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十亿次重生 > 第六章 这个宇宙,充满了偶然与荒谬。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宇宙突然被撕裂,一道光芒脱离跃迁,随后一艘如同梭镖一样的飞船突然出现。它先停留了片刻,随即便迎着那些逃生舱飞了过去,它的速度极快,直接迎着那些逃生舱撞去,尖锐的梭镖飞船轻易便将逃生舱撕裂,数十个正处于深度睡眠之中的人就这样飘入宇宙之中,在不知不觉之中丢了性命。

    随后那梭镖飞船瞬间加速到光速,直接撕裂了另外一艘飞船,又再次加速,直奔下一艘。

    “高逸!!!”傲睿翁一把抓住高逸的衣服领子,“你答应过我!你向我保证过!”

    失去了虚空辉光的傲睿翁体能甚至不如一个普通成年人,安东双手抓住他的两个手腕,只听咔嚓一声,傲睿翁的手腕被掰断。

    “我向你保证,这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授意做的,在这之前,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高逸说,“虽然我很高兴看到这件事发生。”

    此时此刻,断了双臂的傲睿翁根本感觉不到半点疼痛,他的表情却变得无比狰狞,他高声吼道:“控制台,唤醒所有逃生舱,让他们反击!”

    控制台沉默了一下,说:“刚刚进入深度睡眠者无法被唤醒。”

    傲睿翁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上,他全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他的牙齿上下颤抖着,在这静谧的空间之中发出一连串‘嘚嘚’的动静。

    “其实……你早就知道,对不对!”傲睿翁看向高逸,他的眼珠子血红。

    “我不能确定知道。”高逸用一种极为别扭的方式回答道。、

    傲睿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绝望:“果然……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啊。”

    高逸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外面。

    看着那一艘艘逃生舱在宇宙之中爆开绚烂的花朵,光芒在他的眼瞳深处闪烁。

    他坐在傲睿翁身边,低声说道:“我重生了十亿次,很多事情都难以让我感觉到任何情绪波动。可唯独现在,我充满了快乐。复仇的快乐,尤其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更是让我乐不可支。”

    说着,他双手拉起傲睿翁那两只断掉的手,面带笑容,轻声哼唱起来: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

    啪——啪——

    傲睿翁那早已没有了任何知觉的断手拍在一起,发出诡异的声音。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

    啪——啪——

    拍手的声音继续,可傲睿翁此时的眼中却只有那宇宙之中绽放的焰火。拍手的声音伴随着逃生舱的爆炸,一声声拍在傲睿翁的胸口,令他窒息。

    “所有逃生舱信号中断,生命体征全部消失。”星舰控制台说。

    全完了。

    傲睿翁全然瘫软地倒在地上,他绝望地盯着头顶,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

    愤怒吗?

    哭泣吗?

    一切都没意义了。

    重生者啊,如果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能成为敌人的重生者。

    傲睿翁突然笑了,泪水从眼角流下,转眼间竟然变成了血水,巨大的悲伤让他感觉阵阵晕厥。

    死吧,让我死吧。

    傲睿翁这般想着。

    我不是重生者,永远结束我的生命吧。

    突然,那艘梭镖飞船迎着舰桥方向冲来,锋利的尖端轻易刺穿了前部的玻璃,将那飞船头部刺了进来。

    众人看到,在那梭镖中央,有一个球状驾驶舱。底部的舱门打开,一个人从那飞船底部跳下来,金属的双足落在同样金属的地板上,将地板砸出两道凹痕。

    高逸回过头去,从身形看来,那人全身漆黑,看上去身形纤细高挑,只不过全身已经完全被改造。左臂变形成为光炮,右臂则变成了狭长的战刃。头部在漆黑的面罩之下,完全看不到面容,唯有面罩之下眼睛的位置闪烁着蓝紫色的光芒,似乎是眼睛。

    几乎没有任何尘埃的面罩反射着舰桥的光芒,以及高逸的脸。

    高逸站起来,那一瞬间,外来者突然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高,双臂的武器突然恢复原状,变成了金属的双手。随后那人接连后退了好几步,仿佛在畏惧什么。突然跳上梭镖飞船,整个飞船急速后退,刹那之间便消失在宇宙之中,不见踪迹。

    那飞船留下的巨大空洞产生了强大的负压,狂风带着一切东西向着那空洞飞去。安东一手抓住地板上刚刚被高逸轰出来的破洞,一手抓着高逸,两人都飞了起来。而倒在地上的傲睿翁的则被卷起来,吸了过去。

    几乎同时,飞船舷窗的自我修复程序启动,无数瞬间凝固泡沫从玻璃的缝隙之中喷出。伴随着孔洞不断缩小,安东也距离那孔洞越来越近。最终还剩下巴掌大的时候,他那条断掉的胳膊被卷了进去,整个人被吸在了上面,而玻璃的自愈也同时停止了。

    傲睿翁看着落在地上的高逸,又看了一眼因为巨大的负压而急速膨胀起来的手臂,他无奈地遥遥头,说:“怪不得,怪不得一个占据了主动的人会与我讲条件,原来你早就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傲睿翁说道,他愤怒,但却又无法愤怒了。

    “是啊,我一直知道。”高逸的脸上带着非常纯净的笑容,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看着你现在的样子,我很高兴。”高逸说,“非常高兴。”

    “而且,百看不厌。”

    一边说着,高逸一边来到了傲睿翁面前,扭动着身体。

    “我甚至还会用唱歌的方式羞辱你。”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恐怖的压力瞬间绞碎了傲睿翁,将他从那个只有胳膊粗的孔洞之中喷了出去,在飞船外化作一片冰碴子。

    高逸被恐怖的负压拉着冲向了破洞,破洞迅速开始愈合。高逸的脑袋几乎在撞到玻璃之前停了下来。

    “快乐就是这么容易的东西,don't worry……be happy……”

    高逸来到破洞之前,掏出手机,以那宇宙之中的冰碴子为背景,拍了一张照片,盯着那个照片,笑着说了一句:“这个宇宙,果然充满了偶然与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