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22章:冻龄美女法医
    白冰在这里是首席法医,也是队长,基本这里她说的算。

    林蕊当上刑警之后,在这栋大楼里也工作了半年时间了,虽然她也听过有人提起过这位白法医,但是今晚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法医白冰的本尊。

    法医白冰在整个市局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

    并不是说她的业务能力有多强,当然,白冰的业务能力的确很厉害,要不然也不能成为技术中队的首席法医。

    白冰的名气大不是来自业务能力,而是来自八卦言论,怎么说呢?

    在女警员的嘴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找男朋友不能太挑,差不多就行了,否则就会像白法医一样,长得那么漂亮也嫁不出去……

    白法医长得漂亮么?

    当然是真的很漂亮!

    一张瓜子脸,五官极其的精致,皮肤没有一丝的皱纹,而且皮肤很白很干净,就像是一件精美的瓷器。

    网上有一个词叫做“冻龄”,林蕊觉得,冻龄美人用在法医白冰身上,简直是太合适不过了。

    只可惜,白冰看人的眼神是冷的,就像是冷冻枪一样可怕。

    也许,这对美丽的眼眸常年看的都是冰柜里面的尸体,看不到生气,所以她的眼神才会变得如此寒冷。

    就算被白法医偶然的看上一眼,就会让人下意识产生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有着如此冰寒眼神的美女,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

    “林安民想让你问什么?”白冰瞪着她那双冷冻枪一样的眼睛问林蕊说,“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问呢?”

    王小磊连忙很谄媚的帮林蕊说了一句:“咳咳,白法医你别见怪,林队那边太忙了,亲自派女儿下来,不也是一样么?”

    白冰又看了一眼林蕊,脸上依旧丝毫没有表情的说:“他要问什么?”

    林蕊在心底打了个哆嗦,恍惚了一下才很认真的问:“现场的窗户边缘不是留下了一些血迹么,与坠楼的死者相同吗?”

    “DNA鉴定没那么快的,还得等几个小时才能出来,你有点儿常识没有啊?”白冰冷冷的回了一句。

    “呃,好吧,”林蕊尬笑了一下又问,“那么……现在化验出来了哪些?”

    白冰低头在电脑上找出了一些照片说:“现场找到了一组沾血的脚印,43码的皮鞋,带回来的鞋里没有吻合的,我推测应该是男主人留下的……”

    “其它呢?”林蕊又问。

    “指纹找到了四组,凶器上面的指纹有两组,是男女主人的,没有其他人的,厨房里有几个碗,碗上也只有一家四口的指纹和唾液,也没有其它人的……”

    “白法医,接下来能不能请你尽快先查一下窗台的血迹呢?我……我挺着急的,也许这就是破案的关键……”林蕊低声请求道。

    白冰瞪了林蕊一眼,口气冰冷的说:“我不需要你来指挥我的工作?”

    吃了一个白眼的林蕊连忙道歉说:“不……不好意思啊!”

    “没事的话就请回吧,不要打扰我们的工作了!”白冰竟然开始送客了。

    “那好,您忙吧,我们就先走了……”

    林蕊更尴尬了,低着头跟王小磊走出了法医检验科。

    离开技术部门上了电梯,林蕊的脸就一直不怎么好看。

    王小磊以前跟白冰打过几次交道,早就适应了那位“齐天大剩”的臭脾气,于是他就劝慰林蕊说:

    “你别在意啊,白法医的性格就那样,你想啊,她都快四十岁了也没有交到男朋友,估计这辈子注定是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所以她难免心里会变态一点点,其实,就算林大队亲自来这里,她也是这种性格,大家一开始谁都受不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不过,白法医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电梯停了,打开门,林蕊低着头走了出去,也不搭理自己,王小磊就有些不高兴了。

    “我说搭档啊?你在想什么呢?!”王小磊跟出来问。

    “反正没想你……”林蕊回了一句。

    “哼,你不会是在想那个骑三蹦子的大叔吧?难道队里的传闻都是真的?!”

    林蕊站住,转身问道:“队里传什么了?!”

    王小磊自知说错话了,他只好笑了笑说:“没……没什么?”

    “说呀?”林蕊作了一个厌恶的表情,“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跟那个人走得太近了?!”

    “不是吧,原来你真的喜欢大叔啊?!”王小磊大睁着眼睛问林蕊说。

    “滚……”林蕊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可他也不帅啊,不就是留着一些小胡子么,我也可以啊!”王小磊一脸愤愤不平的说。

    “呵呵,就你那小圆脸,你要是留了一圈儿胡子,岂不是变成寿司了?”

    说着,林蕊迈开大步走远了。

    王小磊歪着头琢磨了半天她说的话,又摸了摸自己胖乎乎的小圆脸,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像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好扎心啊!”

    ……

    转天天亮,林蕊坐着王小磊的车来到案发的那个小区。

    两人在死者所在单元楼周围挨家挨户的打听,不过,案发当时已经是深夜,并没有值得注意的线索。

    邻居们反映说,赵刚这家人挺和善的,并没有跟什么人结仇结怨。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赵刚曾经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患上了很严重的病,花了不少钱治病,可惜还是没有治好。

    后来,二人就来到居委会。

    居委会里的一位戴红袖箍的大妈说,前阵子她巡街的时候,看见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来打听赵刚的住址,她警告他们不许乱来,还联系了保安,才把他们轰走了。

    这个线索还算有用,很可能与借贷公司和讨债公司有关,林蕊正准备详细询问的时候,夏洛就在这时候打来了电话。

    “查得怎么样了?”夏洛问。

    “没什么进展,都说这家人的人品不错,邻里关系也很和睦……”林蕊回答说。

    “问一下夫妻关系……”说罢,夏洛把电话挂了。

    “还有一件事儿,赵刚他们夫妻关系怎么样呢?”林蕊问居委会大妈。

    “以前还好,今年不知道为啥事,他们一家子总是吵架。”大妈不假思索地说。

    “是吗?”林蕊和王小磊面面相觑,林蕊连忙追问道,“大妈,您能具体说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