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07章:痴心男子
    “哎,你赶快给人家放回去啊?!”

    林蕊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简直紧张死了。

    夏洛却跟聋了一样不理不睬,陈浩走进来,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卧室,很快就发现了没有关好的抽屉。

    “你们干什么……”

    “咳咳,不好意思,我稍微检查了一下你的抽屉……”夏洛脸不红心不跳的承认道。

    陈浩面露不快的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多说什么。

    “这几盒药,我看了一下背面的说明,大多都是青霉素类的药物,”一边说,夏洛的眼睛看向了陈浩的下半身,“你身体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对我们有所隐瞒啊?”

    “这是我的隐私,你们警察管的是不是太多了啊?”陈浩终于忍耐不住喊了出来。

    “我看你走路的样子有些怪,不是痔疮犯了,就是……就是那里出了问题,比如淋病?”

    “什么?!”

    林蕊一阵错愕,不可置信的望向这个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大男孩。

    “这个……这个……”陈浩的脸上一红,咬着嘴唇支支吾吾起来。

    “我希望你对我们不要有任何隐瞒,放心好了,我们会保护你的隐私……”

    “我……我的确传染了你说的那个病……”陈浩低着头承认道。

    “怎么传染的?”夏洛继续问。

    “前不久,我为了接一单生意,陪着几个老板去喝酒,结果当天喝的比较多,就被同事拉去了那种地方,回来之后我就觉得又痒又痛,去了医院一检查,没想到……”陈浩尴尬地回答道。

    夏洛突然提高了声音问:“你没说实话,你的表情和动作已经证明你在对我撒谎,对不对?”

    陈浩一下子涨红了脸,他也被激怒了,大声问道:“得病是我自己的事,这和命案有什么关系吗?”

    “呵呵,既然你不说,我来替你说,淋病是李艳传染给你的,对吗?”夏洛直截了当的说道。

    “不要再说了……”陈浩不安的挠着头发,他的表情已经承认了。

    “你很爱你的女朋友李艳,所以你已经习惯了下意识的维护她,”夏洛语速很快的继续说,“我每次提到她名字的时候,你的眼神都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这足以证明你对她的感情很深,所以你不希望她的名声受到玷污,可实际上你大概也已经察觉到,她其实是一个很不检点的女人,并不像你这么纯情,甚至把这种病都传染给了你……”

    “够了!我不许你这样说她!”陈浩夺过夏洛手里的药盒,直接摔在了地上。

    林蕊很紧张,她很想说点儿什么安抚一下这个感情经历不怎么丰富的大男生,可是她又想不出合适的话语。

    “呵呵,你生气了?所以我全都说中了对吗?!”夏洛笑道。

    陈浩大步走到门口,用力推开门说:“这里是我的家,我不欢迎你们,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当场被下了逐客令,夏洛却十分淡定地点上一根烟,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陈浩,你心中的那个爱人,她的人际关系远比你想象得还要复杂,而且,她的死与此有莫大的关联,这与案情能不能侦破有着直接关系,如果我们现在离开,下一次你再见到警察,他们会告诉你,不好意思了先生,这案子我们未能侦破,你希望最后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么?”

    夏洛说这些的时候,林蕊一直在拉扯他的衣服,可他却视而不见。

    陈浩攥着拳头,全身颤抖,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他还是把门关上了。

    “我……我也知道,她……她确实不怎么捡点,”陈浩转身看向了夏洛,“也许,都怪她长得太漂亮的缘故吧……”

    “你是怎么发现的?”夏洛很感兴趣的问。

    “有一次,我同事告诉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进了酒店,我起初不相信,可是心里却很怀疑,那些日子我整夜失眠,痛苦死了,所以我就在她的手机壳后面装了一个定位跟踪器……然后,我也去了那家酒店,真的发现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回来后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我提出分手,然而她却哀求我让我原谅她一次,她说,就算她的身体对我不忠诚,但是她的心却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然后呢?!”林蕊突然很八卦的问。

    “这还用问么?然后他就心软了呗!”夏洛打断林蕊,看向陈浩,“你告诉我,你和李艳最开始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一开始是在一款社交软件上认识的,有时候无聊的时候,我们就聊一会儿天,后来她提议见一面,因为住在一个城市见一面也很方便……不过,第一次见面没有成功,是她爽约了,后来她告诉我,那天晚上公司突然有急事找她,不过,一星期后,我们在同一家咖啡厅又约了一次,这次见面,彼此感觉都不错,所以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我明白了,谢谢配合!”说完,夏洛拉着林蕊离开了陈浩的家。

    下楼的时候,林蕊还有些嗔怪的说:“你把人家的隐私都挖出来了,你也不安慰两句就这么走了,不合适吧?”

    “安慰个屁啊,痴心不改的男人我恨不得直接踹他两脚……”

    “也是,这人也真是能忍,女朋友这么对他,他都舍不得分手……”

    “你知道李艳为什么舍不得跟陈浩分手么?”

    “为什么?”

    “陈浩有一套房子,很不错,李艳跟他同居,一方面是省了房租,另一方面,把这个傻小子当成了一个备胎,万一哪天想要嫁人了,陈浩不也是个有房子的男人么?”

    “听你这么一说,我不怎么同情死者了,感觉李艳就是一个渣女……”

    “也不能全怪那个女人,出轨这种事情,每个人的接受程度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一次也容忍不了,有的人头上即便是一片大草原也无动于衷,常言道,要想生活过得去,难免头上有点儿绿……”

    “你哪儿那么多常言,这是什么歪理啊?”林蕊有些气愤的嘟嘟嘴,“哼,要是换作我的话,我可是一次都接受不了的!”

    “美女啊,你哪儿那么多个人情感,咱们在说案子好么?”

    “我就是有些气愤而已……”

    “对了,你觉得陈浩有嫌疑么?”夏洛问林蕊道。

    “我觉得这个痴情大男孩儿没什么嫌疑……”

    “嗯,我跟你想的一样,那么让我考考你,”夏洛笑眯眯的看向林蕊问道,“美女啊,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查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