底扭转战局的王牌。

    当时的忍者联军是这么想的,砂隐村的同伴也是这么想的。

    没在现场,只是通过调查得出结论的猿飞和团藏也只能这么想。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单独来找你。”

    团藏和猿飞脸上都显得十分凝重。

    虽然砂隐与木叶在第二次忍界大战过后就结缔了盟约。

    可两人都知道,盟约这玩意就是用来撕毁的。

    特别是砂隐村……因为地理位置和环境限制,他们想要发展,就必须抢占川之国的领土,势必与木叶为敌。

    不然,他们只能一辈子跟在木叶的屁股后面当小弟。

    人的野心会随着实力变强而膨胀,没人希望一辈子做小弟。

    砂隐村有了这样的战略性武器,再加上这次一对四获得的碾压性胜利……他们很可能。

    不,不是很可能,而是一定。

    他们一定会因此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强大到无可阻挡的地步,从而发起对川之国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