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三十三章 深夜的院落
    事实证明夏薇并没有说谎。

    等到她将煲好的粥端上餐桌,掀开盖子后,浓浓的香气和热气登时冒了出来,充斥满客厅的每一寸角落。

    走近餐桌的林向城和商艾婷看着那锅鲜香扑鼻,色泽诱人的瘦肉粥,舌头底下迅速涌出一片津液,喉咙不约而同咕噜吞咽了一下。

    “来,尝一尝我的手艺。”夏薇熟练地给每人勺了一碗,又摆好汤勺。

    林向城尝了一口,顿觉鲜美得舌根欲化,回味无穷。

    商艾婷同样眼睛一亮,赞叹道:“好吃,比我在高级餐厅里吃过的许多菜肴都要美味。”

    “谢谢夸奖,从初中开始我就帮家里做饭,不是我自夸,比别的我不敢说自己很厉害,唯独厨艺我很有自信。”夏薇得意地挑了挑眉,看着林向城脸上的惊讶之意,眉眼愈弯。

    鲜美的瘦肉粥大大缓解了商艾婷的烦躁和忐忑,放下碗勺后,她整个人显得轻松许多了。

    “可惜了,要不是你是林所长的助手,我就雇佣你来我家当厨师了。”商艾婷感慨道。

    夏薇瞄了林向城一眼,笑呵呵没有接话,手脚麻利地收拾起餐桌来。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十一点半,林向城拿起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盒子,指着旁边的客房朝夏薇说道:“治疗噩梦的时候,你待在那个房间里不要出来。”

    “诶?”夏薇不解地看着他。

    “治疗过程有些风险,除了我和持有者外,其他人都不能离太近。”

    夏薇虽然很好奇林向城要怎么治疗,但也知道轻重,闻言颔首道:“好吧,那我就在房间里玩手机,你们好了再叫我。”

    说罢走进客房,带上了房门。

    “我们去对面的房间。”林向城指了指客厅对面的客房。

    目前他还不知道破坏诅咒物的时候会不会将除了他和持有者外的第三者拉入梦境世界,但他不敢冒险,所以才让夏薇远离。

    考虑到之前在帮谢远亮解决噩梦的时候,相隔七八米在厨房煮水的谢婶没有受到波及,说明诅咒物就算有影响范围,也不会太大,隔着个客厅应该足够了。

    商艾婷没有迟疑,大大方方地走进客房里,在床上坐下,看着林向城关上房门,深吸了口气,低声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在床上躺好就行。”林向城一边随口说道,一边打开房间的窗户。

    一道黑影扑腾着翅膀从窗户飞掠了进来,轻巧无声地落在他的肩头。

    “这是......。”商艾婷诧异地打量着乌冬。

    “我养的宠物,叫乌冬。”林向城轻轻抚摸乌冬的脑袋,“给商小姐打个招呼。”

    乌鸦‘哑’地低低叫了一声,深邃幽黑的瞳孔直视商艾婷,宛若一汪不见底的深潭。

    “这乌鸦看上去挺特别的。”商艾婷有些惊奇地看了乌冬一眼,随后收回视线,在床上躺下,双手平放在腹部上,“这样就行了吗?”

    “可以了,放松就好。”

    盘腿坐在地板上,林向城取出耳钉放在铺好的毛巾上,然后拿出在房子里找到的铁锤,稍稍掂量了下。

    抬头看了目露紧张与好奇之色的商艾婷,林向城微微一笑,旋即挥动铁锤,对准耳钉用力砸了下去。

    当!

    一声闷响。

    空气微微一滞,下一瞬间一股无形的波动如飓风突兀扩散开来,顷刻间席卷遍整个房间。

    黑暗如潮水涌来,刹那间将林向城的意识拖入漩涡中。

    似曾相识的仿佛做梦一般的恍惚感占据满整个脑海,让人对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不知过了多久,林向城缓缓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果然自己已不在明亮整洁的客房中,而是正身处于一个寂静的院子里。

    明月高高悬挂在夜空中,洒落下来的月光给四周的一切染上了一层淡白的气息,院子面积不小,不过空空荡荡的,只在角落里堆积着一些盆栽,然而上面的植株也早已枯萎。

    林向城环目四顾打量了一圈,在他身后是一扇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破旧红木门,一间阴暗的内堂与大门隔着院子相对,里面摆着暗红色的桌子和高脚茶几。

    万籁俱寂,死一般的沉寂配上昏暗的光线,为这座院子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

    “真该说不愧是噩梦吗,每次都弄得像恐怖片一样。”

    低声嘟囔了一句,林向城来到红木大门前,伸手推了一推,不出意料果然触碰到一层无形透明的屏障。

    “看样子这次的梦境世界就是这间院落了。”林向城没有再白费功夫地尝试,带着乌冬穿过院子,小心戒备地踏入内堂。

    门口照进来的月光不足以提供足够的光线,内堂的一切看上去都显得模糊不清,林向城沉吟几秒,施展了一个舞光术。

    四颗宛若鬼火一般的幽蓝光球凭空浮现,悬浮在他的身边,并随着操控而朝四周缓慢移动,让光线逐一照亮那些黑暗的角落。

    锁喉怪是一种十分狡猾的怪物,喜欢躲在阴暗的角落偷袭猎物,而且这种生物还拥有不俗的攀爬、躲藏和潜行技能等级,普遍超过了5级,就算是林向城本身也有5级的聆听和侦察,在昏暗的环境下也不容易察觉它们的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贸然行动,利用可移动的光源慢慢搜寻是最好的办法。

    内堂大约有百平米左右,花了四五分钟,林向城小心而又细致搜遍了大半个内堂,开始操纵光源朝天花板移动,幽蓝的光线很快照亮构造复杂纵横交错的木质横梁。

    陡然间,一个光球突然泯灭。

    紧跟着林向城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刺耳的破空声。

    他想也不想,当即矮身往前一扑,劲风声擦着他的后背掠过,砸中坚硬的地板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顾不得缓气,林向城还没起身就伸手往后一指,早已准备好的强酸四溅立刻施放,一团拳头大小的球形酸液蓦然涌现,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出。

    一阵刺耳至极的尖叫声刹那间响了起来,撕裂静谧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