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二十章 切茜娅的一己之见
    结果当然是能治,而且治疗起来非常简单。

    赤龙切茜娅在战场上被发现,立刻被当成了重点关注对象给保护了起来。

    治疗切茜娅的过程并不复杂,在切茜娅身上的外伤,多数都是严重的烧伤…

    随军的军医们给切茜娅涂上了治疗烧伤的药膏,然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包扎就宣告治疗完毕。

    至于切茜娅那一堆让最专业的的内科医生也觉得头皮麻烦的内伤,在国师伊正所带来的一枚龙脉石的帮助下也稳住了。

    龙脉石就是龙脉力量的结晶,对龙类而言有着非常显著的治疗效果。

    切茜娅拿着那一枚龙脉石像是糖果一样咬在嘴里嘬就能很好的治愈自己人类状态下的内脏损伤。

    龙类的肉体分人与龙两个形态,切茜娅想要彻底治愈龙形态的损伤需要消耗大量的龙脉之力。

    这点龙脉石只够初步修复她人类形态的伤势。

    虽然随军的军医们认为伊正的这种治疗方法很不妥。

    可在切茜娅嘬了一段时间的龙脉石,原本骨折的肋骨竟然自行修复后,他们也暂时把这只生命力顽强的赤龙给放下了。

    战场上有更多受伤严重的人需要他们前去救治。

    切茜娅自己则是因为行动不便的原因,被安置到了一个较远的角落被监管了起来。

    说是监管其实也没什么太多的强制手段,切茜娅就感觉到有一位强大的大夏方士在严密的监视着自己,其他方面华国的军人并未给她戴上手铐或者是其他束缚用具。

    切茜娅也听话的没有乖乖的乱跑,她也不想乱跑…

    华国的部队并未进一步追击撤离的士兵们,而是在阵地周围用帐篷临时搭建了一处野战医院。

    切茜娅所处的位置能很好的纵观整个野战医院的全局,可能这也是华国那边的负责人有意为之。

    现在切茜娅该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办法保护战场上那些没办法行动的伤员,这一任务完成之后,她就直接自我了断。

    不管是用自我焚尽的方法,还是用自爆的方法,切茜娅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敌人手里。

    可是敌人实在是过于狡猾…切茜娅现在根本不需要去保护那些不能行动的伤员,还不如说切茜娅的保护是给那些还在救人的解放军战士添麻烦。

    所以切茜娅能做的只有远远的看着阵地的运转状况,一直到负责和她沟通的军方人员找到了她。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切茜娅用着有些生疏的大夏语问。

    切茜娅…这只赤龙小姐非常的上道,她知道任何一个俘获自己的国家,都会尽可能的把她利用起来。

    “我们需要你配合我们进行一些研究。”

    赵辰是负责和她沟通的军人,为了更易于沟通赵辰直接用的法语来进行回应。

    “果然。”切茜娅赤红的龙瞳紧紧的盯着这位表情冷淡的军人,用着极为谨慎的声音说“我会配合你们的研究,但还请你们放过那些俘虏…”

    切茜娅的这个提议,让赵辰脸上出现了些许疑惑的表情,赵辰这个疑惑的表情,让切茜娅的心情变得有些紧张。

    她轻握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沉吟了一会说…

    “这是我仅有的要求。”

    这一刻为了自家的那些受伤的小猫咪,切茜娅放下了自己作为女伯爵和一只赤龙的骄傲。

    “你可能误会了一些事。”赵辰大概听明白了切茜娅的想法后说“我们最初就打算将那些俘虏在得到妥善医治后,就将他们遣返回各自的国家。”

    当然遣返的附加条件,赵辰是不会和这只赤龙明说的。

    “这个…你们…救治我麾下的士兵…不是为了…制约我吗?”

    切茜娅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措辞,她的战术素养虽不怎么样,可还是有一些政治头脑,还有懂一些小猫咪们的人情世故。

    所以以切茜娅的角度来看,华国的军人们拯救这些俘虏的行为,无论怎么看都是为了制约她,让她乖乖的听话。

    因为之前自己奋不顾身保护麾下军人的行为,一定也被华国的高层们看在眼里,所以…

    “制约你?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留一些俘虏,你才愿意配合我们进行研究?”赵辰搬了一张椅子坐到了这位赤龙小姐面前说。

    虽赵辰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感,可切茜娅一听就连忙的不停摇头…

    “并不是这样,我的意思是…”

    “你在疑惑我们救俘虏的理由?”赵辰读懂了这只赤龙在想什么,切茜娅轻点了一下自己的头。

    从利益角度来考虑,切茜娅无论怎么想华国的部队救下她麾下的士兵们,都是为了从人情这个层面来牵制她。

    “原因有很多,你可能需要通过一些学习才能理解,总的来说是我们部队的传统。”赵辰在这时选择当了一波谜语人。

    他以及决策层也在考虑将这只赤龙长期留在国内的方法,并非是强迫而是自愿的。

    想要达成这一目的其实有很多方式,最简单的是和法洛共和国沟通后达成某种合作关系,另一种就是从这只赤龙本身着手,进行思想上的教育与归化。

    根据伊正的推特龙类是一种很容易被人类思潮所影响的生物,因为龙脉的能量来源有一部份就是国民的精神力量。

    切茜娅的这种好奇心,在赵辰看来是一种很好的兆头。

    “传统…为什么你们的军队会有这种传统。”切茜娅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什么样的军队会把救俘虏这种事变成自己的传统,在切茜娅问这个问题时还偷偷的看了一眼赵辰肩章上标注的部队名。

    在切茜娅嘴唇翕张了一下,试图用法语念出这个部队名,在这期间赵辰也说出了其中的缘由。

    “因为我们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人民而建立的军队,而不是为了侵略。”赵辰说。

    “这就是…人民解放军的含义?可是军队本身建立的目的…不就是…”

    切茜娅还想进一步追问时,赵辰却抬手示意这位好奇心旺盛的赤龙小姐不要再问下去了。

    “你想要了解我们人民解放军思想内核,首先要了解我们国家的历史,这是需要学习的,要不然我通过口头阐述可能也没办法很好的说明。”

    赵辰的这一番话切茜娅她也听懂了,没有再冒昧的追问下去,而是将目光再次看向了野战医院。

    野战医院中的解放军战士们确实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赵辰的说法,那些受伤的法洛共和国士兵得到了非常妥善的治疗与安置。

    一些伤势不那么严重的士兵们已经来到了营地外面…捧着一些热粥坐在原地默默的喝着。

    “他们身上的武器将会被收缴,私人财产我们则不会动,后续我们会联系你们的国家将他们给接回去。”赵辰说。

    “你们不打算继续进军?”

    切茜娅又问了一个很作死的问题。

    以现在的战局情况,失去了她的法洛共和国相当于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国防力量。

    华国现在想要乘胜追击是最佳的时机,如果华国将那种恐怖的‘流星’打击法洛共和国的国土,那对她的国家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

    “这是你们掀起的侵略战争,我们不会做和你们同样的事。”

    赵辰其实想说的是…以现在的眼光看,欧洲也没什么好占的资源。

    而且这个世界未知的力量太多,没完全搞清楚之前还是需要谨慎一些。

    就算华国真想开发这个世界,还要放眼中东还有非洲和美洲。

    现在决策层里确实也有一些声音在琢磨,要不要去帮这个世界的印第安人打还在娘胎里的鹰酱,帮印第安人把幼年期鹰酱揍回英格兰后,再协助印第安人建立自己的政权。

    还有的想法就是在下面的某岛国出现黑船开国门,导致它们向着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阵营靠拢前,先一步教化他们之类的。

    可这一切设想的前提…都是要先将还在海外的同胞都接回家再说。

    切茜娅听见侵略战争这四个字,极为羞愧了低下了自己的额首,尖尖的耳朵也低垂而下。

    她之前把战争这东西看得太儿戏了,如今在见识过惨烈的伤亡,还有被彻底打痛之后切茜娅才意识到了…战争的沉重。

    “不过我的国家,在知道你们将我俘虏后…皇帝陛下以及我麾下的赤龙骑士团的骑士们应该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切茜娅已经在积极的思考该怎么结束自己掀起的这场侵略战争,最重要的是要让法洛共和国不要再犯傻了。

    但只要自己在华国手里一天,法洛共和国必然会持续犯傻。

    这就相当于自家的航母被别的国家给劫持了,这换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淡定的装做看不见。

    “所以?”

    “我想能以交流学习的名义去你们国家。”

    切茜娅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枚代表自己身份的水晶胸针说。

    “这样既能配合你们对我…进行的研究,也能安抚我的国民们…以免皇帝陛下再做出和我一样的蠢事。”

    切茜娅的提议被赵辰汇报到了上面去,很快决策层给出了答复。

    “这个提议我们接受,只要切茜娅小姐你配合,你对我们来说就是客人。”

    赵辰接过了那枚代表切茜娅身份的胸针,后续可能还需要录制一段视频,甚至让切茜娅用视频通讯来告知法洛共和国那边自己的想法。

    可不管怎么说,这只赤龙小姐在绝境的情况下,做出了最正确的一个选择。

    切茜娅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她用赤红的眼眸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位高冷的‘小猫咪’说。

    “我其实还有一个请求,一个很私人,私龙的请求。”

    赵辰做了个手势示意切茜娅可以继续说。

    “剥皮帮,这是盘踞于法洛共和国阴暗面的一个很危险的帮派,自从他们在十多年前出现之后,我所汲取的龙脉力量多出了很多…让我不快的感觉,虽然龙脉的能量强度更高了,但我很担忧这种不快的感觉会进一步扩大,从而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影响。”

    切茜娅从很早之前就在关注龙脉的异变了,不止是法洛共和国的龙脉,其他欧洲国家的龙脉也出现了这些…可以用邪恶来形容的感觉。

    龙脉的力量部份是国民的精神意志体现的话,那有好的思想趋向例如爱国,诚信,上进那么必然就有负面的,例如痛苦,仇恨,愤怒…

    切茜娅感觉到的应该就是汲取了过多负面的思潮后所构成的龙脉能量。

    “你的想法是?”

    “我派遣了数次我的赤龙骑士团,也就是沐浴了我龙血的骑士们去清剿剥皮帮,可他们受某些人庇护一直未能成功,所以阁下能否协助我们…”

    “原则上我们不会在他国领土上动用军事力量。”赵辰说到这里时说“前提是不危及到我国居民的安全。”

    切茜娅大致听懂了赵辰这只谜语人话里的意思,她又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本笔记交给了赵辰。

    这个口袋像是连接着四次元一样,切茜娅在被轰炸之后身上衣服四处都有破损,唯独这个口袋却完好无损,里面的东西也一样。

    “这是我记载了和剥皮帮相关内容研究文献的笔记,如果能给阁下的救援行动提供帮助就最好了。”切茜娅说。

    赵辰也没拒绝,他收下了这本笔记,因为赵辰在来之前就主动申请了去接回在法洛共和国同胞的任务,这本笔记是极为重要的情报。

    现在列强的入侵已经被击退,且彻底被打服,是时候去将所有流落在外的同胞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