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八章 小心中暑
    夏薇的住处和向日葵事务所就隔着两条街,刚好是同个方向。

    这让林向城有些讶异,怎么以前他就没发现附近还住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下了公交车,两人一同步行回去。

    夏天的夜晚凉风习习,吹散从公交车上带下来的燥热,让人不禁心生惬意。

    夏薇属于很有活力的女生类型,身上还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亲和力,即便冷场也能随时展开新的话题,令人不由觉得和她聊天是件很轻松舒服的事,林向城恰好也不是个沉闷的性格,所以两人一路上倒是相谈甚欢。

    “总感觉你经历挺丰富的,不像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其实我曾经穿越去了异世界,在那边生活了三年。”林向城耸耸肩说道。

    夏薇只当他在开玩笑,调侃道:“那你穿越到那边后变成什么了,史莱姆还是骨王?”

    “就不能是人身吗?”

    “以前还行,现在可不流行这种设定。”夏薇笑嘻嘻说罢,指着前面道,“好了,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

    话到一半,她突然顿住,笑容也收敛了起来。

    林向城循着夏薇的目光望去,发现二十多米外一间房子门前的台阶上,正坐着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一边抽烟,一边旁若无人地说笑聊天。

    他们很快注意到林向城和夏薇,面上露出戏谑的笑容,扔下烟头,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

    “哟,看样子这几天还过得不错啊,都有心情和男朋友出去约会了。”剃着平头的男子吹了声口哨,吊儿郎当地倚在路边的栏杆上。

    夏薇杏眼微眯,抱着胳膊,很彪悍地吐出四个字:

    “关你屁事!”

    即便面对的是普通人避之不及的混混,她也没有半点畏惧。

    平头青年闻言脸色一沉,指着她骂道:“你他娘会不会说话?”

    夏薇却没有半点退缩:“好好说话,那要看对谁了,你们上次到我妈工作的地方捣乱,害她被解雇的事,我还没和你们算账呢!”

    “算什么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借了钱不还,还不准我们找她讨债?”

    “我说了这笔账找我拿,要是你们敢再骚扰我妈,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夏薇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身上的小包,取出一叠钱拍在平头青年手上,“这个月的还款,拿了赶紧走人!”

    一旁的林向城饶有兴致地看着,从双方的对话中不难猜出事情经过,只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讨债的平头青年虽然装出一副强硬的模样,但仍旧看得出来有些忌惮夏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拿到钱,平头青年神色明显一缓,清点了一遍后将钱收入口袋,转头瞧见林向城一副看好戏的神态,嘴角抽了抽,冷哼一声道:“喂,小子,你既然是这小妞的男朋友,就男人一回,干脆点帮她还了债。”

    夏薇立刻横踏一步挡在林向城身前,“他不是我男朋友,你们别牵连无关的人!”

    平头青年撇撇嘴,明显不信,不屑地看了林向城一眼,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躲在女人后面的孬种。”

    林向城眉头一挑,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轻轻拍了拍夏薇的肩膀,示意她让开。

    “诶,别理他们,这种人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夏薇担心林向城冲动,连忙抓住他的手臂。

    平头青年则是冷笑一声,挺起胸膛道:“怎么,想动手吗?”

    身后两个小弟应声踏前一步,满脸不善地望着林向城。

    “动手?”林向城轻轻摇头,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平头青年,“最近天气炎热,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小心中暑。”

    两个小弟顿时嗤笑出声,其中一个毫不客气张口就骂:“你他妈搞笑呢?现在可是大晚上.....呃,强哥,强哥,你怎么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前面的平头青年突然直挺挺向后仰倒,惊慌之下,他连忙伸手去扶,猝不及防之下却连自己也一起被砸倒在地。

    另一个混混吓了一跳,扭头勃然大怒地看向林向城,“你对强哥做了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林向城双手一摊,“天热,小心中暑。”

    混混张了张口,眼角余光瞥见强哥双目紧闭,俨然昏迷了过去的模样,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见鬼了,难道真的中暑了?

    顾不上再理会其他,两个混混连忙搀扶起平头青年离开,惊慌失措地赶往最近的诊所。

    等到人走光,过了好一会,夏薇才回过神,瞪大眼睛望着林向城,满眼都是惊讶。

    “这、这也是魔术?”

    “算是吧。”林向城内心补充了一句,晕眩术这种零环‘戏法’,某种意义上说是魔术也没错。

    夏薇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缓缓收回目光,低声嘟囔了几句,隐约可以听清‘真有这么厉害的魔术’几个字。

    林向城装作没有听见,扯开话题道:“你打工就是为了还债?”

    “没错。”夏薇坦然点头,倒是看不出有尴尬不好意思的地方。

    “你都这么缺钱了,之前还帮我垫付医药费?”

    “不一样,那是救命钱。”夏薇皱了皱鼻子,“再说了,我可不是白白做好事,早就想好之后找你报销医药费,最后还赚了一顿饭,算下来也不亏了。”

    林向城哑然失笑:“你倒是实诚。”

    顿了顿,他又问道,“需要帮忙吗?一顿饭可报答不了你的救命之恩。”

    “用不着,我自己能解决。”夏薇毫不犹豫地拒绝,紧跟着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瞥了林向城一眼,“如果你还是过意不去的话,那就把刚才那两个魔术教给我吧。”

    “我考虑看看。”林向城笑道。

    “小气鬼。”夏薇哼了一声,小步跑向自己家门口,回头挥了挥手,“谢谢你的晚餐,我走咯,拜拜。”

    林向城挥挥手,看着夏薇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才转身离开。

    回到事务所已经八点多了,那条流浪狗照旧趴在楼梯口旁边,懒洋洋地没有动弹。

    林向城绕过它,随手拿出手机,登录邮箱看了一眼,发现还是没有工作委托后,便径直上了二楼,洗了个澡后继续解析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