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六十章 诸葛团藏
    见半藏剧烈的反应,团藏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

    “半藏大人为何这幅表情?”

    “你说我为什么这幅表情?”

    半藏瞪了团藏一眼,随后深深吸了口气,好一会才平息了内心的震惊。

    他抬眼看去,见团藏悠哉悠哉的品着茶,心思转动了几圈,不由追问,“团藏,你说让雨隐进攻铁之国不是开玩笑?”

    “半藏大人为何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呢?”团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因为铁之国是永久中立国,从诞生以来就没有忍者村进攻过他们,所以觉得这个选项不可能?还是觉得雨隐打不过那些武士?”

    “都不是。”半藏轻轻摇头,继续道:“铁之国相隔雨之国好几个国家,即便攻打他们也不可能夺得土地,但他们也没忍者村,即便杀光了武士,也没有委托可以争取,那雨隐打他们是图什么?”

    “查克拉金属矿!”

    团藏轻轻吐出一个名词,让半藏瞬间脸色一变。

    查克拉金属是一种具备良好查克拉导性的金属,忍者可以将查克拉附在上面增强威力及赋予性质。

    当然,一般金属也可以。

    不过,一般金属的查克拉导性很差,用个五六次就会金属疲劳。

    查克拉金属很稀有,忍者们的武器基本都是普通金属打造,一般不会在武器上附近查克拉。

    只有少数有钱人或在赋予武器查克拉技巧很厉害的人,才会专门打造一把查克拉金属武器。

    而铁之国就有一个查克拉金属矿。

    如果攻打铁之国能取得胜利,那么夺下这个矿洞,雨隐村就发了。

    不管是锻造兵器出售给各国还是留着自己做军备,都能极大的提升雨隐村的实力。

    说实话,半藏心动了。

    不过,还得考虑得失。

    铁之国的武士并不是吃白饭的,雨隐就算能拿下,也必定损失惨重。

    而且,铁之国没有忍者村。

    自己要是向铁之国进攻,那就不再是忍村和忍村之间的战争了,而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铁之国完全可以在战争期间雇佣其它忍村参与进来。

    虽然说附近的大忍村都在战争中,腾不出手来,但还有在海外的雾隐和远在沙漠的砂隐。

    如果这两忍村被雇佣参战,雨隐还能获胜吗?

    显然不能。

    半藏将心中忧虑说了出来。

    团藏哈哈一笑,“半藏大人真是好胃口,竟然想着把整个金属矿给抢过来。”

    “什么意思?”半藏眉头皱了皱,心里有些不悦。

    “我的意思是,雨隐把铁之国这些年储存的查克拉金属矿抢过来,然后在铁之国雇佣的忍村打过来之前撤退就够了。”

    “那雨隐村不就成了强盗吗?”

    “咦!”团藏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仿佛第一次认识一般,“你们准备联合起来进攻木叶的举动不就是强盗行为吗?”

    “那怎么能叫强盗行为呢?”半藏不悦的瞪着他,纠正道:“这叫业务竞争。”

    “……”

    望着义正言辞的忍界半神,团藏张了张嘴,最后乖乖闭上了。

    他身居木叶黑暗之中,调查木叶每一个人的阴暗面,对人性了解到了极点。

    但他此时却看不出半藏是在装纯还是真的如此天真。

    亦或者都不是,只是被某些思想洗脑的蠢货?

    因为琢磨不准,所以团藏迟疑了很长一会才找到绝对不会引对方不快的话。

    “半藏大人作为雨隐首领,难道连为了村子牺牲名义的觉悟都没有吗?

    还是说,出兵铁之国的计划比联合一群貌合神离的家伙一起出兵木叶来得困难?”

    闻言,半藏沉默了。

    两者难度谁更大,还要看具体的情况才对。

    倘若盟军不会像团藏所说的那样发展,那毫无疑问是参与联合军,出兵木叶来的更简单。

    而且,利益也更大。

    团藏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也不急,缓缓道:“在联合军决定出兵前,半藏大人都还有时间思考,我就先告退了。”

    半藏抬头看着他,点点头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如此,半藏起身离去。

    “唰!”

    纸扇门打开,阳光照射过来,让团藏眯起了眼睛。

    他抬手挡在身前,抬头看了眼雨中的太阳,嘴角露出轻轻的微笑,转身往自己的客服走去。

    在外面,一颗大树上,追着可疑人物来次的岩隐忍者恰好瞧见了这一幕。

    他瞳孔微微一缩,然后立马沿路返回。

    他回到大野木的房间,将刚刚见到的一幕汇报给了土影大人。

    听完后,大野木心里一惊,急忙问道:“你确认没有看错,木叶的团藏从半藏房间里走出来的?”

    “我在暗部的目标名单上见过团藏的照片,那个人绝对是团藏。”这名岩隐忍者确信的说道。

    闻言,大野木面色凝重起来,“这太巧了。”

    之前在开内部会议时,察觉到外面有人偷听。

    刚准备出手抓人时,偷听者却发现了自己已经暴露,先行跑了。

    然后,他派遣了这名擅长反追踪的手下。

    结果却见到了这一幕。

    “大人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让我们发现团藏悄悄拜访半藏?”

    “不然哪有这么巧?”

    大野木没好气的回道。

    要是偶然散步撞到了这一幕,他都相信是巧合。

    可这追人,追着追着撞到这一幕,说不是有人刻意引导,打死他都不信。

    而且,他大概猜到了是谁。

    “等吧,明天那家伙就会来找我了。”

    ……

    大野木猜的一点没错。

    新的一天新的会议,然后又是毫无意义的扯皮结束,计划没有丝毫进展。

    然后,团藏以合作者的身份悄然来访。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大野木独自接见团藏,开门见山的说道:“团藏,你来拜访我,是想让岩隐退出这次联军行动吧,也不是不行,拿出让我心动的利益来。”

    “不愧是土影大人,直接猜到了我的来意。”团藏不卑不亢的回道。

    “少来,你昨天故意我的人发现你从半藏房间出来,不就是向离间我们的联盟关系吗?”

    “如果云、岩、雨、草四忍村联军真的信任彼此,那即便遭到离间也没任何用处吧,可是……”

    说到这里,团藏轻轻笑了下,“土影大人毫不隐瞒的向敌人说出可以直接卖掉盟友的打算,不正好说明大人本身也不想参与这次联合行动吗?”

    大野木眉头微皱,不耐烦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说出你的来意吧!”

    “既然土影大人不耐烦,那我就直接说明来意好了。”团藏顿了顿,继续道:“我来此是代表木叶与岩隐联合,一起对付云隐村。”

    “噗!”土影忍不住嗤笑出声,“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结果就是这?”

    “土影大人认为这话有什么不妥吗?”

    “现在岩隐和云隐可是同盟,你却让岩隐与木叶联合对付云隐,你觉得妥吗?”

    “所谓协议就是用来撕裂的,只有大家都想维持同盟关系时,同盟才会存在。”

    “你说的没错,但现在岩隐更愿意维持与云隐的同盟关系。”

    “即便云隐村在上次把岩隐的人当炮灰和棋子?”

    “砰!”

    团藏这阴阳怪气的话让大野木破防了,一不小心没控制好查克拉,将屁股下面的踏踏米给坐塌了。

    云隐村上次的所作所为令人愤怒不已,但大野木却要为了大局把怒火憋着。

    此刻团藏直接点破,他不破防才怪。

    他站了起来,满脸怒容的盯着团藏,“如果你是为了让我愤怒而来,那你做到了,但你要是不能熄灭我的怒火,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房间。”

    “在下绝无此意,还请土影大人息怒。”团藏心里不以为意,面上却诚恳的对大野木鞠了一躬,以表歉意。

    如此,大野木怒火稍熄,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那就继续说吧,看看你手里的牌能否打动我。”

    “土影大人之所以愿意维持与云隐的联盟,是觉得四忍村联盟,对上木叶有绝对的优势,可以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没错,但木叶若是能提前把属于岩隐的那一份好处给我,那可以保证,岩隐绝不掺和这事。”

    团藏轻轻摇头,“土影大人恐怕想得太好了吧!”

    “哦!”

    “首先,四忍村联盟要变成三忍村了。”

    “你难道想说雨隐已经退出了?”大野木玩味的看着他。

    “半藏大人没有那么傻,不会放弃即将到手的好处。”

    “哦,那难道是草隐退出?”大野木似笑非笑道:“他要退出就退出吧,无所谓了,正好少一家分好处。

    还不是,难道你想说云隐要退出?

    可别逗我笑了,这次联盟行动正式云隐村提出来的。”

    “自然不是。”团藏轻轻摇头,“我与半藏大人达成了协议,若是战争开启,砂隐与木叶一同出兵对抗四忍村盟军的话,那他就会退出去找其他猎物。”

    闻言,大野木脸色骤变。

    是的,大野木不会因为团藏拜访一次半藏就觉得木叶与雨隐会达成什么协议。

    因为半藏不傻,他绝不可能放弃即将到手的好处。

    可是,若这好处没这么好拿呢?

    如果砂隐选择参战帮助木叶的话,那联军虽然还会占据优势,但绝没必胜的把握。

    雨隐村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为了保存实力退出。

    因为它被夹在三个大国中间,若是实力损失太多,就很容易被彻底消灭。

    问题在于砂隐真的会出兵吗?

    “砂隐是木叶同盟,而你们不久前才打到砂隐村子去了,差点将砂隐大门攻破,将其屠灭。

    在我前来雨之国谈判时,火影大人也同时派了人去砂隐村,准备许出利益邀请砂隐共同作战。

    虽然目前还没消息传来,但我相信砂隐一定会出兵的,毕竟差点覆灭他们的仇人就在这里。”

    团藏接下来的话让大野木难以做出判断。

    他换位思考,虽然可以趁着联军攻打木叶时趁火打劫。

    但若是木叶给的好处足够,而敌人又是刚刚结下仇的仇人,那他也会选择与木叶站一起,共同对付仇人。

    望着脸色变得极其难堪的大野木,团藏心中了然,继续款款而谈,“看来土影大人也想明白了。”

    “先不谈你说的是否属实,就算全是真的,砂隐出兵,雨隐退出,我们双方也是势均力敌,你又凭什么觉得岩隐会选择木叶?”

    “人品。”

    “哈?”

    大野木愣了下,他实在没想到这个一直以利益作为谈判资本的男人会突然以村子人品作为资本。

    大野木的反应在预料之中,团藏也没有在意,淡淡道:“我木叶自建村以来,秉持和平理念与忍界各村和平发展,在外执行任务的忍者也都谦虚有礼。

    反观云隐,他们不停的壮大军事力量,甚至不顾财政负担也要扩张。

    他们随着力量增长,行事作风也变得越来越强势,进攻欲望强烈。

    假如木叶在这次战争被灭,你认为云隐会与岩隐村和平共处吗?”

    大野木微微沉吟道:“云隐比岩隐的军事力量更强,加上他们强势的性格,恐怕不能。”

    “那反过来,是云隐被灭呢?木叶能否与岩隐和平共处?”

    “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木叶建村以来确实没有主动攻击过其他村子。”

    “那土影大人知道该如何抉择了吗?”

    “你在教我做事?”大野木不悦的瞪着团藏。

    该怎么选择他心里清楚。

    之前的话,不过是为自己争取资本的话术而已,团藏这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让他很不爽。

    “不敢,在下只是为了木叶与岩隐的利益与友谊提出建议。”

    “漂亮话谁都会说。”大野木冷哼道:“我不相信砂隐会出兵,也不会因为你的话怀疑雨隐,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真的是这样吗?

    团藏心里微微勾起了嘴角,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站起来,对土影行了一礼,“我相信土影大人会想明白的。”

    说完,告辞离去。

    而这一幕,又“恰好”被半藏的手下看到了。

    而大野木则陷入沉思,久久不能回神。

    ……

    翌日,联军的作战会议照常展开,但内容依旧是扯皮,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

    只是,暗中却多了许多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