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六十二章 黑和谈判
    “是吗?”

    对于红的担心,龙二不置可否的笑了下。他将餐盘递给红,说道:“雨隐村退出确实让木叶压力小了很多,可这对局势来说没有丝毫变化。”

    木叶村没有两面同时开战的能力,只要另一面战场的敌人不会变成单一的小忍村,那局势都没有任何变化。

    “既然主人心中有数,那我就放心了。”

    “这次谈判很快就会有结果了。”龙二说着,从卷轴里取出一具尸体放在实验台上,开始摆弄检查。

    红见主人重新投入工作中,便不再打扰,悄然退出工作室。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龙二将注意力集中到尸体身上。

    这具尸体的主人是上次四忍村同盟进攻砂隐时,十名精英忍者中的那名感知型忍者。

    通过研究感知型忍者的感知原理来制造查克拉雷达……这是龙二老早就冒出来的想法。

    不过。

    他现在要做的却不是研究感知性忍者的感知原理,而是制作感知型傀儡。

    想要研究查克拉雷达,一时半会是弄不出来的。

    但他马上就要前往木叶,然后制作出木遁忍者与木叶的某个人替换。

    碍于木遁的特殊性,被替换之人的身份就不能马虎,最好是千手一族的人。

    这就需要感知型忍者帮忙了。

    反正尸体在这里,只要保存好一点,什么时候都可以研究。

    而感知型忍者却迫在眉睫。

    虽然砂隐也有感知型忍者,但数量太少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

    龙二不想耽搁他们。

    而且,自己要做的事需要保密,参与行动的人最好就自己一个。

    制作傀儡的过程与上次制作三代风影一样。

    不过龙二这次不需要原主人的身份,所以在身体结构和细胞组成做出了细微调整,使得外貌变成了一个黑发黑眸,五官端正,相貌平平的少年。

    记忆方面相当简单,除了这个世界的常识和忍术外,就只有对于主人的忠诚,将其塑造成了沉默寡言,万事具细,善于观察,对主人绝对忠诚的性格。

    望着从平台上坐起来的少年,龙二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从现在起,你就叫黑好了。”

    “黑……”

    少年低声念叨着名字,茫然的眼神逐渐坚定,“明白了,主人。”

    ……

    翌日。

    风影大楼的会客室里。

    “你好,鹿久先生。”龙二向对面的男人伸出右手,“我是砂隐村的上忍绚绮龙二,负责今天的谈判。”

    梨花头,绿色马甲……奈良鹿久的穿着打扮和漫画中的形象没什么两样,但现在的他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仇庆年,刚毅的面孔中多了份冲劲,少了点沉稳。

    望着这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少年,鹿久稍微意外了下,但很快便将这种情绪隐藏下去。

    “我是奈良鹿久,代表木叶负责此次的谈判。”

    两人互相握了下手,然后在会议桌两边坐下,负责杂事的下忍送来茶水点心。

    龙二伸出右手拦在桌前,“不需要这些东西。”

    下忍愣了下,抬头看向龙二,一脸疑惑。

    鹿久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他代表木叶来砂隐谈判十几天了,每天都要和砂隐的人从早上谈到晚上,没有茶水和点心,怕是几天就得把喉咙说破了。

    (这家伙是想通过恶劣的外在因素让我无法集中精力,最后在谈判上做出错误判断吗?)

    面对两人的疑惑,龙二微微一笑,解释道:“这次谈判很快就会结束,所以不需要这些东西。”

    如此,下忍端着托盘退出了会议室。

    而鹿久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提高了警戒,这位少年或许没有看起来那么好对付。

    “鹿久先生,在展开谈判之前,我要说一下我的立场。”

    “嗯?”

    鹿久面露疑惑,静候下文。

    “虽然我还是一位少年,但已经是傀儡部队的首领了。”

    “是,是吗?”

    鹿久稍稍有点惊讶,但也仅此而已。

    来砂隐的十几天里,他已经了解到砂隐高层在不久前经过了大换血,新上位的高层年龄普遍年轻的事。

    虽然十几岁就担任村子的王牌部队首领依旧很让人震惊,但也不算什么了。

    鹿久疑惑的是,对方为何在这个时候提起自己的身份。

    难道想用身份压人?

    想到这个答案,鹿久都忍不住想笑。

    好在他足够理智,自制力也很强,没有真的笑出来。

    不然,这场谈判可能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他摆正了姿态,用羡慕的语气恭维道:“绚绮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担任了砂隐村的高层。”

    “侥幸而已。”

    龙二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脸上却没有半点侥幸的姿态。

    他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看着对面的天才军事,继续道:“虽然只是侥幸,但我也是圆桌会议的一员,有资格提出有利于村子发展的战略意向。”

    “这是自然,不论如何绚绮先生都是实打实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说的没错,不论是侥幸还是真有实力,如今的我都已经坐在了这个位置上,有资格在会议上提出建议……”说到这,龙二嘴角微微上扬。

    鹿久见状心里一突,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在村子战略会议上提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不理会木叶抛出的好处,用实力去争取我们需要的一切。

    毕竟,钱再多也只能让村子壮大一时,却无法解决根本上的问题,我们砂隐村需要的是能够生活更多人的土地。”

    闻言,鹿久的心沉了下去。

    对方是主战派,其本身就不希望木叶和砂隐能够达成协议,任何无法达成砂隐诉求的条件都有可能引起谈判破裂。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砂隐会派出一个主战派来谈判?

    是对这场谈判失去耐心了吗?

    但鹿久回忆之前的谈判情况,对方的谈判人员并没有失去耐心的表现。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呢,在接受谈判任务之前,并没有与罗砂做过交接任务,也不知道你们谈到哪了,就重新开始谈吧!”

    鹿久的思绪回到现实,抬头看向这个面带自信微笑的少年,内心愈发沉重。

    “那就重新谈吧!”

    “砰!”

    龙二将一张纸拍在桌上,强势的说道:“这是砂隐一开始提出的条件,你们木叶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但我不准备让步。我现在就去准备出兵事宜,大概会花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砂隐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那么就由砂隐来降下这场宁静后的暴风雨吧!”

    说完,他不理会想要说些什么的鹿久,起身离开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