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二十四章 特安课
    “是赵萍萍吗?”

    看着林向城收起手机,夏薇低声问道,看神情她多半也听到了赵萍萍的哭声。

    “嗯。”林向城点了点头。

    默然数秒,夏薇低声道:“长痛不如短痛,这对赵萍萍来说说不定是好事,继续和那种人在一起,她以后肯定会受到更多伤害。”

    “或许吧。”林向城没有多说什么,温声道:“时候晚了,我送你回去。”

    夏薇轻轻颔首,两人在路口拦了出租车,打车直接回家。

    等到了家门口,夏薇的情绪已经大致平复,林向城看了她一眼,微微笑道:“把账号给我,这次的委托工作你表现得很不错,你可以期待下报酬。”

    听到报酬两字,夏薇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说道:“那我可就期待着了。”

    给了账号,又交换了联系方式,两人随后挥手告别。

    看着夏薇进入家里,林向城这才转身朝事务所走去。

    乌冬扑腾着翅膀从空中落下,停在他的肩头,蹭了蹭他的脑袋,低低鸣叫一声,深邃的瞳孔映照出路边角落的黑暗。

    ......

    咔嚓!

    警署办公大厅的大门应声推开,两个身着黑色西装与白色衬衫的青年男女走了进来。

    靠近大门的办公桌上,一个年轻警员抬起头,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高大青年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证件,亮给警员看了一眼,上面清晰写着‘天新市特安课督察顾仁泽’一行黑底金边大字。

    年轻警员愣了愣,旋即像是踩到尾巴似的从椅子上跳起,忙不迭敬了个礼。

    “顾、顾督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顾仁泽收起证件,神情温和地朝年轻警员笑道:“我有事要见一见你们的署长,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

    “是,顾督察,请稍等一下,我这就去转告署长。”年轻警员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没过两分钟,一个大约四十多岁,身体微微发福,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就快步走了过来,面带热情笑容地和顾仁泽握了握手。

    “让顾督察久等了。”他说着看向顾仁泽身边的女孩,“这位是?”

    “焦玉,我的下属。”顾仁泽介绍道。

    署长朝焦玉笑着点点头,随后看向顾仁泽,顿了顿问道:“不知道顾督察来南区警署是有什么要务?”

    “南区今天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者叫余建,我们想查看案件相关的所有档案资料。”

    这话一出,署长不禁微微一怔,眼中闪过疑惑之色。

    特安课全名特殊安全课,在天新市警务系统内的地位比较特殊,受D.M.A直辖管理,专门负责普通警署无法处理的棘手案件,经手的案件无一不是危害极其严重,他们的人怎么会突然关心起一件寻常的交通事故呢?

    等等,或许也不算寻常......

    署长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报告上的描述,原本他还觉得太过离奇,兴许是当事人受到惊吓后的胡言乱语,可现在看来却未必了。

    能得到特安课关注,说明案件本身并不简单。

    诸多念头一晃而过,署长面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点头答应了下来。

    特安课督察,论行政级别比他这个南区署长都要高了,只是调个档案,他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当然也不想阻止。

    不多时,案件相关的档案资料就到了顾仁泽手上,署长甚至还贴心地替两人准备了一间安静的办公室,与此同时出警的几个警员也被叫到办公室外头,随时等候质询。

    署长一离开,顾仁泽就恢复了沉稳凝肃的表情,立刻坐到办公室后翻阅起资料来,跟在他身边的焦玉也拿到一份资料,低头静静浏览。

    静谧的办公室一时间只剩沙沙的翻页声在回荡着。

    片刻后,顾仁泽就翻阅完了不多的档案资料,抬手揉了揉眉心,眼角余光瞥见同伴盯着档案文件夹上照片,一副脸色苍白的模样,不由面现无奈。

    “我说小玉,只是看张照片而已,至于吓成这副模样吗,要是看到真正的尸体你还不得晕过去?”

    “我、我会习惯的,顾督察。”焦玉嚅嗫道。

    顾仁泽暗暗摇头,没有再多说,而是将目光放回到资料上来,从文件中拿起尸检报告扬了扬,沉声道:“根据尸检的结果,余建和之前那三起案件的受害者一样,都是注射了某种药物,这种药物和以往各个警署缴获的流通货品不同,具备更强的成瘾性,此外还会使人变得亢奋狂躁,耐力和力气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对人体的危害性更甚,目前发现的受害者无一例外都已死亡,而且死状极其凄惨。”

    似乎因为顾仁泽的话联想到了什么,焦玉脸色越发苍白,两边肩膀都缩塌了下去,冷汗顺着脸颊缓缓滴落。

    “之前那三起案件虽然都发生在北区,但受害者均来自南区,且药品源头也指向了南区,再加上余建这起案件,我有很大把握幕后主谋就藏身在南区,至少活动区域是南区,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们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南区行动。”

    吧嗒!

    冷汗从焦玉光滑的下巴滑落,滴在文件纸页上,缓缓晕染开来。

    顾仁泽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从小就生活在南区,用得着这么害怕吗?”

    “是、是这样没错,可南区很、很乱,到处都是吓人的混混......”

    “你一个特安课警员,竟然还怕混混?”顾仁泽差点噎了口气,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摆手道,“不管怎样,这种药物危害性极高,要是大规模流通开来,必然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危害,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揪出幕后主谋,现在先从余建调查起,查查看他最近都接触过什么人,是如何得到那种药物的。”

    焦玉苦着脸点了点头,整个人不自觉地缩着肩膀陷在宽大的皮椅中,活像是头弱小可怜而又无助的小动物。

    看着这一幕,顾仁泽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所以说带新人就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