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破案之王 > 第019章:斗智
    凶手熟悉监控的位置,熟悉小区和这个房子,这很大程度就说明是熟人作案,只要从死者的人际关系切入就行。

    因此,这案子有希望在短时间内侦破。

    想到这里,林安民的心情突然变得轻松起来,想要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叫过来安慰几句。

    “你上楼时看到林蕊了么?”林安民问刚才跑上楼的年轻警员。

    “看到了,林警官就站在楼门口,跟一个下巴上长满小胡子的男人在闲聊……”年轻警员回答道。

    一听这话,林安民就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那个该死的黑车司机还没走。

    “你去把林蕊叫上来,不,把那个黑车司机也一起叫上来!”林安民吩咐道。

    “好的,林队。”

    不一会儿,林蕊和夏洛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703单元的门口。

    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和这个不修边幅的油腻大叔成双成对的站在一起,林安民的心里就来气。

    林安民还没张嘴说话,夏洛却一脸贱笑的对着林安民说:“林大队啊,我怎么看你的脸又黑了,难不成遇到难题了?”

    “哼!”林安民不怒反笑,“你这样的业余人士,仗着自己有点儿小聪明,以为自己比警察厉害,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警察也有聪明和笨蛋之分啊!”夏洛耸耸肩道。

    听到这句冒犯的话,林蕊急忙揪了一下夏洛的袖子,这个动作自然没逃过林安民那双锐利的眼睛。

    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吗?!

    林安民的心里蹭蹭的冒火,心中暗道,今天不给这家伙来一个下马威,他就不是大队长。

    “哼,你说自己会破案,那我给你这个机会,你刚刚不是也看过现场了吗?”一抹冷笑浮现在了林安民的嘴边,“那好,你就来说说这个案子,咱们有言在先,如果你说的不合理,我希望你从今以后从我眼前彻底消失,尤其是不许再联系林蕊……”

    林蕊急了,反驳道:“林队,和谁来往是我的私事,你管的也太多了吧?!”

    “你给我闭嘴,”林安民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你的上级,你带一个业余人士破坏现场,已经严重违反了纪律,我能不管吗?!”

    “不讲理!”林蕊撅着嘴说。

    看着眼前这一幕,夏洛被逗笑了。

    “你笑什么啊?!”林安民不快的问。

    “原来就这么简单,好吧,我答应你……”

    “不许反悔啊!”

    “但你有条件,我也有条件?”

    “好,你说说看……”

    “如果我说的不合理,以后就远离你的女儿,如果我的推理合情合理,那么也就是说,你以后就不反对我跟林警官在一起了,是吗?”

    一听这话,林安民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林安民无比火大的指着夏洛的鼻子质问道:“别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你是不是想泡……”

    周围还有不少鉴识人员,林安民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毕竟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说这种话,不是很好。

    “林队,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猜到了,难不成你会读心术啊?”夏洛笑着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

    “我说林大队长,刚才那些条件都是你自己说的,怎么,一转脸就不承认了?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会怕你?!大言不惭,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破获的案子比你吃的盐都多……”

    “呵呵,林大队平时吃那么多盐,最好要检查一下血脂啊?”

    “你你你……”

    明知是激将法,但林安民还是中招了。

    “好,我答应你!”林安民一拍大腿说。

    “希望林队可以信守承诺!”夏洛微微一笑道。

    “少废话,赶紧说吧!”林安民催促道。

    “首先这是一桩灭门案,死了四个人,老大爷,老太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坠楼的中年男子……”

    “哎呀呀,先生真是高论啊?”林安民笑着鼓掌讥嘲道,“哼,这些都是明摆着的,谁都能看见,用得着你说么?!”

    夏洛继续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坠楼的男人,他不是凶手……”

    林安民瞪大了眼睛,心说,这家伙怎么能知道?!

    整个灭门案,从表面看,的确是男主人宿醉,将全家杀害,然后跳楼自杀。

    但这只是表面看,林安民有三十年的办案经验,他自然也能看出来,凶手很有可能不是男主人,这个现场是伪造的。

    林安民有这个经验,但是面前这个黑车司机能有什么办案经验?!

    难道他是凭运气瞎蒙的么?!

    “哎,你先别嘚瑟,你要仔细说一说,瞎蒙的可不算你赢啊?!”林安民盯着夏洛问道。

    “那我就和你说说我的推理过程吧!”

    “哼,你也懂推理……”

    夏洛背着手大步走到门边,指着墙上的电灯开关说:“我进来的时候灯是关着的,死者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11点到次日凌晨之间,凶手杀人时便于击中目标,当时的灯肯定是开着的,然而,凶手走的时候却把灯关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坠楼的男子不大可能是凶手,因为他都想要跳楼自杀了,干嘛还能想起关灯呢?”

    “等下,死亡时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林安民听得倒也认真,下意识的问道。

    “判定死亡时间很简单,从尸僵、尸斑还有瞳孔的混浊程度都能看出来,”夏洛摸了摸自己的鼻头解释说,“呵呵,我以前也看过一些法医方面的书,所以有一定了解说得通吧?”

    林安民的太阳穴上流下了一滴冷汗!

    这家伙真是深藏不露啊!

    林安民咬着嘴唇,他怎么会忽视关灯这个细节呢?!

    “仅凭这一点,也不能断定凶手另有他人吧?!”林安民又问,“还有吗?”

    “凶手杀人所用的工具,应该是从这个家里找到的,他并没有自带凶器,据此可以推断,凶手走进这扇门的时候,极有可能并没有杀人预谋……”

    “……”林安民沉默不语。

    夏洛故意顿了顿才说:“根据以上的这些推理,或许很容易让破案人员觉得,凶手酒醉之后,将全家杀害,然后睡着了,等他醒来之后,发现全家人都倒在血泊之中,于是精神崩溃,跳楼自杀了,真的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