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十二章 龙之出港
    切茜娅伯爵或者说那只龙娘还算讲点道理。

    她虽做出了替法洛共和国向华国宣战的壮举…姑且称之为壮举。

    可在切茜娅发出了这一宣战的宣言之后,她还是很慷慨的将自己的宅邸暂时交给了中方,充当一个临时的驻法大使馆。

    同时她也以自己的名义对巴黎内的居民宣布,在战争的结果未出来之前不允许对这些‘大夏人’动手。

    这个宣言并非是说给居住在巴黎的平民们听的。

    而是说给那些隐藏在巴黎幕后阴暗的角落,专门将黄种人视为猎杀目标的帮派听的。

    不管如何在切茜娅伯爵的庇护下,驻法大使馆的工作终于能有序的展开。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也没客气,直接把装潢华丽的大厅改造成了一处临时安置所。

    玲花作为唯一指定人形信号基站,也被涂行川想办法用食物给留了下来。

    现在这只小玲花正抱着一个面包啃着,她的身世虽不简单,可流落到了法洛共和国这么多年还是过着饱一顿饿一顿的日子。

    所以吃的东西玲花怎么样都不会嫌多的。

    “你不和大家见一面吗?”

    涂行川靠在了角落和躲在阴影中的玲花沟通着。

    在刚才他已经配合驻法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完成了身份登记。

    这期间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华国公民来驻法大使馆寻求帮助…而玲花也借着涂行川混进了这里。

    只是她不愿意在其他人面前公开露面,也不想和涂行川之外的任何一人交流。

    她娇小的身躯再加上良好的隐蔽能力,让玲花总能找到躲藏的地方。

    “他们又不是我的同胞,而且这样聚集…很蠢。”

    玲花躲在阴影处看着在大厅里暂住下来的华国游客们。

    每一个游客进伯爵府时的表情玲花都看在眼里…而他们的表情都非常相似,那就是一脸快要哭出来的庆幸感。

    这种表情大概是孤身一人流落在了一个陌生危险的城市,但侧头发现自己的家就在隔壁一条街,家人还做好了热腾腾的晚餐就等你回来。

    这种归属感让玲花特别的羡慕,可她知道她作为一个大夏人与这种归属感无关。

    “很蠢?”

    “剥皮帮,你们这样聚集会引起他们的注意。”玲花出于好心还是提醒着涂行川,这座城市里的黑暗还没有完全散去“被他们抓住的话就全完了。”

    “唔…安保方面大使馆也有在做了,而且那位女伯爵也说不准对我们动手之类的话,那个帮派应该会收敛一些?”

    涂行川说着揉了揉自己额头的伤口,这个伤口大使馆里的一位医生姐姐已经帮他缝好了针且包扎好了。

    可在小巷里差点死掉的经历,还是让涂行川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每当涂行川回忆起来都有些…反胃想吐的感觉。

    “可能,但我信不过那个胸大的女人,而且…”

    我又不在你们的保护范围内。

    玲花后面的这句话没说出来,她不想在继续和涂行川这个憨憨废话,默默的啃起了自己的面包。

    涂行川也没追问下去,只是把自己的那份配给餐也递给了玲花。

    玲花瞅了一眼涂行川,还是没怎么客气的把涂行川的午饭给收下了。

    在玲花收下了涂行川给的谢礼不久,宅邸的窗外就传来了一声报童的吆喝声。

    涂行川和玲花所处的位置都是靠窗,因此能清楚的听见街道上那位报童的喊声。

    “号外号外!我们正式向大夏宣战!切茜娅伯爵将会亲自出征!”

    报童在喊出了今日头条的内容之后,在一瞬间就吸引了不少法洛人掏钱买下了今天这期的报纸。

    “攻打大夏这种国家…有必要让伯爵大人亲自远征吗?”

    “皇帝陛下终于要将疆域往东扩张了吗?”

    涂行川打开了窗户听着街道上法洛平民们的议论声,多数人对这场战争都是抱着极为乐观的态度。

    其中还有不少赞美切茜娅伯爵的言论。

    “不愧是国之重器,在国民中的声望真高。”涂行川感叹说。

    “国之重器?”玲花有些在意涂行川说的这个奇怪的词。

    “就是对国家而言很重要的…东西?”涂行川也想不到具体该怎么形容。

    街道上的赞美声很快就被突然出现于城市上空的阴影给打断。

    “发生什么…”

    涂行川突然感觉周围一暗,不约而同的和街道上的众人们抬头看向了天空。

    当涂行川看清了天空之中遮挡住阳光的生物之后,喉咙突然变得有些干涉然后不可思议的说出了这只生物的名字。

    “龙…”

    那是一只翼展超过了六十米的巨型生物,她张开了自己覆盖着炙热火焰鳞片的双翼盘旋在了巴黎的上空…太阳的光芒被她的翅膀给彻底遮蔽。

    当鳞片散发出暗淡的火光时,在她翼展阴影之下的城市街道被瞬间照亮…

    这是一只沐浴在火焰中的生物,这是一只光是仰望就能让人类觉得自己是多么渺小的生物。

    一种怪异的恐惧感在玲花的心里蔓延,她是一位超凡者,所以能在这只龙身上感觉能轻易碾碎掉她的力量。

    涂行川感觉到了玲花娇小的身躯忍不住的在颤抖,所以伸出手轻捏了一下玲花的小手。

    这么做确实有用,玲花很不客气的又揍了涂行川一拳,对涂行川突然碰自己的愤怒,成功的盖过了对龙的恐惧。

    而和玲花的害怕不同的是巴黎街道上的民众,在看见那只赤龙之后热情高涨到了最顶峰。

    “是切茜娅大人!”

    “伯爵大人!”

    街道上的民众们突然将无数朵鲜花抛入了高空,像是在用这种方式欢送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切茜娅伯爵将会在战争中凯旋归来一样。

    “咱们的辽宁号出航估计也是这番景色吧。”

    涂行川揉着自己被玲花揍的脸颊,但目光却始终盯着天空中那只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生物说。

    “辽宁号?你们也有龙吗?”

    玲花在克制自己内心里涌出的恐惧,那只赤龙只是在巴黎上空盘旋了一小会就飞走了。

    带着法洛共和国人民的热情与骄傲…以强大优雅的姿态向着远方的战场飞去。

    “我们那个是船,但在国家里的地位可能和那只龙差不多。”

    涂行川也记得当年辽宁号出航的时候也是这种举国欢庆的样子,这只赤龙在国民心里的地位和华国的辽宁号相差无几。

    只不过区别是这只赤龙会变成身材爆好的龙娘…

    “一艘船怎么可能打得赢龙…”

    玲花听见涂行川的话内心的担忧愈发强烈了起来。

    如果这场证国之战华国打输了的话…驻法大使馆里所有的华国人怕不是都会变成剥皮帮刀下的亡魂。

    “没事,我们还可以借东风。”

    涂行川其实心里也没什么谱,但他能做的只有用手机将那只赤龙优雅的身姿给拍摄了下来,然后顺手发给了远在华国的赵辰师兄。

    ‘师兄!咱们的东风能炸得动这玩意儿吗?’涂行川还发了条消息问。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不过这张照片帮大忙了,最后再坚持一段时间,等打赢这场仗就接你们回家。’

    涂行川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发了一个兔子的‘冲!’的表情过去之后,再次抬头看着街道上进入举国欢庆状态下的法洛公民们…

    现在涂行川的想法是…也不知道这种欢乐的氛围会在法洛共和国内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