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十一章 迷妹灰喜鹊
    通常情况下,正常动物转化为魔宠后,获得的能力并不完全固定,其属性、技能、专长和威能会受到本身种类的影响。

    比如猎鹰魔宠,一般会获得【追踪】技能和【闪电反射】专长,猫魔宠则一般会获得【躲藏】技能和【迅跑者】专长,如果是蛇或者蟾蜍,说不定还能获得毒属性相关的威能。

    转化魔宠的过程实际上有点像手游的抽卡,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自己抽到的是SSR还是NR,而且魔宠可没有保底之说,最后转化得到的魔宠能力只比普通动物好一些的例子不是没有,虽然概率极低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对魔宠不满,想要解除契约的话,需要间隔至少一年才能契约新的魔宠。

    “还好我的运气不错。”林向城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无论怎么看,他都是抽到了‘SSR’,乌冬的能力数据甚至比他当初在佩兰大陆时费尽心思得到的魔宠还要出色得多。

    但与此同时,他的心情也略微有些复杂。

    乌冬的等级不如他,总属性相差不多,但技能、专长和威能却将他远远甩在后头,单论战斗力的话,他可能还不如乌冬。

    自身战斗力比魔宠还弱,无疑是件令人十分忧伤的事。

    “看来锻炼技能和专长的事得早点提上日程才行。”林向城喃喃自语道。

    职业等级只是实力的一部分,战斗搏杀拼的还是综合实力,不单单包括职业等级,还有属性附加的力量,技能、专长和威能带来的能力等等。

    其中威能只能通过提升职业等级来获得,但技能和专长除了升级获得外,还可以通过锻炼来获取和提升。

    前提是有充足的时间和恰当的锻炼方法、

    回过神来,林向城转头看向肩膀上的乌冬。

    “说起来,乌鸦好像是杂食性动物。”

    起身来到厨房,林向城打开冰箱翻找出一小块没有腌制过的牛排,放在铝制的汤碗里带到阳台上

    吧嗒!

    刚把汤碗放下,乌冬就飞落到阳台地板上,低头安静地进食起来。

    它的进食动作十分优雅,偶尔抬头45度角仰望远方天空,莫名有种忧郁的气质。

    林向城顺着它的目光望去,外面天色暗沉沉的,风景一如既往,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偶尔有飞鸟掠过。

    正当他暗自疑惑时,刚才飞过的鸟儿突然返了回来,落在阳台护栏边缘,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进食的乌冬。

    一头灰喜鹊。

    它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乌冬看了好一会,随后出乎意料地从护栏的缝隙里钻了进来,对旁边的林向城视若无睹,扑腾着落在乌冬身旁,一步步靠近,试探性地蹭了蹭后者的翅膀。

    见乌冬没有拒绝,它发出轻快的鸣叫声,干脆地靠在了乌冬身上。

    乌冬没有搭理,继续优雅地进食,任由灰喜鹊亲昵地偎依在身侧。

    望着这一幕,林向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靠,8点魅力这么有吸引力吗?”

    然而事实不言而明,8点魅力放在人类中属于中等偏下的级别,但放在鸟类中,已然高得出奇,看灰喜鹊那副迷妹模样就知道了。

    不想留在阳台吃狗粮,林向城翻了翻白眼,转身回到客厅中。

    翻开贤者之书,他继续解析法术。

    随着智力属性增长到17点,解析零环法术的速度进一步提升,约莫一个小时后,闪光术的法术模型就被抄录在了贤者之书上。

    “解析法术成功。”

    “你的法师技艺获得提升,获得3点职业经验。”

    “只剩下3点了吗。”林向城皱了皱眉。

    零环法术一共十八个,截止到目前为止,他总共解析了十一个,剩下的七个就算全部解析了,最多也就提供21点经验,距离升到3级需要的100点还差了老大一截。

    “要升到3级才能学习一环法术,在此之前,只能通过其他方法来获取经验了。”林向城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

    除了解析法术外,法师获取经验的方式还有调制药水、制造魔法道具和抄录卷轴。

    “调制药水的材料在这个世界根本找不到,也没那个时间去研究替代材料,这个可以排除,制造魔法道具至少要等掌握一环法术后才能办到,也可以排除,剩下的就只有抄录卷轴了。”

    抄录卷轴仅仅需要掌握法术这一条件,工具更是简单,纸张、墨水和羽毛笔而已。

    “墨水和羽毛笔已经有了,纸张用普通的A4纸就可以,明天去文具店采购一些,估计要费不少纸。”

    “可惜了,要是可以杀怪就好了。”

    林向城想起了噩梦一事,目光闪烁片刻,抬头看了眼时钟,很快下定决心。

    取出手机,他立刻拨通了谢远亮的电话。

    “谢叔,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好,等一会我过去找你。”

    挂掉电话,林向城起身来到阳台,打开玻璃门。

    那头不请自来的灰喜鹊仍旧亲密地偎依在乌冬身边,后者已经吃完牛排,安静地仰望着外面的夜空,时不时低头蹭蹭灰喜鹊的脑袋,回应它的亲近。

    每一次低头,灰喜鹊都会发出愉悦的鸣叫声。

    如果有特效的话,这会它身周估计已经充斥着无数粉色的桃心。

    “......”

    林向城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一对鸟类身上感受到恋爱的酸臭味。

    无语凝噎片刻,他出声打断它们的美好时光。

    “走了,乌冬。”

    乌冬回头看了林向城一眼,扇动翅膀飞到他的肩上,同时朝灰喜鹊嘶叫了一声。

    灰喜鹊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乌冬,你的主人我还单着,可以的话别老这么刺激我。”林向城轻轻拍了拍乌冬的脑袋。

    乌冬歪着头盯着他,透过情感连接的联系传递来了困惑的情绪。

    即便是再聪明的魔宠,也无法完全理解人类的行为和语言,因为它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与人类不同。

    林向城没有解释,锁好房门离开了屋子,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径直朝着远亮面馆赶去。

    乌冬则是扇动翅膀如利箭般直冲向天空,盘旋几圈后,很快融入到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