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十四章 裂心魔的蛹
    除了纯学院派,但凡法师都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有过与敌人近战的经历,尽管这是个站在后方输出的职业。

    这几乎成了一种定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天生喜欢暴力风格的法师,这类人通常喜欢兼职物理战斗系的职业,然后学习石拳术、蛮力术、石肤术等一系列强化自身的法术,当敌人以为自己遇到了一名身体孱弱的法师时,后者往往会掏出一把重武器,或者干脆就用一对肉拳,来告诉对手什么叫猛男。

    接连挨了四发法术,裂心魔幼体俨然受创不轻,躯体哆嗦不停,四只宛若蜘蛛腿一样弯曲的足肢更是轻轻颤抖,几乎站立不稳,活像是被魅魔吸了大量精气,一时间无法继续攻势。

    另一边,乌冬与裂心魔幼体的战斗也濒临尾声,后者的双眼部位已经变成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在失去视力的情况下,裂心魔幼体更加不是灵活迅捷的乌冬的对手,没过多久,连头顶的两根触角也被乌冬硬生生啄断。

    似乎察觉到死亡的降临,裂心魔幼体攻击的动作愈发狂乱,锋锐的前爪在身周疯狂挥舞,试图阻挡乌冬的进攻。

    面对敌人的垂死挣扎,在天花板顶端盘旋的乌冬只是微微一顿,便猛地俯冲直下。

    裂心魔幼体立刻捕捉到它的位置,利爪裂空袭出,正正击中乌冬,却如同抓中流水般穿透而过,挥了个空。

    下一瞬间,乌冬的钩爪已狠狠抓中裂心魔幼体的右眼,深深没入眼眶之中。

    裂心魔幼体的身体顿时触电般剧烈颤抖了一瞬,旋即缓缓瘫软倒下,一动不动很快没了生息。

    嗤!

    拔出钩爪,带起几点夹杂着血丝的脓液,乌冬扑腾着飞向林向城,加入另一场战斗中。

    主仆联手很快解决了第二头裂心魔幼体。

    “成功击杀裂心魔幼体X2,获得250点杀戮经验。”

    林向城长长舒了口气,脸上满是难以掩饰的喜色。

    果然还是猎杀怪物的经验值来得多,一头2级的裂心魔幼体就有125点杀戮经验,两头250点杀戮经验足够他升到3级绰绰有余了。

    不过想了想,林向城还是放弃了立刻升级的念头。

    在5级之前,他完全可以利用职业经验来提升等级,等到等级高了,很难再获得职业经验后,再来消耗杀戮经验。

    现阶段要获得杀戮经验并不容易,这种宝贵的资源用一点少一点,必须得好好计划使用才行,林向城可没忘记,开启兼职职业的条件就是500点杀戮经验。

    战斗记录继续往上翻,林向城还找到了额外的记录。

    “经过一场艰苦的战斗,你成功掌握了与【聆听】相关的技巧。”

    “聆听+1”

    “经过一场艰苦的战斗,你成功掌握了与【侦察】相关的技巧。”

    “侦察+1”

    林向城眼睛一亮,唤出贤者之书翻开书页一看,技能一栏果然多了聆听与侦察两个技能,都是1级。

    聆听的效果是提升听力,侦察的效果则是察觉躲藏的生物,或者识破生物的外形伪装,两个技能都对预防偷袭有着不小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技能可以通过针对性学习、日常行动或者战斗来开启与提升,其中战斗的提升效果最为显著。

    一场战斗下来,同时开启了两个新技能,算得上是不小的收获了。

    总体来说,这场战斗算是有惊无险,主要还是多亏了乌冬,不然的话单凭林向城自己,恐怕解决一头裂心魔幼体都有些困难。

    笑眯眯地摸了摸乌冬的脑袋,林向城随后查看了下自己的法术位。

    先前在客厅侦测水沫子的时候已经消耗了一个法术位,剩下的四个也都在战斗中用光,现在的他可以说和普通人基本没什么差别。

    不过来找谢远亮之前林向城就考虑到了这一点,特意挑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间点,这会估计已经快到零点了。

    果不其然,约莫两分钟后,林向城心中忽的一动,再查看书页时,五个零环法术位果然已经重置。

    以防万一,他紧接着还消耗了8技能点将聆听和侦察全部提升到5级。

    裂心魔幼体的躲藏和潜行通常不会超过5级,有5级的聆听和侦察在,就不用再担心被它们接近到近处偷袭。

    做好一切准备后,林向城继续往前走,朝着第二头裂心魔幼体来的方向前进。

    “不知道这医院里到底潜伏着多少头裂心魔幼体。”

    一个个房间探索过去,出乎意料,林向城接下来再没遇到怪物,一路顺畅地抵达走廊尽头最后一个房间。

    推门而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米高的巨大的蛹。

    裂心魔的蛹。

    裂心魔幼体在摄取足够的能量后,便会结茧将自己包裹成蛹,开始往更高力量层次进化,这个过程通常会持续40天左右,一旦孵化完成,裂心魔幼体就会转化成裂心魔武者或裂心魔术士。

    望着眼前这颗表面覆满暗红凝固树脂的茧蛹,林向城不由暗暗庆幸。

    幸好蛹还没孵化成功,否则他要面对的可就不是裂心魔幼体,而是8级的裂心魔武者,乃至12级的裂心魔术士,以他现在的实力,下场不言而喻。

    回过神来,林向城立刻施展强酸四溅腐蚀掉茧蛹表面的凝固树脂,旋即抬起旁边一只椅子,狠狠砸了下去。

    嘭!嘭!

    沉闷的撞击声传出房间,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上。

    砸了十数下后,茧蛹终于裂开,粘稠的液体从豁口汨汨流淌而下,顺着地板蔓延出去,透过豁口,隐约可以见到里面有个皮肤布满折皱,环抱双膝佝偻着身体的丑陋生物。

    随着粘稠液体流出,蛹里的丑陋生物抽搐了几下,随后一动不动沉寂了下去。

    见状,林向城暗暗松了口气。

    茧蛹附近没有裂心魔幼体守护,说明死掉的那两头裂心魔幼体应该就是全部的怪物了,医院内的威胁已经完全清除。

    正这样想着,林向城眼前蓦地一黑,熟悉的恍惚感再度涌来,如潮水般淹没了他的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睁开眼睛,第一时间环目四顾。

    果然,冰冷阴森的医院病房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温暖明亮的客厅。

    沙发上,谢远亮平躺着,胸口有规律地缓缓起伏着,神色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