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傀儡师有点那啥 > 第七十五章 能输不能败
    “呼~”

    听完水门的汇报,猿飞长长出了口气,浓郁的白烟随之吐出,将那张已显老态的脸照得若隐若现。

    他有些头疼。

    明明昨天才下命令不准去找砂隐使团的麻烦,结果今天就搞出了这种事来,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生气吗?

    肯定的。

    毕竟作为火影,刚下的命令就有人违反,这是拿他的话当屁放。

    但他偏偏还不能发火。

    这件事有些微妙。

    他担心自己要是发火,指不定脑子一上头,就不知道干些啥事来,到时候本就糟糕的局面会变得更加不可逆转。

    但他不敢发火,别人却没有这个顾虑,小春气得直拍桌子,“猿飞,宇智波家族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木叶上下都在备战,就他们在拖后腿,这次不能再轻易放过他们了。”

    “没错。”门炎跟着附和道:“平时也就算了,现在木叶都已经进入备战期了,他们还无视火影的命令,这可是战争大忌啊!”

    闻言,猿飞只是狠狠抽着烟斗,一口气将刚点燃的烟叶子全部烧尽。

    两个说的那些,他又何尝不明白,可有些事情并没有说的那么简单。

    因为宇智波斑的原因,宇智波一族与木叶其他村民关系并不好,而二代火影的一系列政策更是让宇智波一族内的很多人认为村子并不信任自己,从而以恶意揣摩村子。

    这时候,村子做出任何对宇智波一族不好的事来,都会加剧两者之间的恶劣关系。

    到时,本就不信任村子的宇智波可能会彻底认定村子针对宇智波一事,从而走上宇智波斑的老路。

    而原本信任村子的宇智波也会因此而对村子产生怀疑,让宇智波一族与村子越走越远,甚至彻底决裂。

    先代交给他的村子,他猿飞又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可是,宇智波刹那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到了村子的利益。

    如果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其他家族和忍者都会不服,进而对宇智波一族的怨气和敌视也会加深。

    到底要如何解决……

    猿飞只是稍微深想一下,就感到脑壳痛。

    这时,波风水门提醒道:“三代火影大人,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目前最重要的是决斗的问题。”

    闻言,猿飞怔住了。

    是啊,可以在决斗上大做文章,以此来转移其他家族和忍者的注意力。

    想到解决办法,猿飞心里舒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表情都缓和了不少。

    他抬起头来看着水门,赞许的点点头,“水门说的没错,虽然双方都说用决斗来解决恩怨,但若是操作不当,不仅无法解决恩怨,反而会接下更大的恩怨。”

    两名顾问长老是深以为然。

    毕竟,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是很常见的。

    “要是砂隐输得太难看,觉得丢了面子的话,恐怕会把关系弄得更僵。”

    “话虽如此,但想要让宇智波放水也是不可能的吧,他们可是把家族容易看到比命都重要的家伙。”

    “参与决斗的名额绝对不能让宇智波的人上,他们去只会挑起更大的矛盾。”

    两名顾问长老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听得波风水门一阵无语。

    为什么你们会以砂隐村会输作为天气条件设想?

    是觉得木叶生根本不会输,还是木叶输了也无所谓,只要砂隐高兴,不搞僵两个村子的关系就可以?

    可这样的话,就太损木叶名声了,对于即将开打的战争也是很损士气的事。

    “现在砂隐那边什么情况?”

    这时,猿飞突然开口问道。

    有暗部忍者立马出现在办公室内,汇报道:“实习的实习,听课的听课,随行的护卫忍者除了一部分人在踩点熟悉地形外,其余人都安分守己的待在住所里。”

    “绚绮龙二呢?”

    “在忍者学校查看他们的人学习状况。”

    闻言,猿飞沉默下来。

    两名顾问长老和水门都是面面相觑。

    明明发生了这种事,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一点准备都不做,该干啥干啥……是不把这次的决斗当回事,还是有信心绝对能赢?

    沉默了会,猿飞迟疑道:“……去把砂隐使团的人员名单拿来,我重新看看。”

    “是。”

    不一会,暗部忍者拿来了两份名单。

    一份是砂隐递交的名单表格,一份是木叶自己暗地调查的名单。

    猿飞将两份名单放在桌上一一对比,查看是否有遗漏的地方。

    最后取出两张可疑的表格。

    一个是身材性感高挑,容貌昳丽,一头银短发的少女。

    一个黑发黑眸,样貌平平的少年。

    猿飞在表格上点了点,道:“你们看看,其他人的资料都没什么不对的,就这两个人,相关资料很少,尤其是这个黑,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

    闻言,屋内其余三人都凑了过来。

    砂隐递交的名单上只记载了名字、性别、忍者级别。任务次数,家庭背景之类的只有木叶调查的名单上才有。

    当然,不可能全,也不可能全对,但每个人多少都有一些相关记录。

    唯有银和黑的记载少之又少。

    特别是黑的记录,一片空白。

    “这个银我见过,在楼兰任务里,她与龙二一队与我们发生冲突,拥有不亚于纲手大人的怪力,且擅长土遁,实力强大。”水门看了下两人的表格,说道:“至于黑,我不知道。”

    “不亚于纲手的土遁……”

    猿飞眉头皱了起来,小春和门炎也都面面相觑,感到了事情的棘手程度。

    “看来砂隐是有恃无恐了。”

    猿飞深深吸了口气,从砂隐人员表格里取出了龙二和加瑠罗的名单,看着上面记载的履历,眉头皱得都快连成一条线了。

    办公室里一时陷入了沉静。

    不知过了多久,猿飞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球闪过一道精芒,“这次的决斗人选不能让宇智波一族来,他们赢不了。”

    就如水门想的那样,这次决斗不能输。输了对木叶的名望打击太大,对前线的士气也是很大的打击。

    所以,木叶不能输。

    不,不是不能输,而是不能被打败。

    要让砂隐不丢面子,也不能让木叶名望受到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