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23章:贫贱夫妻百事哀
    据居委会大妈说,死者夫妻二人经常吵架,频率特别高,基本上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家里的老人都站在自己女儿这一边,处处数落男主人的不好,还说自己女儿当初眼瞎了,嫁错了人。

    “大妈,这对夫妻吵架,主要都是为什么呢?”林蕊拿着小本本问。

    “为什么?呵呵,这还用问么?”大妈很有经验的把眼睛眯缝了起来,“两口子吵架还能为什么,钱呗?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从居委会出来,林蕊就发微信把这条线索告诉给了夏洛。

    夏洛几乎秒回了一句:“死亡原因十有八九就是钱的事,这也就是赵刚会去高利贷公司借外债的原因,这样吧,你再去趟死者公司调查一下……”

    发微信的时候,王小磊在林蕊身边偷看,于是不满的撇撇嘴说:“哼,这家伙还指挥起警察办案来了,真拿自己当根儿葱了?不就是一个三蹦子司机么?”

    “闭嘴,就算人家是根儿葱也比你聪明,你就是个棒槌!”林蕊白了王小磊一眼说。

    “不是吧,你真喜欢那个大叔?”

    王小磊跟着林蕊屁颠颠的往外跑,一直到了小区门口,王小磊才追上来问:“这都中午了,要不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请客……”

    “吃吃吃,就知道吃,看你的脸都胖成包子了,也不减肥,还吃?!”

    很快,两人就来到赵刚就职的那家私人银行,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真的吓一跳。

    从同事口中得知,赵刚竟然利用自己在单位的职权,挪用了大量的公款不知道做了什么,后来东窗事发,他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不得不去外面的借贷公司借款填补亏空。

    可是,一时间他又还不上那么多钱,结果利滚利,所以才欠下了50万的高利贷。

    ……

    离开赵刚的单位之后,林蕊坐在车里试着分析道:“看来赵刚是因为儿子生病,用了公司的钱去给儿子看病,东窗事发,这才不得已借了高利贷……”

    “说来说去,反正嫌疑最大的还是高利贷,林队昨晚上说的没有错啊!”王小磊点着头说。

    “你真认为高利贷会杀人么?”林蕊突然问道。

    “放高利贷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反正没好人,杀人放火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王小磊想当然的说。

    其实,如果不是夏洛之前提点过她,或许林蕊也会跟王小磊的想法一致。

    但问题是……

    高利贷只是求财,把人全家都杀了,那么多钱找谁要去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啊!

    晚上下班回家,林蕊给夏洛发信息,想要告诉他案件的进展情况。

    可是这一次,夏洛却没有及时回复她,林蕊心里有点儿小埋怨。

    她猜测,也许夏洛没带手机,或者趴活儿的地方没信号,也或者是睡着了。

    ……

    一夜无话,转天一早,林蕊来到局里。

    王小磊就凑到林蕊身边,告诉她,白法医那边好像有结果了。

    林蕊没去队里报道,就径直坐电梯来到技术部门,王小磊自然是像尾巴一样紧跟其后。

    时间很早,才8点刚过,尤其是技术部门的同事大多喜欢夜里加班,因此一般早晨来得晚。

    不过,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冻龄美女法医已经早早的来了,一边喝着一杯黑糊糊的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一边对着电脑屏幕看着一些数据。

    “白法医,您早啊!”

    林蕊的眼睛扫了一眼垃圾桶里丢弃的红牛饮料瓶,她猜测,这个美女法医很可能一宿没睡,加班到了早上。

    顿时,林蕊对白法医的尽职尽责感到钦佩!

    对工作如此努力的女人,林蕊甚至觉得,即便对方脾气臭了一些,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你来得正好,”白冰拿起一个金属文件夹说,“这里有DNA鉴定结果,你自己看吧!”

    林蕊拿起来一看,男主人赵刚的血样和窗户边缘留下的血迹,鉴定结果竟然是百分之九十九匹配的,说明窗边遗留的血液就是来自赵刚本人。

    那么也就是说,夏洛推测赵刚是被人灌醉后推出窗户摔死的可能性就没有了,血液并非是真正的凶手留下的。

    “看得明白么?”白冰在椅子上转过来,喝了一口苦苦的咖啡说,“那滴血是男主人的,并不是外人的,你们不就是怀疑这个么?”

    “可是不对啊,坠楼的那具男尸并没有划破衣服啊?那么这血迹是怎么留下的呢?”

    “这就是你们的工作了,我只提供鉴定结果。”

    “呃,好吧,谢谢白法医了。”

    “你可以走了,别妨碍我工作了。”白冰冷冷的又下了逐客令。

    离开技术部门,林蕊将DNA鉴定结果用微信告之给了夏洛。

    然而,夏洛那家伙仍然没有回复她,林蕊的心里开始凌乱了起来。

    “怎么还不回我,气死我了,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啊!死哪去了啊?!”林蕊不无埋怨的嘀咕了一句。

    “林大小姐,想什么呢?”王小磊拍了林蕊的肩膀一下。

    “又干嘛?”林蕊虎着一张脸问。

    “林大队让咱们去开会,快走吧!”

    ……

    会议室内,专案组的警员们陆续到场。

    大案当前,不少人都睡眠不足,眼圈红红的耷拉着脑袋,但这不影响他们破案的决心。

    林安民进门之后,吵吵闹闹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林蕊也立即坐直了身体。

    “都到齐了?那好,咱们开会吧!”林安民威严地环顾了一圈儿才坐了下来。

    接下来,林安民将目前掌握的线索汇总了一下。

    经过技术鉴定,在现场找到的指纹、DNA、唾液酶、鞋印等等,都没有外人的痕迹。

    似乎从目前得到的线索看,赵刚醉酒杀人后畏罪自杀的可能性最大。

    “看来凶手非常狡猾,他没有留下可供参考的蛛丝马迹,”林安民叫人打开投影仪,继续说道,“派去调查高利贷公司的同事办事效率很高,从这些可疑名单里看,我觉得,排在第一位的有犯罪动机的杀人的人,就是这个沈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