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弹指登仙 > 第15章 以身相许?侍妾?
    武道家没有灵根,不能修仙,本是凡人,却通过修炼武道,突破人体极限,获得超凡力量,可凭借肉身力量硬抗修仙者。

    武道家在大夏国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地位尊贵,甚至可以封侯拜相。

    李非鱼和孟挽秋跳下飞车,走向一个高大宏伟的城门。

    这座城门并没有武者往来,而是修仙者专享的通道,玉石铺地,非常奢侈。

    在大夏国,虽然有强大武道家坐镇,但是修仙者同样受人尊崇!

    因为,修仙者本身就代表了一种超凡力量,令无数凡人仰视。

    修仙者通行的这座城门守卫是一个超凡武道家,浑身肌肉如虬龙,体内气血升腾,肉身力量非常惊人。

    “修仙者入城,收取一块下品灵石。”

    那个武道家守卫看到孟挽秋这个炼气士,也是不卑不亢。

    孟挽秋递过一块灵石,那武道家随手丢给她一块青色令牌。

    李非鱼手一翻,一颗下品灵石出现在掌心,然后悬浮着飞向那个武道家守卫。

    “额?”

    那个武道家起初还有一丝傲慢之意,待感受到李非鱼身上的法力波动之后,态度不由恭敬了几分。

    “原来前辈是筑基期修士,欢迎前辈来到南海城,这是您的紫色城令。”

    武道家守卫神态变得恭敬,双手奉上了一块紫色令牌。

    李非鱼泰然自若,不动声色地接过令牌。

    在修行界,果然是实力为尊。

    实力强,才能受人敬畏。

    武道家守卫面对孟挽秋这种低阶炼气士,可以做到不卑不亢,但是见到他这种筑基期修士,就必须表现出应有的恭敬之态。

    他猜测,这南海城中筑基期修士定然不会太多。

    李非鱼接过令牌,感觉入手沉甸甸的。

    这令牌乃是由一种不知名的贵重金属打造,硬度很高。

    只见令牌一面用古体字篆刻着一个大大的“夏”字,威严古朴,下面还有“南海城”三个小字,另一面却是只篆刻着一个“道”字,代表修仙者。

    炼气期修士是青色令牌,筑基期修士是紫色令牌。

    进入南海城之后,李非鱼便觉得眼前一亮。

    只见城中处处高楼大厦,十分繁华,一点不逊色鹏城和魔都这样的地球超一线都市。

    半空中,有许多科技感十足的悬浮飞车穿梭于高楼大厦之间,让人宛如置身于未来大都市。

    这些飞车都有智能驾驶功能,不会发生碰撞事故。

    地面是宽达数十丈的宽阔街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街道上也能看到一些汽车在行驶,只是那些汽车造型奇特,有长的,有方的,还有圆形的,奇形怪状,但是科技感十足。

    街上除了汽车这种科技产品,还有人骑着灵兽坐骑,画风非常奇特。

    李非鱼就看到一个小萝莉骑在一只体长超过五米的巨大皮皮虾身上,那皮皮虾跑起来速度一点不比普通的汽车慢。

    有人骑着一只巨大乌龟,龟背上还驮着一间房屋。

    还有人骑着一只大龙虾,举着两只巨大钳子,十分嚣张的样子。

    还有人骑着巨大的青色螃蟹,横行霸道。

    …………

    可能因为南海城靠海的缘故,大多数坐骑都是海洋生物。

    那些汽车和坐骑各行其道,并行不悖,令人啧啧称奇。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特,有点意思。”

    李非鱼感觉大开眼界,暗暗称奇,对这个世界更有兴趣了。

    “前辈似乎是第一次来到南海城的样子。”

    孟挽秋见李非鱼一副好奇模样,不由开口道。

    她经常来南海城,对周围景象已经见怪不怪了。

    “咳咳……我之前一直在闭关修炼,很少进城。”

    李非鱼咳嗽了一声,掩饰道。

    “原来如此。”

    孟挽秋点头。

    她隐隐察觉到李非鱼似乎对这个世界很陌生的样子,对什么都好奇。

    不过,有的高阶修士一闭关就几十上百年,一出关可能看到的世界已经大变样了。

    她觉得李非鱼应该是那种修炼狂人,否则不可能如此年轻就成为筑基高人。

    要知道,筑基对一个练气期修士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槛!

    一万个练气期修士里面,也不一定有一人能够成功筑基。

    能够年纪轻轻就筑基的人,要么天赋惊人,拥有特殊灵根,要么就是有庞大宗门支持,受高人指点。

    一个散修,想要筑基成功很难。

    如果没有特殊机缘,她此生就很难筑基。

    “孟道友,既然已经安全入城,在下还有要事,不如就此别过!”

    李非鱼开口道。

    他感觉孟挽秋开始对自己的来历有所怀疑了,干脆找个借口分开。

    大家只是萍水相逢,最好不要有太多瓜葛。

    进入南海城,他有的是方法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

    “公子,请留步!”

    孟挽秋却是叫住了李非鱼。

    额?

    之前都是叫前辈,怎么突然改口叫公子了?

    李非鱼感觉要有状况发生。

    “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唯有以身相许!公子若是不嫌弃,挽秋愿意成为公子侍妾,侍奉左右,此生不离不弃。”

    孟挽秋面带含羞,却又语气坚定地开口。

    她不敢奢望成为一个筑基期高人的道侣,能够成为侍妾就心满意足了。

    关键是,李非鱼又年轻又帅气,实力还很强,成为他的侍妾一点都不吃亏。

    来了,果然还是来了!

    之前在飞车上,孟挽秋就一直对他暗送秋波,有所暗示。

    只是他没想到孟挽秋居然能够主动说出“以身相许”这四个字来。

    说实话,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该怎么应对呢?

    是顺水推舟……还是……

    不好,不好!

    长得帅就以身相许,长得丑就下辈子做牛做马。

    这样很不好!

    “小女子芳龄二十,至今仍是完璧之身,公子若是不信,可……可以亲自验证……”

    孟挽秋见李非鱼犹豫不决,以为他有所顾虑,不由上前一步,大胆靠近了身子。

    她眸如秋水,面若桃花,身姿娇柔,芳心明许,任谁也无法拒绝这样一个送到跟前的娇滴滴美女。

    李非鱼自诩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对女人也有正常需求,而且孟挽秋无论身姿,还是容貌,放在地球都属绝顶了。

    只是,他初来这个新世界,不想莫名其妙身边就多出一个侍妾。

    “道友此言差矣!在下救你只是随手为之,并非贪图美色,此事休得再提。”

    李非鱼义正言辞道。

    唉,又一个贪图本公子身子的女人!

    “告辞!”

    李非鱼一抱拳,驾驭雷光瞬间消失不见。

    孟挽秋紧咬嘴唇,望着李非鱼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