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二十九章 两个解决方法
    大夏京城里的气氛比涂行川想象中要略显热闹一些。

    涂行川跟在徐蕾的身后走在了大夏首都的街上,街道是用石板铺成的道路,两旁能看见不少的摊贩。

    在穿着军装打扮的徐蕾带着涂行川和玲花走过这里的时候,周围大夏的居民纷纷畏惧的躲开了。

    “他们好像很怕我们?”涂行川看着那些收拾东西远离徐蕾的摊贩们。

    “他们怕的是大夏的官兵和…列强。”

    徐蕾说了一个很现实的答案。

    “根据我们的情报汇总,西方诸国已经在大夏设有多个租界,大夏的首都虽没租界,可也有…洋人作恶的身影,再加上大夏政府本身的压迫,现在大夏的百姓对我们还是持畏惧的态度。”

    徐蕾也能理解大夏百姓对外来者的恐惧,毕竟大夏的官府联合那些洋人可没在民间少做坏事。

    涂行川听着徐蕾的话默默观察着街道上大夏的百姓,他们都非常畏惧和涂行川的眼神对视,在涂行川看向他们时,他们中一些人还低下头像是在向涂行川行礼。

    恐怕这些大夏百姓也把涂行川,还有穿着军装的徐蕾当成了惹不起的‘姥爷’来看待。

    街道上站着的百姓多是瘦骨嶙峋面有菜色…营养不良的人。

    涂行川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情绪,这并非是错觉,他们对自己的敬畏,恐惧,还有源于被官府压迫的痛苦…

    这些情绪涂行川都能感觉到,不止能感觉到涂行川甚至…能收集到…

    “怎么回事?”涂行川看着自己手心中集中起来的星星光点。

    这些光点色泽都偏暗,偏灰…在涂行川的手心里晃荡着。

    虽涂行川感知到龙脉的时间才两天不到,可涂行川能肯定这些光点和龙脉中流动的力量非常相似。

    而这些光点的来源正是周围大夏百姓心里的恐惧和痛苦。

    “别汲取这种东西!”

    玲花在这时突然抓住了涂行川的手腕,她的身形也在涂行川面前显现了出来。

    “这是…什么?”

    涂行川被玲花这么用力一握,手腕的疼痛让他散开了手心里聚集的光点。

    玲花又一次抿上了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很快就有人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此物是还未进入龙脉流转的龙脉之力。”伊正从街道一侧走出面带微笑的看着涂行川的玲花说“能取龙脉之源质恐怕也只有两位龙脉之子能做到了。”

    龙脉之子又是啥?龙脉源质又是啥?涂行川刚想继续问的时候…

    在街道上的大夏百姓看见伊正的样貌后,纷纷惶恐的跪倒在了地上。

    这一跪造成了一个连锁反应,站得较远的百姓一看见身边的人毫无理由的跪了下去,瞬间意识到恐怕是有什么大人物出现在了这条街上。

    他们要是跪得不及时可是要被杀头的!

    于是一整条街的大夏百姓惶恐不安的跪倒在了地上。

    这些惶恐很快就汇聚出了更多的光点,这些灰色的光点不受控制的聚集向了玲花和涂行川。

    涂行川一开始被这些光点包围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流动。

    但很快…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在他脑海中响起。

    ‘求求姥爷们饶过我吧。’

    ‘又是官府的哪位大人来了?’

    这些声音让涂行川感觉非常的不适,甚至有些犯恶心,玲花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

    她甚至对着伊正拔出了手中的匕首愤怒的喊出了声。

    “你…是故意的吗?”

    “此非我本意,还请在两位速速随我回府。”

    伊正这次出行是做过乔装打扮的,他脸就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却偏偏被街道上的大夏百姓给认了出来。

    徐蕾也注意到了涂行川和玲花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立刻让人扶着涂行川和玲花赶向了伊正在京城设立的学堂。

    涂行川被扶进了学堂中后身体反胃的状况才好了一些,他脑海中那些杂乱的声音也迅速消退。

    一同消退的还有身体中被某种力量充盈的感觉。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有一堆人在我脑袋里开演唱会。”

    涂行川有些无力的靠在了墙上,但靠了一会他觉得还是没力气干脆直接坐下了。

    “那是大夏百姓的想法。”

    玲花的反应看起来好上了很多,毕竟这是她从出生开始就肩负起的血脉。

    只不过之前玲花选择了逃避,躲在了远离她同胞的法洛共和国生活了数年。

    现在玲花回到了故土,回到了她同胞的身边。

    从大夏百姓心中涌出的恐惧,痛苦,不甘等多种让她难受的情绪,让玲花想起了自己当初逃离这个国家的原因。

    “百姓的想法怎么会涌到我们脑海里?”涂行川问。

    玲花又一次选择了沉默,她再次摆出了那一脸不爽的表情,然后用愤怒的眼神瞪向了伊正!

    可能都不需要玲花去猜,从下飞机开始他们被华国军方盯上的幕后黑手…就只有伊正,这位除了救国之外就无所不能的大夏国师!

    “两位感觉到就是龙脉养分来源之一。”

    伊正现在以一位老师的身份向一脸懵逼的涂行川做起了科普,他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白板。

    这位大夏国师的完美龙脉课堂在涂行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开课了。

    “既百姓们的三魂七魄,用贵国能理解的话就是…百姓们波动剧烈的情绪,愿望,还有信仰。”

    伊正说到后面用上了白话,就怕涂行川这个憨憨没能理解。

    “简单来说是信仰的力量?”涂行川好像听懂了。

    “这么理解也可,但百姓们的幸福,希望,憎恨,恐惧,这些到一定程度都可化为龙脉的养分之一,你们刚才感觉到的就是百姓们的敬畏。”

    伊正在说话间挥手招来了一枚灰色的光点然后让这枚光点飘向了玲花。

    “这一光点本该先流入京城下方的龙脉,融合进龙脉之后再由我们方士进行取用,这样就不会听见百姓们的心声而扰乱心智了。”

    伊正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了一脸嫌弃将光点推开的玲花继续说。

    “而两位的血脉异于常人,能够不受控制的汲取飘荡在周围的龙脉之力,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被百姓的想法扰乱心智的情况。

    “所以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玲花并没有耐心听伊正科普这些基础的龙脉知识,涂行川一下飞机就被军方找到,肯定不止是因为他能有作为方士的潜质那么简单。

    “此事就要看贵国方的决策了。”伊正将涂行川和玲花的目光引到了徐蕾的身上。

    徐蕾也没墨迹直接带着涂行川和玲花进入了屋内,屋内摆着许多和大夏京城的建筑风格格格不入的东西…

    电缆,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个巨大的液晶显示屏,这些东西摆在了上了年代的檀木桌上,还有摆满了各种古籍的书架前面。

    华国军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一个研究据点,可能也是为了配合伊正将一些方士相关的物品进行研究。

    “在说这项研究的具体内容前,我需要你们两位签一份保密协议。”

    徐蕾拿出了两份厚厚的合同纸推到了涂行川和玲花面前。

    涂行川拿起了这份保密协议仔细的研读了一下上面的条例,发现这好像是一份涉及保护国家机密安全的合同,要是泄露了相关的内容应该会被…枪毙吧?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归国大学生,何德何能参加这种级别的项目!

    涂行川还在心里打颤的时候,玲花甚至没看一眼协议里的内容就直接拿起笔在上面歪歪扭扭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之所以签得这么快是压根就不打算遵守上面的条约,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玲花随时做好打包行李和涂行川跑路的准备。

    涂行川犹豫了一会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这条命都是国家救的,现在国家正是用人的时候,涂行川肯定也要献一份力。

    “协议已生效,行川同学你对这个世界,我们现在的处境怎么看?”

    徐蕾收下了两份保密协议之后,又拿出了一份地图,这个地图是华国制图师根据卫星的数据测绘出来的。

    地图的精度比大夏流传的那些手绘的地图高上太多太多。

    “1860到1900期间的世界?有魔法的版本,大夏就像是大清一样受列强们压迫,不过这次我们来了,所以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对吗?”涂行川问。

    “不一样了,自从不久前的反入侵战争过后,西方诸国都应该意识到痛,不再敢随意入侵我们了,虽然我们和西方诸国的关系虽还很紧张,可护送在外同胞回国任务也在陆陆续续的进行。”

    徐蕾微笑了一下但表情又很快趋向了严肃说。

    “但我们还是有不少内部问题需要解决,现在我和你们谈的就是这个。”

    “呃…是…大夏百姓安置的问题?”涂行川试探性的问。

    “这事我们已经在着手解决了,是另一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已经彻底瘫痪的进出口贸易。”徐蕾说。

    “进出口方面和…西方诸国谈不行吗?”

    涂行川感觉这个世界上应该有不少国家想和兔子做生意啊。

    兔子随便卖点什么东西过去,他们就要拿大量的原材料来换。

    “这也是解决方案之一…我们派遣去接回同胞的救援部队里,也有不少外交人员负责和这个世界的西方诸国建立起外贸关系,但行川同学你有没有想过…国家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在地球上的国土。”

    徐蕾的后半句话,涂行川想了一会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这也是一众在知道了华国的国土和大夏的国土重叠之后的华国人…心里都会冒出的一个疑问。

    咱们在原本世界的地盘呢?

    从现实角度来推断,要是华国的领土全境都被转移到了这个世界……

    原本世界肯定会遭遇严重的气候变化,引发各种灾难。

    如果气候环境没什么变化,那华国突然的消失肯定会让各方蠢蠢欲动。

    “徐蕾姐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能回去?”涂行川问。

    “这位伊正先生他说他有办法,但需要你们两人的协助…如果真能做到的话,我们今后的发展就能很…安逸了。”

    徐蕾用了安逸这个词来形容华国的未来,因为华国的决策层肯定是想着留在这个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有很多危险的东西,龙类,地灵,海怪,还有其他的现有科学暂时无法理解的危险生物。

    西方诸国的龙类突然袭击依然会给国内造成巨大的威胁,这点也是华国需要耗费大量精力防备的地方。

    但这个世界各种全新的资源,未开发的土地又给了华国带来了不少全新的机遇。

    可进出口贸易的突然消失让华国国内的经济在长时间内根本无法承受,大量的人口失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国家也在试图和这个世界的西方诸国建立贸易协定来解决,但需要一个时间…

    因此这次国土重叠的罪魁祸首伊正能开一个…返回原本世界的传送门,让华国恢复和原本世界的进出口贸易。

    那国家整体的发展就能进入一个非常安逸的阶段。

    而构筑这个传送门的关键,正是身为龙脉之子的玲花,还有继承了玲花血脉的涂行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