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噩梦清道夫 > 第二十八章 说谎可不是好事
    “怎么了。”

    听到痛呼声,谢远亮和谢婶匆忙从后厨冲了出来,顾不上和林向城打招呼,快步走向倒地的顾客。

    “哎哟......我的肚子......好痛......痛死人了......你们这是什么面?有问题!”

    面馆店面不大,大堂面积也就那么点,这个二十多岁,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在地板上滚来滚去,捂着肚子惨嚎不停,一下子把周围的顾客吓坏了。

    谢远亮吓了一跳,连忙叫刘传荣去端杯热水来,随后蹲下身查看男子的情况。

    “好痛......痛死我了......快送我去医院......”T恤男子浑身发抖,看上去就像得了急症。

    “你、你坚持一下,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谢远亮急忙掏出手机。

    围观的一个年轻男子站了出来,皱眉道:“老板,你们这里的面也太不干净了吧,居然把人的肚子都吃坏了,是不是用了劣质食材,太黑了!”

    这种话对任何餐馆来说都是十分严重的指控,谢远亮闻言面色一沉,连手头打电话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夏薇上前几步,皱眉道:“喂,说话要摸着良心,我们的面每天可都是卖光了的,面条和汤底也都是早上现做的,不可能是坏的!”。

    “不是面馆的问题还能是什么,难不成他吃空气吃坏肚子的?”另一个寸头青年帮腔道。

    “那就不一定了,吃碗面而已,痛得满地打滚,这也太假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肚子被人踢了一脚。”夏薇狐疑的盯着地上的T恤男子。

    她在远亮面馆前前后后打了差不多一个月工,面馆的经营流程全部看在眼底,甚至经手了许多次食材采购,很清楚面馆在食材上的严苛标准,根本不可能出现吃坏人肚子这种事。

    远亮面馆在这里已经开了有二十多年,从没出过问题,名声极好,来面馆吃饭的大都是常客,潜意识里就不相信这里的面会吃坏人,经夏薇这么一说,再看T恤男的表现,也觉得有些夸张了。

    一时间,众人望向T恤男的眼神不由变得怀疑起来。

    “喂喂,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出了问题就想推卸责任!”一开始出声的年轻男子大声说道。

    “没错!不管怎样,先叫救护车,把人送到医院再说。”寸头青年紧绷着脸,“还有报警,让人检查看看,如果不是你们的问题,那自然不用担心,但是有问题的话,你们也别指望能跑得了。”

    “看就看,我们的东西肯定没问题!”谢婶急声道,手里还握着舀面的钢漏勺子。

    面是她煮的,她最清楚肯定不是面的问题。

    “别吵了,我现在就叫救护车和报警。”谢远亮咬牙拨出了电话,“真是我们的问题的话,我们绝对不会推卸责任。”

    躺在地上的T恤男此时已经紧闭上双眼,不再翻滚,只是时不时发出含糊的呻吟声,仿佛十分痛苦。

    刚才帮腔出声斥责面馆的两个男子齐力将他搀扶起来,坐在凳子上,随后两人站在旁边,如同左右门神一样护卫着他。

    报警电话打出没过多久,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员就走进面馆。

    “让开,都让开,别围着,是谁报的警,把事情详细说一说。”

    谢远亮还没说话,那个年轻男子就急匆匆出声道:“警官,我们怀疑这家店的面有问题,刚才有个人吃面吃到一半,就肚子疼得要死,都快晕过去了。”

    为首的警员看了眼有气无力闭着双眼的T恤男,点了点头,说道:“谁是老板?”

    “我是。”谢远亮站了出来。

    警员没有为难他,直接说道:“你跟我回警署,还有,把这碗面和后厨的食材带上,到质量监督科做个检查,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好的。”谢远亮沉着脸应了一句,吩咐谢婶去后厨拿上食材,另一个警员也跟了进去,权作监督。

    夏薇眉头紧锁的望着这一幕,越想越不对劲,凑近林向城身边,小声道:“我感觉那两个家伙有点古怪。”

    林向城随口道:“明摆着的事,这两人和那个吃坏肚子的家伙多半是一伙的。”

    他抬起下巴点了点t恤男,“你看那家伙,虽然抖得欢,演技也挺不错,但面色红润,气息平稳,怎么看都不像是生病的模样。”

    夏薇虽然看不出来,但对林向城的话却颇为信服,闻言登时露出气恼的神情,咬牙道,“我就说面馆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敢情这些家伙都是串通好的!等等......”

    话到一半,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瞪大双眸,“这些人......该不会是玉秀阁派来的吧?”

    “除了玉秀阁还能有谁。”林向城耸耸肩。

    要说到有动机打击远亮面馆,还能安排这么多人设局,想来想去也只有玉秀阁了。

    “玉秀阁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既然主动提出要检查,多半还在食材上做了手脚,如果真的拿去质量监督科检查的话,结果肯定是遂了他们的愿。”林向城徐徐说道。

    夏薇面色微变,但随后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瞥了眼神色从容的林向城,眉梢一扬,笑着低声道:“看你这么淡定,肯定早就想到解决办法了吧?”

    林向城笑了笑,见谢婶已经拿着东西从后厨出来,便不再耽搁,突然快走几步,来到T恤男身边,装作搀扶他的样子,口中则是低低吐出几个音节。

    T恤男身体蓦地轻轻一颤,睁开眼睛怔怔望向他。

    “走开走开。”寸头青年立刻拉开他,神色戒备地盯着他,“你和这家面馆的人关系不浅吧,别想着做什么手脚!”

    林向城和夏薇低声交流的场景,寸头青年可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

    “就是,离远点。”另一个‘门神’也用审视防备的目光盯着林向城。

    林向城也不在意,面带微笑地说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关心下这位朋友,反倒是你们两位,还挺有侠心的,仗义执言不说,还这么照顾这位朋友,莫非你们认识?”

    寸头青年冷哼一声:“别乱说,我们根本不认识,我只是看不惯黑店坑人,所以才出声帮忙。”

    另一个年轻男子也点点头。

    “真的吗?”林向城转头看向T恤男,状若随意地问道,“他们是你的什么人?”

    扶着t恤男的两人眼中闪过一抹讥诮,以为随便问问人家就会回答你吗?

    真是天真!

    然而一直表现得萎靡沉默的t恤男闻言却突然高声答道:

    “他们两个是我的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