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二十二章 我可能出现了幻觉
    众人被突然迸响的撞门声吓了一跳。

    周军脑袋一缩,咽了口唾沫,说道:“大哥你看,就是这样,一开始我们找到余建的时候,他还好好的,不过关上几天后就变了个模样,越到后面越狂躁,发起狂来就撞门,为了不影响这里的生意,我才把他转移到最里面的房间。”

    “他怎么会沾上这些东西的?”夏薇忍不住插嘴问道。

    “谁知道呢,兴许是从哪个渠道拿到的货。”

    周军看了看林向城和夏薇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余建以前其实也是混道上的,只是后来不知怎的认识了赵萍萍这个富家女友,于是就不再混了,随便找了份工作,工资少,但靠着赵萍萍的资助过得很滋润,一个月前他找我借钱的时候我还很奇怪,现在想来,很可能是用去买货的,那东西可是个无底洞,沾上就很难再出来了。”

    “那他怎么不找赵萍萍借钱?”林向城淡淡问道。

    周军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咧嘴道:“怎么没借,余建完全把赵萍萍当成了提款机,也就那个傻女孩自己看不明白,多半是榨不出钱了,这才找我们借,说实话,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们也不想牵连到赵萍萍。”

    放高利贷的哪会这么好心,林向城只当周军最后一句话是在放屁,不过前面的话可信度倒是很高,从时间点上来看,那时候赵萍萍的父母很可能已经发现女儿与余建的交往,所以断了赵萍萍的零花钱,才导致余建为了买药不得不打起高利贷的注意。

    另一边,夏薇已然气得银牙紧咬。

    “那家伙果然是个骗子,渣男,哼,这些混混就没有一个好人!”

    周军和两个小弟面上露出一抹尴尬,不敢说话。

    林向城若有所思地看了夏薇一眼。

    说话间,房门再次被撞得哐当作响,里面传来鬼叫般的呻吟。

    “都这种鬼样子了,你还不赶紧把他送医院?”林向城皱了皱眉。

    闻言,周军脸上顿时露出几分讪然。

    “这、这不是钱还没要回来吗,要是把这小子送到医院,起码一年半载我都不用想讨债了。”

    “要是余建死在这里,你不但钱要不回来,怕是还得惹一身骚。”林向城斜睨了周军一眼说道。

    “怎、怎么会,大哥,我只是软禁他而已,其他没做什么,一日三餐可都好好伺候着,不信您看。”

    周军指了指一个提着一塑料袋盒饭,正满脸疑惑地朝这边走来的小伙子,旋即讨好地向林向城说道,“不过大哥说的是,人命关天,等余建吃完饭,我立马就送他去医院!”

    说到这里,他转头朝那个送饭的小伙子喝道:“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开门!”

    “哦,哦,是,老大!”那人醒过神来,连忙掏出钥匙开门。

    咔嚓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一个瘦削的青年从里面摔了出来,扑通跌倒在走廊地板上。

    一股腥臭刺鼻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

    林向城定睛看去,眉头不禁一皱。

    摔在地上的青年脸色苍白,双眼呆滞布满血丝,浑身衣服破破烂烂不说,脖颈、手臂和其他露在外头的皮肤更是遍布指甲抠挠出的口子,一条条鲜血淋漓。

    “药......药......”

    对在场的人视而不见,余建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就要往楼梯口冲去。

    林向城眼明手快,闪电探手抓住余建的肩膀,想要拦住他,不料手掌间传递来的力道大得惊人,竟然将他带了个踉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扑去,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失手,林向城便没能拦住余建,后者发了疯似的撞开周军几人,死命冲前,夏薇恰好挡在走廊中间,瞧见余建神色狰狞地扑来,眸光闪了闪,银牙一咬,抬脚踹出。

    穿着运动鞋的蜜润小腿结结实实命中余建的腹部,余建踉跄后退几步,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冲来,双手疯魔般胡乱挥舞。

    来不及闪躲,夏薇匆忙横起双臂挡在身前。

    嘭!

    其中一只胳膊恰好砸中夏薇招架的双臂,女孩惊呼一声,被打得双臂压身,当即失去平衡向后倒下。

    “这家伙力气好大!”

    余建明显已经失去理智,犹自毫不停歇地抬脚朝着倒地的夏薇踩去,从刚才几次交手中展露出的怪力来看,这一脚要是踹实了,最少也是断根肋骨的下场。

    好在这时林向城已经重新立稳身体,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脚狠狠踹中余建的后背,嘭的一声直接将他踢飞,撞中墙壁。

    “离远一点,到后面去。”伸手扶起夏薇,林向城语调极快地沉声说道。

    夏薇知道自己不是发狂的余建的对手,闻言也不矫情,说了句‘小心点’,便干脆利落地往后面退去。

    走廊中间很快空出来,只剩下林向城和余建两人。

    周军和几个小弟早已吓得脸色发白,缩在角落不敢上前,走廊两侧原本还有房客听到声音,好奇地开门探头观望,发现是有人在打架后,果断缩回头关上门,咔嚓上锁。

    “药......药......”

    挨了林向城势大力沉的一记踢击,余建仍旧像个没事人一样,晃了晃脑袋,便双目通红地凶悍扑来。

    “药......药......”

    “药你大爷,我还切克闹呢!”

    林向城大踏步迎了上去,在即将撞上时突然旋风般一闪,避开余建手掌的同时转移到他的身侧,一记勾拳正正击中他的侧腹。

    从刚才短暂的交手中,林向城已经清楚仅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制服发狂的余建,所以这一拳击出的同时,早已准备好的疲乏之触也同时施放而出。

    拳头表面传来命中肌肉的触感,然而令林向城吃惊的是,余建只是身体晃了一晃,便侧身挥动胳膊向他抽来。

    “疲乏之触没生效?”

    林向城目光难掩吃惊,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余建的动作比原先迟钝了许多,力气也降低了一截,疲乏之触并非毫无效果。

    即便如此,他心中也十分惊诧了。

    普通人可不比裂心魔幼体那种怪物,能够硬抗零环法术,寻常人中了疲乏之触,恐怕早就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了,哪可能还站得起来,更不用说像余建这样活蹦乱跳。

    “这家伙是磕了狂暴药剂吗?”林向城不禁对先前的猜测感到动摇,那种东西可没有强化体质的效果。

    正当他准备再施放一次疲乏之触的时候,余建突然怪叫一声,转身往楼梯口扑去,却因为失去理智无法完全控制身体,整个人一脚踏空滚了下去。

    “你没事吧?”

    夏薇快步从后面走了上来,望着林向城,眼中透出关心之意。

    “没事。”林向城摇摇头,快步走向楼梯口,“我们跟过去看看。”

    夏薇依言跟在林向城身后下楼,缩在角落里的周军犹豫了下,也咬牙跟了上去。

    楼梯台阶上洒落着点点血迹,一路蔓延向下,径直延伸到一楼后门,等林向城一行人冲出后门的时候,余建已不见人影。

    “在那里!”夏薇指着百米外的路口。

    林向城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恰好看到余建飞身跳过栏杆,跑到车流不息的马路中央。

    一辆汽车正好经过,司机完全没想到会有人翻越栏杆,等注意到时已来不及。

    吱嘎!

    伴随着一阵汽车轮胎与地面急剧摩擦的刺耳声音,一道人影高高飞起,在半空中720度螺旋大转圈,落地后还擦着地面滑出四五米,留下一道刺眼的鲜红轨迹。

    “你、你没事吧?”

    脸色苍白的司机从车内下来,瞧见躺在血泊中鲜血淋漓的余建,额头上顷刻间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嘴唇发白,整个人害怕的哆嗦起来。

    “救护车......得赶紧叫救护车才行!”

    片刻后,他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拿出手机,手指颤抖地拨打了120的电话。

    铃声过后,手机另一端很快传来悦耳温柔的女声:“您好,我这里是120,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我、我开车不小心撞到了人,对方现在伤得很重,流了很多血,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事......”

    司机瞪大眼睛望着从血泊中艰难站起的余建,后者缓缓挪着出现了明显扭曲的四肢,一寸一寸往前走,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还小跑了起来。

    “先生,先生,您听得到我说话吗?请问事发地点在哪里?”

    司机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神色呆滞地说道:

    “不、不好意思,我可能出现了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