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二十二章 回家…回家…
    法洛共和国首都,凌晨旧巴黎。

    在数天的时间里切茜娅伯爵的宅邸已经聚集了上万位身处巴黎的华国同胞。

    在切茜娅伯爵走之前,她决定庇护华国公民的消息也连带着她一同出国征战登上了报纸。

    再加上驻法大使馆在多方面的努力下,才将散落在巴黎各处的同胞都聚集在了一起。

    只是聚集在大使馆内的人数逐渐增多之后,大使馆内就显得逐渐拥挤了起来。

    当玲花发现自己连一个躲藏的位置都没有时,她知道自己是时候找个合适的时间告别离开了。

    但就在今天晚上…玲花感知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大使馆里聚集的华国同胞越来越多之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大使馆后方的庭院也被拿了出来用做了临时安置点。

    整个大使馆还有周边的两栋腾出来的建筑挤满了…黄种人。

    这在剥皮帮眼里简直不亚于是一处自助餐盛宴,也许有切茜娅伯爵的庇护,那些剥皮帮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那…一旦切茜娅那只赤龙小姐出事了呢?

    隐藏在暗处的剥皮帮看见这堆小鸡仔们扎堆的聚集,他们理所当然的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可能大使馆内的安保人员没有感觉到,可玲花身为和龙脉连接之人能清楚的感觉到…从大使馆周围一处小巷里聚集而起的阴暗力量。

    人数好像不多?

    玲花缓步的来到了靠窗的位置,这扇窗户刚好连着那条小巷,玲花仔细的听着窗外的动静。

    “这里可是伯爵大人的宅邸,这么做真的没关系吗?”

    “那只母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就算等她回来也追查不到自己的房子是谁烧掉的!”

    “注意你的措辞!”

    “明白了明白了大人,还有你们注意别全烧了,留出几个出口,我们的目标是把那些黄人从这屋子里逼出来然后抓回去。”

    “知道了。”

    玲花听着小巷中剥皮帮们的对话,惊恐的表情从脸上一闪而过,随后逐渐变成了纠结。

    她现在有两个选择,警告大使馆里的华国公民们,让他们赶紧逃离这里。

    还有一个选择是下去阻止剥皮帮的纵火行为。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玲花透过了窗户看见下面一位剥皮帮的成员,手上拿着三瓶炼金燃烧瓶做出了投掷的动作。

    该死!

    玲花直接用脚踹了一下还在熟睡中的涂行川腹部。

    涂行川被这一脚从睡梦中给踹醒,他还想问玲花你这女人大半夜不睡觉踹什么人呢?

    玲花就已经打开了窗户从大使馆的宅邸中跳出,在半空之间玲花将两把小刀扔向了那名拿着燃烧瓶的剥皮帮成员。

    小刀精准无误的刺入了他的手肘,让他手中跌落的燃烧瓶落在了地上。

    纯化过的炼金燃烧瓶中的火焰一瞬间将地面点燃,火光照亮了小巷中一众剥皮帮成员的身影。

    “又是这个乞丐!”

    玲花没心情和这些家伙废话,袖笼中再次滑落出了两柄小刀向着两位剥皮帮的成员扔出。

    小刀精准无误的刺入了对方的咽喉。

    又是一柄小刀出现在了玲花手中,她再次将其投掷而出再次命中了一位剥皮帮成员的脖颈。

    可这次命中,小刀撞在脖颈上却传来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龙鳞?

    玲花听见这一声音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但做出判断的刹那,她也陷入了绝望之中。

    为什么剥皮帮里会有龙血骑士?!

    西方诸国的超凡者有两大类占了多数,一方是炼金术师,他们与大夏的方士和相似,都是依靠自己的知识来掌握龙脉的力量。

    另一方就是龙血骑士,这些骑士们沐浴了龙类的血液,分享了龙类的力量成为了效忠于龙的眷族。

    旧巴黎就驻守着赤龙骑士团,他们都是分享了赤龙切茜娅燃烧之血的骑士,切茜娅最忠诚的眷族,拥有远超常人的力量与防御力!

    玲花还在想着本应该清除旧巴黎邪祟之物的龙血骑士没什么会和剥皮帮为伍!

    那位龙血骑士就直接冲向了她,将她娇小的身躯给重重的撞击在了小巷另一侧的墙壁上。

    “咳…”玲花身后的墙壁出现了大量的龟裂,她嘴中也咳出了鲜血。

    那位身高近两米的龙血骑士走到了玲花面前,准备进行追击时…有人在这位龙血骑士身后举起了一块木板重重的敲了下去。

    这块木板当然没对这位强悍的龙血骑士造成任何伤害,而是让他转头看向了敢偷袭自己的家伙。

    玲花也抬起了头看见涂行川这憨憨…正拿着木板傻愣愣的站在了龙血骑士的身后。

    你…你…你…你来干什么啊!

    玲花看见涂行川一个人出现的瞬间,真的想一拳揍在他脸上。

    “大使馆的安保人员正在赶过来!你们最好…”

    涂行川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位剥皮帮的成员就一棍将涂行川击晕在了地上。

    在涂行川倒地的瞬间,小巷入口处确实出现了数位配备了武器的大使馆安保人员。

    “带着他们两个离开。”龙血骑士对剥皮帮的成员说。

    “可是大人…我们还有燃烧瓶,可以继续之前的计划…”那位剥皮帮的成员不死心今天出来一趟就抓了两个黄种人。

    “忘记了之前是怎么说的吗?宅邸没点燃前被对方发现的话,就一个不抓,我们抓到的那些黄人,必须是‘死于’宅邸大火,而不是被我们抓住!”

    龙血骑士在说话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的涂行川说。

    “不过这些黄人这么多聚集在一起,少两个他们也不会在意的。”

    于是在龙血骑士的命令下,这些剥皮帮的成员无奈只能带着昏迷过去的涂行川,还有在不停挣扎的玲花,赶在了大使馆的安保人员赶来前将他们两个带走。

    当大使馆里的安保人员赶到的时候,只找到了涂行川掉落在小巷中的手机。

    ……………

    玲花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剥皮帮的囚笼之中。

    这是她这辈子都不愿意见到的景色。

    她生活在旧巴黎这么多年,无时不刻都在小心谨慎的躲在下水道的阴暗处。

    为的就是回避这一情况的出现。

    可她还是犯了错,不…是犯了傻!

    玲花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帮那些华国人,她明明可以直接一走了之的,却选择了最蠢的方式和剥皮帮那些家伙正面冲突。

    现在一切都完了,她还要和涂行川这个更憨的傻子死在一起。

    玲花蜷缩在牢笼里打量着周围的情况,她和涂行川被关到了一起,这里应该是剥皮帮的某处据点。

    周围的布局有点像是屠宰场,地面大量昏暗的血迹光是闻味道都让人想吐。

    牢笼也是各种血浆与其他人类的组织液积攒在了牢笼的每一个角落。

    而这如地狱般光景,唯一能看的竟然是涂行川的那张脸。

    涂行川醒得比玲花要早一些,不过玲花根本不想理涂行川,她一个人默默的蜷缩在了囚笼的角落一言不发。

    “那个…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涂行川主动打破了沉默,小声的询问着玲花。

    “什么事?”玲花问。

    “你能…替我回去吗?就是回国…替我回到我的国家。”涂行川的声音很小,但玲花还是听清楚了。

    “回去?”玲花脸上出现了一些讽刺的笑容说“现在这种情况你还以为我们能逃离吗?还是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

    “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涂行川对自己国家的信任让玲花费解的地步。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真以为你的国家会大费周章的来救你?”玲花反驳着说。

    “会,我的祖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同胞…只要坚持下去的话你肯定能得救!所以到时候你得救后能替我回去吗?替我…回家,我有些话想转达给我的家人。”涂行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

    “你真这么自信为什么不自己回去?!”

    玲花可不喜欢替别人做什么事,但她注意到了涂行川苍白的面容…还有他身上沾染的血液。

    “因为我回不去了。”

    涂行川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给玲花展示了一下,在右手上已经沾满了他的血迹。

    这时玲花才发现涂行川的左腹部被什么东西给贯穿了。

    这是近乎致命的伤口,大出血再导致内脏破裂,让涂行川的生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流逝着。

    “所以拜托了。”涂行川的声音逐渐转向微弱说“我…已经回不了家了,可是还有很多话想和家人说,回国后其实…也有很多事想见见。”

    涂行川其实很期待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祖国会变成怎么样,只可惜他的期待要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你…”玲花哽咽了一下还没回答,涂行川却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

    他再不得到妥善的医治真的会死!

    玲花在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狠狠的一咬牙拿出了自己藏身的最后一柄小刀,用小刀猛然割开了自己的手心。

    随后玲花也割开了涂行川的一只手的手心,玲花握住了涂行川的手,手心上的伤口交叠在了一起。

    玲花的血液也开始和涂行川的血液交融,而她的生命力也开始灌注进涂行川濒死的身体当中。

    “你要回去就自己回去!别把这种麻烦的事拜托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