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二章 陛下您的大夏该亡了
    北城—西城区。

    在此驻扎的特警大队大队长涂秋山在休息期间与自己在国外留学的儿子通长途电话。

    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写有《丽江天文台近期观测到一枚新彗星命名为‘饕餮’,据估计该彗星在五年后将会造访太阳系!》标题的报纸。

    “今年放假你必须给我回国,听见了吗?”

    涂秋山的话还没说完,他手里的电话就被挂掉了。

    最初涂秋山还以为是自己的儿子用这种方式拒绝他的要求。

    他压着心里的火气又回拨了一个电话回去。

    可很快一个甜美的女声在涂秋山耳边响起。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

    涂秋山看了一眼自己手机的信号,在一瞬间他手机的信号也突然归零,然后很缓慢的一点一点的恢复到满格。

    信号没问题啊,难道是那小子为了不听自己的唠叨把手机卡拔了或者把手机关机了?

    一时间有点怒气上头的涂秋山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翻找出了一台卫星电话。

    在他儿子出国留学前,涂秋山怕他遭遇什么不测硬塞了一部卫星电话给他。

    涂秋山刚拿出卫星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号,一位同事就急匆匆的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涂…涂队!有任务了。”同事调整了一下呼吸说。

    “任务?很严重?”

    涂秋山今天的轮班是坐办公室,这突如其来的任务让他直接上前线恐怕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

    “很严重,现在城里非常的乱,好像全城的警力都被调动上街了,我们被分配的任务是去紫金宫逮捕一伙作乱团伙。”

    “具体的车上再说!”

    涂秋山也没再废话,但他心里却有无数的困惑。

    这里可是北城,北城能乱成什么样?

    可这个疑惑一直到了涂秋山换好了装备,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坐上了剑齿虎警用装甲车开到了北城大街上之后得到了解答。

    真的很乱,乱的原因是城市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些涂秋山从未见过的建筑。

    涂秋山也是老北城人了,这条街上的景色变迁他从小到大都记得一清二楚。

    但突然间街道上出现了一两座古风古韵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像是出了什么怪异的错误一样与现代的建筑重叠在一起。

    好在这些重叠的建筑并不算多。

    真正让涂秋山不解的是街道上还多出了一些穿着古代装束的行人。

    那是什么朝代的打扮?涂秋山看着街道上混乱的景色。

    如果街上就一两位穿古装的行人也很正常,紫金宫附近经常会有穿唐装汉服的年轻人过来拍照旅游。

    可涂秋山放眼望去街上有一堆人这么穿就看出了一些蹊跷了。

    关键是街道上那些穿古装的行人对眼前的景色都表现得很畏惧还有不知所措。

    那些不畏惧的人则是和其他人争吵了起来。

    这也是全城警力突然集体出动维持治安的原因。

    街道上的事涂秋山暂时管不了,他们的目标是去镇压紫金宫里突然冒出的一群作乱团伙。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紫金宫作乱?

    涂秋山检查了一下手中枪械的工作状况。

    在报告中作乱团伙手持管制刀具,再考虑对方人数众多,已经属于暴徒的范畴,上头允许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实弹。

    当警用装甲车停在了紫金宫门外,车上全副武装的特警迅速就位…直接在紫金宫的主殿广场前用防爆盾建起了一堵人墙。

    宫内的游客在他们来之前已被工作人员给疏散。

    涂秋山迅速接管了现场特警队的指挥权,之前负责指挥的特警走过来向他敬了一礼说明起了现场的情况。

    “作乱团伙人数粗略估计有六百人以上,半数持管制危险器械,在紫金宫其他区域也发现了同伙,但都控制住了。”

    六百人?这都够打一场小规模战争了!

    涂秋山听见这个数字喉咙里卡了很多话没问出来,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开始了现场指挥和调度,同时将目光放在了那个作乱团伙所在的位置。

    这是在拍什么古装剧吗?

    涂秋山服役这么多年了,什么危险的凶犯歹徒都交手过,但眼前这阵仗还是让他愣了一两秒。

    在紫金宫的正宫广场前,一众身着铜叶甲的卫兵手持长枪与盾一字排开挡在了正宫广场前方。

    “是何人敢闯我大夏皇宫?”

    大夏的皇帝快步从皇宫中走出,看见外面突然出现的一众黑衣人瞬间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论人数皇都禁卫军是压倒性的比那些黑衣人要多,可贸然去冲那些黑衣人的阵,那些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禁卫军就是最好的警告。

    “陛下让我去和他们谈吧。”

    国师伊正在这时从大殿一侧走出轻声的对这位皇帝说。

    “伊国师?好…好你…你快去问清楚那些黑衣人从何而来!有什么目的!”

    皇上见到伊正在身边就安心了许多,伊正是大夏最后的支柱,是大夏开国以来最有贤能的方士,也是大夏的至强者。

    那怕是西方诸国攻入了皇宫,只要伊正在他身边,这位皇帝就觉得自己还能脱困。

    “全军开列。”

    伊正轻声的向着列成守阵的禁卫军下令,禁卫军也听令分成了两列给让给了这位大夏的国师。

    而伊正在大夏群臣的注视下独自一人…缓步的走向了这些黑衣人的枪口。

    “停下!”

    涂秋山看见他们突然有人向着这里走过来立刻用扩音器大喊。

    伊正身上所穿的深蓝色官服异常宽松,里面很有可能藏着什么爆炸物。

    “我并无恶意。”

    伊正走到了距离他们二十步的位置停了下来,他非常上道的将自己身上的官袍脱下证明身上没有绑什么危险物品。

    可这一举动却让大夏的群臣还有大夏的皇帝看得眉头直皱。

    国师你对这些黑衣人服什么软啊!快用你万能的方术把这群黑衣人都干掉!

    “来此只希望诸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伊正沉声说。

    要求?

    涂秋山听着心情也很沉重,紫金宫这么重要的地方,一旦开枪造成的破坏是不可估计的。

    所以这次任务涂秋山希望是能不用上枪就不用。

    可对方的人数太多了,而且看起来还训练有素,这不是光靠警棍和防爆盾还有催泪弹能解决的案件。

    “什么要求?”涂秋山问。

    伊正对着他们轻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高声说…

    “请逮捕我们,用诸位的说法应该是这样。”

    伊正说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怔住的话来。

    涂秋山甚至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他已经准备好了听伊正提出什么‘给我找架直升机来’‘我要多少多少万’之类匪徒最常见的要求。

    结果伊正来一句赶紧把他们给抓了是怎么回事?

    “还请尽快,在混乱扩大之前…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们。”伊正的语气极为认真,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可在伊正身后大夏的群臣却听这个要求听得有些懵,这是…国师带头投降了?

    “伊国师!你这是何意?”

    “字意,陛下您该休息了。”

    伊正甚至没有回头看那位皇帝一眼,皇帝一刹那明白了伊正这是在造反!

    “你…你竟敢造反!禁卫军快把这个叛国贼给速速拿下!禁卫军?”

    皇上气急败坏的命令着一众禁卫军,但这些禁卫军却无一人听这位皇帝的话。

    伊正小叹了一声,然后轻声的说出了四个字。

    “禁卫卸甲。”

    一众禁卫军瞬间将手上的长枪与盾放在了地上,皇上看见这一幕瞬间呆愣在了原地,他只能求助于还在宫内的一位大将军。

    那位大将军也极不情愿且长叹了一声的将腰间的佩剑扔到了地上。

    “伊正!你这是在叛国!”皇上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但涂秋山可不理这群人之间的矛盾,见到那些禁卫军全都卸下武装之后立刻全员突进,将这些人尽数缉拿归案。

    伊正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副纯银的手镯。

    当伊正戴上手铐的瞬间,依然能听见身后皇帝歇斯底里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