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二十一章 多了个儿子
    一声爸爸直接将林向城和夏薇震在了原地。

    愣了足足好几秒,林向城才回过神来,愕然道:“不是吧,你堂堂龙王有点骨气好不好?好歹要点体面行不行?”

    周军立刻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讨好地说道:“是,是,爸爸教训的是,儿子一定听话,只求爸爸饶儿子一命!”

    “别,你年纪比我还大,我可当不起你一声爸爸。”林向城嘴角抽了抽。

    周军立刻道:“有才不在年高,爸爸神机妙算,身手不凡,令人心悦诚服,儿子这声爸爸叫得心甘情愿!”

    得,瞧把这孩子吓的,一下子从满嘴脏话的混混老大变得出口成章,一句话里四个成语,还夹了句似是而非的俗语,前半辈子的知识估计都掏出来了。

    面对这么个出乎意料的活宝,林向城和夏薇一时间也不禁面面相觑。

    好一会,林向城才无奈道:“你别乱叫了,我可不想凭空多出个儿子来,上大学那会我就有七个儿子了。”

    “那、那我叫您什么好?”周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

    “叫大哥。”林向城板着脸道。

    “是,大哥!”周军毫不犹豫地说道,“以后我一定唯大哥马首是瞻,谁敢惹我大哥,谁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打住!”

    林向城连忙制止周军,免得话题越扯越远。

    “别说无谓的废话,余建现在在哪里?”

    “就在我们住的地方。”

    林向城眉头一挑:“你们把他关了起来?”

    周军讪讪道:“那小子欠了我的钱,还不起,所以我把他暂时关了起来,然后在出租房这里蹲......等她女朋友过来,听说赵萍萍家里挺有钱的,说不定可以帮余建还上债。”

    听周军的意思,他们在这里蹲点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亏得赵萍萍运气不错,没有撞上这些混子。

    林向城想了想道:“带我过去找他。”。

    无论如何,他都得亲眼确认一下余建的情况,之后就不关他事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可没兴趣掺和进这事里头,更没打算逼迫周军放走余建,反正只要确定余建的下落并告知赵萍萍,委托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周军自然没胆子拒绝林向城,忙不迭答应下来。

    见他这么上道,林向城也没再为难他,随手解开绳索。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周军揉着酸疼发红的手掌,呲牙挤出讨好的笑容,随后看向旁边的夏薇。

    见周军望来,张口欲言,夏薇生怕从他口里再迸出一句妈妈,赶紧指着林向城说道:“这是我老板,我是他的助手。”

    周军一愣,看了看林向城,后者眼睛一瞪:“叫薇哥!”

    “是,薇哥!”

    “喂!”夏薇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林向城。

    林向城佯装无视,摆摆手让周军去叫醒两个小弟。

    两人全然没想到自己昏迷一趟醒来,头上就多了两个老大的老大,不由一脸迷糊,直到被周军抽了几记后脑勺才醒悟过来,连忙恭敬地叫人。

    夏薇凑近林向城身边,小声道:“这要是被学校里那些不良学生看到了,不得跌破眼镜。”

    “那不是正好吗,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嘁,本来也没人敢欺负我。”夏薇亮了亮拳头。

    从刚才的打斗来看,她的身手的确不完全是花拳绣腿,至少对付普通的不良学生绰绰有余了。

    没有耽搁,林向城和夏薇随后跟着周军三人离开巷子,辗转来到一栋老旧的洗浴中心前。

    门口蹲着两个抽烟的纹身青年,瞧见周军,连忙起身迎了上来。

    周军摆摆手,让他们走人,然后带着林向城等人绕了一个圈,从后门进去,登上阴暗狭窄的楼梯。

    夏薇微微蹙眉,神色间隐隐还有些紧张和戒备,林向城则是一如既往的面色平静,似乎丝毫不担心周军会打坏主意。

    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担心。

    像周军这种在学校附近结伙厮混的团体,连帮派的边都摸不上,远远比不上真正的大型帮派组织来的有威胁,比如在民间颇有声望的极星,以及盘踞了大半个南区作为地盘,恶名昭彰的安海帮。

    至少,后者有枪支。

    在学会‘法师护甲’、‘护盾术’和‘防护箭矢’等防御法术之前,枪械对林向城而言仍然是无法忽视的巨大威胁。

    不过换成一群手持钢管的混混,对付起来就要轻松简单得多了。

    一行人转眼上到三楼,迎面是充斥着暧昧昏暗光线的走廊,两侧不少房间紧闭着,隔音效果差劲的房门后传来令人血脉贲张的声音。

    林向城侧首瞥了眼夏薇,女孩脸蛋微红,唇角紧紧抿成一线,尴尬不自然的神态颇为可爱。

    注意到林向城揶揄的视线,夏薇红着脸瞪了他一眼。

    穿过走廊,周军在尽头右手边一个房间门前停了下来,朝林向城点头哈腰地说道:“大哥,余建就在里面。”

    林向城点头,道:“开门吧。”

    不料周军却露出迟疑神色,犹豫了一会,低声道:“大哥,等会你见到余建的话可别惊讶,他最近的状况有些不对劲。”

    “怎么?”林向城扬了扬眉。

    周军咽了咽唾沫,探头看了一圈,见走廊上没人后,才压低声音道:“他、他神智有些不清醒,整天胡言乱语,像个疯子一样,我、我......”

    神色阴晴不定几秒后,周军咬牙继续道,“我还在他的胳膊上发现了许多注射针孔。”

    见林向城目光一变,他慌忙摆手,“我发誓,这绝对不关我事,在我找到他之前,那些针孔就已经有了,我也是后来才无意中发现!”

    “你的意思是......余建沾上了那些东西?”林向城目光闪了闪。

    一旁的夏薇面色顿时一凛,目光冷了下来。

    在南区生活的人,都知道沾染那些东西的下场。

    “我也不太清楚。”周军苦着脸,他就一个大混混,平日里收收保护费,哪有胆子沾那种东西,“他瘾头上来后就一直喊着要药,看症状的确有些像是注射了那些东西,不过他发作起来后力气变得很大,双眼也血红血红的,十分狂躁。”

    林向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这发作征兆好像和听说的不太一样。

    嘭!

    正说着,门后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声,房门剧烈晃动了下,两侧门框甚至被震落点点粉末。

    紧接着,一个夹杂着粗浊沉重喘息的沙哑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药......给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