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四十四章 威胁
    “这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这样做,算不上要求。”龙二坦然说道。

    砂隐村大概是所有忍村里最团结的了。

    砂隐村的建立与其它忍村不同,它是由战国时代末期,在沙漠战场上幸存下来的人们建立的。

    也就是说,他们在成立忍者村之前都还是互相厮杀的敌人。

    初代风影烈斗很强大,是一个很有威望的忍者,但比起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又差远了。

    他的威望还不足以让先前还是敌人的人们放下仇恨,共建家园。

    而他采取的办法就是解散家族,放弃姓氏,建立圆桌会议,办兄弟忍村。

    大家都是兄弟,都平等共处。

    以烈斗这样具有威望和实力的忍者做表率,其余人就算不完全信任,也会感到心动。

    并且,碍于沙漠的艰苦环境以及长年累月战争带来的疲劳。

    最终所有人达成共识,建立了砂隐村。

    之后,又因为人少,环境艰苦。

    大家需要携手共进才能生存。

    渐渐的,砂隐的忍者们越来越团结,最终凝聚成了一股绳子。

    三代风影失踪事件,村子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抽调派出近乎所有力量出去寻找就能看出一二。

    但这只是现在的状况。

    随着村子发展越开越大,管理层越来越成熟和理性,很多政治问题也会接踵而来。

    为了大局利益,牺牲个人利益的事也必将会发生。

    到时,村子的凝心力也会下降。

    就好像后来的叶仓和我爱罗一样。

    为了战略上的成功,罗砂卖了村子里的英雄。

    因为经历了三代风影失踪事件的教训,所以砂隐村不敢派大量人手去救守护他们的人。

    这些事都会让人寒心。

    但就现在而言,砂隐依旧是忍界最团结的村子。

    在将来,龙二也会继续让它团结下去。

    只要村子够强大,就不会发生这些让人寒心的事。

    “这样就够了,谢谢你!”

    从进入房间以来,就一直强颜欢笑的少女此刻总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样好吗?”

    听到闯入的质疑声,龙二望向出声之人……站在房间另一面倒闭的墙壁边上,穿着橘黄色运动服的阳光少年。

    ——漩涡鸣人!

    “你怎么还没回去?”

    龙二感到咤异。

    时空穿越因百足在二十年后吞噬了波风水门封印龙脉的的术式而起。

    如今,百足已死,龙脉不会遭到破坏,也不会有波风水门的封印术式。

    自然,也不会有穿越。

    不过,没有穿越的话,那楼兰这因为百足建起的上千高塔也该消失才对。

    萨沙的母亲也应该还活着,鸣人更不应该还在这个时空。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这有两种可能。

    一,百足没死。

    二,即便百足死了,没有波风水门的封印术式,未来也有其它造成穿越的条件。

    龙二之前反复确认过百足的气息,确实已经死透了,也没有发生时空修正。

    所以……

    (之前的时空修正不仅仅是改变了百足死亡这一事实这么简单,还有其它不曾知晓的变化。)

    时空修正这玩意儿听起来很玄乎,但其实就是蝴蝶效应罢了。

    因为改变了过去,所以造成未来的历史发展产生了变化。

    不过龙二是身处未来,又记得时空修正前的记忆,才会感觉到世界陡然变得不一样了。

    真要说来,时空修正前的记忆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性,现在的记忆才是真正发生过的。

    虽然,是经过改变才发生的。

    “国家被毁灭,还要接受毁灭之人的怜悯,你就不甘心吗?”鸣人没有理会龙二,碧蓝的眼珠子死死盯着少女,“楼兰本来就是你的国家,龙脉本来就是你的东西,现在却反而要奢求强盗将原本属于你的东西给你使用,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闭嘴!”

    少女银牙紧咬下唇,纯净的眸子不断打颤,强忍着泪水不要流出来。

    对方说的这一切,她又何尝不知道。

    可那又怎么样?

    就跟这个强盗说的一样,在这战乱的时代,弱小就是一种罪。

    身怀龙脉这样的异宝却不会用来强大自己,灭亡就是迟早的事。

    她根本就无力去守护这一切。

    “不要去想做不做得到……”少女无助的表情丝毫不差的落入鸣人眼里,他握起拳头鼓励道:“而是去想要不要做,只要不放弃的去追求,一切才有可能。”

    “说的没错。”

    屋顶的缺口处,一头耀眼金发的青年跨站在那里,额头戴着醒目的木叶护额,“楼兰女王,如果你担心力量不足以守护国家,那就向木叶求助吧,我们一定会帮助你,帮助这个国家。”

    随着话语落下,缠着绷带的油女志微、脸上有着淤青肿胀的秋道丁座以及矮小的卡卡西都出现在一旁。

    水门继续说道:“你不需担心我们与砂隐一样对龙脉充满觊觎。我们没有转移龙脉的能力,村子又远在火之国,无法对这里完成占领。

    并且,出于竞争关系,我们也不会放任砂隐夺取龙脉,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帮忙。”

    水门的声音很轻柔,有种令人信服的魔力。

    听完他的说辞,少女对先前的决定感到动摇起来。

    作为女王,在国家和子民的性命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但没有那个王想要亡国。

    如果两者可以兼得,她自然是希望两者兼得。

    如果,木叶真能帮忙,那……

    “天真!”

    冷酷的声音将少女的幻想拉回现实。

    众人皆是把目光放到说话之人——龙二的身上。

    “先不说木叶有没有能力从我们砂隐手上保护楼兰和龙脉,就算能,他们能保护一辈子吗?”龙二呵呵冷笑道:“没错,木叶远在火之国,无法完成对这里的占领,所以不必担心他们会抢占这里。但这么远的位置,又要如何日日夜夜防范砂隐夺取这里?

    恕我直言,这地方,我一个人,十分钟就能完成占领。

    就算到时候木叶支援过来,赶走了我,我也可以等木叶的人走后再重新来占领。

    就算他们分派人手长期驻守这里,也不会是大本营就在沙漠里的砂隐的对手。

    你们一旦选择投靠木叶,我就会杀光所有人。

    到时,不论砂隐和木叶的胜负如何,只要你选择了依靠木叶,这个国家和它的子民都逃不过灭亡的命运。

    但反过来,砂隐却可以保证楼兰的子民不受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