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04章:林蕊的困扰
    根据脑中模糊的记忆,夏洛骑着他的爱车三蹦子,找到了自己暂时居住的地方。

    果不其然,条件不是一般的差。

    这个临时的家,是在一栋老旧楼房的阁楼里,连床都没有,只有一个比较破旧的真皮沙发。

    倾斜的屋顶十分低矮,都不能让他挺直腰。

    好在有一个天窗,一束光从天窗外面照进昏暗的小阁楼里,使得这里的气氛还有些神秘。

    夏洛推开洗手间的门,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新身份的这张脸。

    一张长方脸,小平头,丹凤眼,嘴唇和下巴上有一些小胡子,并不怎么粗重。

    整体感觉,跟上一世的夏洛还有那么几分相似。

    主要说的是那种眼神,玩世不恭中透着一点儿不着调,有时候也显得有些神经质。

    不能说有多帅气吧,但是也不难看,勉强还说得过去。

    就是脸上油腻腻的,再加上下巴上有一圈儿小胡茬,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上几岁,很像是个油腻大叔。

    这不能怪夏洛,被林安民盘问了那么久,审讯室里也没开空调,不满脸油腻才怪呢?

    夏洛可不想在漂亮女警花林蕊的心里留下油腻大叔的标签。

    于是他赶紧洗了个澡,用肥皂使劲地搓脸。

    然后,他拿起刮胡刀。

    本来是想把胡子刮干净的,但是最后放弃了,因为他感觉自己有点儿胡子茬更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坐在那张皮沙发上,夏洛闭上眼睛,开始思索了一下案情。

    对于他这个曾经的破案之王来说,破这种小案子自然不在话下,只要可以得到足够的信息和线索就没问题。

    而且,依照他的经验和看人的眼光,林蕊那个入职不久城府不深的漂亮警花,是肯定会给自己打电话求助的。

    不过,他这边也不能闲着,必须要在林安民破案之前找到洗白自己的证据。

    于是,夏洛抓起衣服跑下了楼,骑上三蹦子,直奔红灯笼歌舞厅……

    ……

    临近下班时,林安民召集河边抛尸案专案组的全体成员到会议室汇总一下情报。

    林蕊抱着资料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圆脸警员正眉飞色舞地对几个女同事说:“今天林大队遇到对手了,居然被一个骑三蹦子的黑车司机戏弄得哑口无语,最后只能乖乖把人给放了,跟你们说你们别不信,在审讯室里的时候,林队的脸都被那小子气黑了,头顶上不停的冒烟,我在林队身后全程观看,想笑又不敢笑,都快憋死我了……”

    “王小磊,你瞎说些什么呢?”林蕊重重的撂下手里的资料。

    见林大队的女儿来了,女警员们立刻闭上嘴,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脸婴儿肥的王小磊嬉皮笑脸地朝着林蕊凑了过来,他对着林蕊双手合十的哀求道:“林大小姐,刚才我说的那些,你可千万别告诉林大队啊!我求求你了行不行?”

    “闭嘴吧你!敢说不敢当,算什么男人?”林蕊嫌弃的回了一句。

    “林大小姐,你有气也别往我身上撒啊,要不这样,晚上我请你吃灌汤小笼包,算是赔罪行不行?”

    “滚滚滚,谁稀罕,长得就跟包子似的还吃包子……”

    这时林安民迈着大步走了进来,底下立马安静了下来。

    林安民清了清喉咙说:“目前这案子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我们手上还是缺乏有力的证据,我知道各位查案很辛苦,但仍然不能松懈,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得加个班了……”

    至于林安民和其他同事又说了什么,林蕊一句也没听进去,而是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夏洛说得没错,林蕊现在的工作让她很压抑,主要是人际关系这方面。

    林蕊调到刑警大队已经快半年了,跟自己的父亲一个组,这自然是林安民一手安排的,说她走后门儿不过分。

    林蕊可以说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母亲在她七岁那年离家出走就再也没回来,原因是,林安民这个男人太不顾家,几乎每天都在加班或者出任务。

    林蕊的母亲实在受不了丈夫的职业给整个家庭带来的负担,她是受够了才狠心离开这个家的。

    林安民并没有怨恨自己的前妻,也许是失去过一个最爱的女人,他就变得对林蕊更加的关爱,时时刻刻都担心林蕊也会像妻子一样从自己的身边消失。

    所以,林安民在女儿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让林蕊考了警务部门的公务员。

    其实林蕊大学学的并不是刑侦专业,可以说完全不对口。

    林安民自然是通过了一些手段,才把女儿调到了自己身边工作。

    这样一来,林安民就可以整天看到她的宝贝女儿,无时无刻的保护她。

    虽然父亲林安民对林蕊的生活和工作都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同事总是在背地里说她年纪轻轻毫无资历和能力,要不是有个大队长的爸爸,根本就当不了警察,进不了刑警大队。

    同事们在背地里嚼舌根,林蕊怎么可能听不到,但是她却无力反驳,因为同事们说的都是事实。

    尤其是一些女警员,林安民在场的时候,她们都对林蕊很热情很客气,但是林安民一离开,大家就会对林蕊爱答不理的。

    所以呢,林蕊在警队里生活的很压抑,她很想证明一下自己,让那些瞧不起自己的同事知道她也是一名有办案能力的合格刑警。

    这些都是林蕊当下的困扰,短暂接触之后,很轻易就被心机极深的夏洛发现了。

    当夏洛看穿了林蕊的心思之后,就准备顺手利用一下……

    ……

    会议室内,直到林安民宣布解散,林蕊才从愣神中醒来,站起来快步就往外走。

    林蕊走到洗手间的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没人跟过来,她偷偷拿出手机给夏洛拨了过去。

    “喂,我是林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我在红灯笼歌舞厅的对面,你带上尸检报告和现场照片过来,我给你半小时时间……”

    “哎……”

    林蕊这边一个没叫住,夏洛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林蕊气得直跺脚。

    尸检报告之前队里影印了好几份,林蕊手里就有一份,至于现场照片她只能溜进林安民的办公室,用手机拍了下来。

    搞定这些之后,林蕊就背着林安民,偷偷的溜出了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