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七章 傻狍子
    法洛共和国首都,一小时前。

    还在睡午觉的涂行川重重的从床上摔了下来,一同摔下的还有他从自己老家带回来的一面镜子。

    “怎么…回事?”

    涂行川捂着自己的额头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周围传来的一种煤渣味让他非常的不适应。

    他记得自己所在的巴黎理工学院的校舍每天都会喷一些奇奇怪怪的芳香剂。

    这种煤渣味是他在这所大学进修的两年间从来没闻到过的。

    “德尼?”

    涂行川醒来后用法语喊了一声自己的法国舍友,但没有人回应他。

    他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迷迷糊糊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景色后,他仅有的困意瞬间被房间中杂乱的布局给惊醒。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被绑架了?”

    涂行川左右看了一眼,宿舍里的格局已经彻底变了,他熟悉的床铺,电脑,挂画,书架之类的东西全都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煤炭堆积在了房间的角落。

    在那么一瞬间涂行川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绑架到了那个堆煤场。

    可奇怪的是他的私人物品还都在,不止涂行川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有他母亲送他的那枚镜子。

    虽然这枚镜子已经跌到地上摔碎了,破裂的镜片中折射出了涂行川的外貌,绝对是走在大街上会有妹子偷偷来找他要微信的那种帅气。

    涂行川在整理这些碎片的期间,也在这个堆满煤炭的房间里找到了自己的背包。

    他检查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除了他上课用的法语课本消失之外,其他属于他的东西全都一应俱全。

    两台手机,三台满点的大毫安充电宝,钱包,还有一盒昨天晚上买来还没吃的饼干…

    要是他真被绑架了,这绑匪未免也太奇葩了…只拿了他书包里还没完成的课题和法语课本?

    涂行川整理好了背包里的东西,直接来到了这个房间的窗边。

    窗外的景色让涂行川站在原地愣了三秒钟的时间最后确认了一件事…

    他…好像…穿越了?

    涂行川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他在巴黎进修了快两年的时间,对巴黎的熟悉仅次于他的故乡北城。

    可窗外的城市涂行川能肯定绝对不是他熟悉的巴黎,至少不是2020年的巴黎。

    街道上拥堵的汽车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马车和一种在轨道上行驶的铛铛车。

    我这是穿越回了1868年的法国?

    一种兴奋的情绪涌上了涂行川的心头,在这一兴奋的情绪作用下,原本来到陌生世界的恐惧也瞬间被冲淡了。

    涂行川在这一刹那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预演了无数种…自己作为穿越者在这个全新的世界经历一番波澜壮阔的冒险,然后出人头地的故事!

    作为一个行动派,涂行川也没犹豫直接背着自己的背包出了这个煤矿堆积场一路跑到了大街上。

    先从那里开始自己的传奇故事?涂行川兴奋的想着,是发明交流电机,还是发明飞行器?

    还是先找那个在巴黎的贵族小姐姐谈恋爱?

    身为一只合格的理工狗,涂行川强大的知识储备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兴奋的原因。

    在涂行川还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时,他感觉到了有谁在盯着他看。

    涂行川顺着视线的来源看去,发现是一位坐在街边的小乞丐。

    确实是只小乞丐,那位乞丐的身形非常的瘦弱,整个人蜷缩在街道的角落处…满脸站着煤灰一样的污秽,让人看不清他具体长什么样子。

    只是他在看涂行川时的眼神非常的惊讶,惊讶到了让涂行川觉得自己是一只混入人群中的银背大猩猩!

    拜托!你有见过这么帅的银背大猩猩吗?

    涂行川对自己的颜值还是非常有自信,但他也很好心,刚穿越过来身上也没什么东西能施舍的。

    “拿去,你应该能听得懂法语。”

    涂行川从背包里拿出了之前还没吃完的威化饼干给了这只小乞丐。

    周围的行人说的话都是法语,可这只小乞丐似乎听不懂涂行川说的话,看涂行川的眼神依然是‘仿佛见了鬼’一样的那种。

    “别看啦,你以后会听见我的名字响彻整个大巴黎的。“

    涂行川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对着那只小乞丐摆了摆手之后,一脸惬意的离开了。

    他此时正兴奋的回忆着1860年到1900年之间巴黎发生了什么大事。

    还有哪些重大的发明没有问世,自己可以靠现代的知识来提前的‘摘桃子’。

    可涂行川的幻想还没持续多久,现实就直接给了他一大耳刮子,告诉着他你在想屁吃!

    真的是一大耳光。

    涂行川走在街道上路过一个小巷时没怎么注意,在身旁走过的一个男人突然给了他一拳。

    这一拳猝不及防的打得涂行川一个踉跄,整个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被推进了那处阴暗的小巷中。

    “你…什么意思?”

    涂行川只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痛,鼻梁似乎也被打弯了,从其中流出的鲜血径直的滴落在了地上。

    而面对涂行川的高声质问,那个男人只是用指尖擦拭了一下拳头上沾染的血液,用着戏谑的眼神看着被逼入小巷的涂行川说。

    “威尔森看看!这个黄人竟然还会说我们的语言,挺标准的!”

    黄人?

    涂行川早该想到1860年到1900年黄种人在世界上的处境可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

    还有威尔森…他还有同伙?

    涂行川迅速的向自己身后看去,结果他看见了近乎要让他吐出来的一幕。

    在他的身后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匕首,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在他脚边倒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表面的皮都被剥取了下来。

    “家畜会我们的语言也没用,没必要对他们产生感情。”这个被称之为威尔森的男人用手擦拭了一下匕首表面的血液。

    “也是,快点处理完这个,我有点渴了。”挡在涂行川身前的那个男人说。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杀人犯?这个时代的治安确实挺差的,该怎么脱身?

    涂行川的脑海疯狂的运转了起来,突然间他在小巷的出口处看见了一位警官打扮的人走过。

    这让涂行川瞬间感觉自己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他用法语高声的对着那位警官求救着。

    “警察先生这里有人意图谋杀!请救救我!”

    涂行川的声音喊得很大,那位警官注意到了小巷里的状况迅速走过来查看。

    这让涂行川瞬间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得救了,但下一秒警官和那个男人的对话又让涂行川的心情坠入了冰窖。

    “你们在处理这些黄人的时候能不能让他们安静些。”警官皱着眉头对那个男人说。

    “是是警长,我们还是第一次遇见会说我们语言的黄人,替我代雷纳德市长问好。”

    这一连串的对话,让涂行川的内心仿佛坠入了冰窖当中。

    那位警官就这么离开了,看都没看涂行川一眼…

    原本因为穿越到了新世界的兴奋情绪,在这一刹那间全部消失了,一种绝望的情绪迅速的在他心里蔓延了开来。

    男人在与那位警官答话完之后,一脸微笑得走向了涂行川,涂行川本能想要反抗,但身后那个叫威尔森的壮汉已经来到了他的身侧。

    一瞬间涂行川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被重重的撞在了身侧的墙壁上。

    强烈的眩晕感让他瞬间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在眩晕感之间他还能听见那个男人的对话。

    “别就这么死了,等会给你打麻醉再把你的皮剥掉才能让这座城市汲取更多的养分。”

    就这么完了?

    恐惧与绝望的情绪溢满了涂行川的内心,涂行川用尽身上的力气挣扎了起来,他还不想死…

    家里那个烦人的老爸老妈还在等他回去!

    可涂行川的腹部又被对方狠狠的踹了一脚,涂行川倒在了地上捂着腹部,用恐惧的眼神盯着那个拿着匕首的壮汉威尔森。

    他举起手中的匕首准备刺向了涂行川时…另一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匕首突然捅进了威尔森的脖颈中。

    脖颈被割开的威尔森直接倒在了地上,而一个黑影也从威尔森的背后落在了涂行川身边。

    是之前那个小乞丐!那个小乞丐杀死威尔森后没犹豫挥动起了手中的匕首扔向了另一个男人。

    但那个家伙的动作却比小乞丐还要快,直接躲过了匕首的瞬间掐住了小乞丐的脖颈将其死死的抵在了墙壁上。

    “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男人的声音中压抑着怒火,似乎想要直接这样扭断那个小乞丐的脖颈。

    机会…是机会。

    涂行川也接受过来自他父亲的格斗训练,眼前这一幕让他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找了一根在小巷角落的木棍重重的敲在了那个男人的背后。

    这一敲让男人短暂失去了意识,那个小乞丐也抓住这一契机,又是一柄匕首从他手中滑落,随后贯穿了这个男人的下巴。

    男人的脑子被贯穿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在眨眼间小巷里多出了两具尸体!

    小乞丐落在地上之后没再犹豫,直接抓住了涂行川的手出声说。

    “跟我走!”

    他用的是中文,不应该说是他,而是她…

    她的声音非常清脆,同时她握住涂行川的手掌温润且嫩滑,娇柔到了绝对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手。

    这只小乞丐是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