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十亿次重生 > 第八章 打开那扇门
    和另外两个人相比,张继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或者说,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卢飞和安东说过了什么。

    “国王,你有什么要问的吗?”高逸主动对张继问道。

    张继这才一愣,随即,嘿嘿干笑了一下,说道:“我想知道,我们要如何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老大您刚才也说了,沃弥尔人通过杀光竞争者来证明自己,那……我们呢?”

    高逸点点头,说道:“迄今为止,在我的记忆之中,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证明了自己。更何况,这个宇宙之中比沃弥尔人强大的种族数不胜数,我从未听说过谁获得了认可。沃弥尔人的计划是通过不断征服和吸收不同文明的科技来实现他们的技术爆炸,进而一步步威胁到强力种族。”

    “那,我们呢?”张继问道。

    “我和一部分重生者达成了某些共识,想要证明自己。虚空辉光可能会成为关键,所以,过去我一直都在收集虚空辉光的过程之中。可究竟我们要证明什么,我曾经亲口问过宇宙主宰,他没有回答我。”高逸说。

    “那么,关于虚空辉光的本质,您知道吗?”张继又问道。作为一个纯粹的技术性人才,张继对这种本质性原理性的东西更加感兴趣。

    “我不确定,不过根据推测,虚空辉光带给我们的能力,本不应该属于这个宇宙,所以它大约类似于系统漏洞那样的东西吧。”高逸说。

    “漏洞吗?”张继轻声嘀咕了一下。

    “是的,根据穷极学理的种族——智妍人的分析,我们的整个宇宙都在一整套严密的规则控制之下。可虚空辉光明显对规则产生了破坏,所以我认为这是漏洞,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我认为而已。”高逸说。

    安东立刻问道:“这个宇宙属于宇宙主宰,永恒星碑应该也是他的创造物吧。那么我们在这里谈论这些,在星薇面前说这些,真的不要紧吗?”

    高逸听了,笑了,说道:“不要紧,也许你不信,在我这十亿次重生之中,我甚至亲眼看到过一个顶级种族启动宇宙坍缩的结局。即便如此,宇宙之主依然没有任何举动。事实上,他不在乎。”

    说完这些,高逸看向每个人。

    “那么,我们的计划呢?”安东问道。

    “计划啊。”

    高逸深吸了一口气。

    “先提升自身实力,以防止半路被人灭掉;然后我们找回静谧三号,将我们的人口提升到一百人以上,这样我们才能对外自称为一个种族,与一些种族交流起来会比较方便;然后我们通过追踪虚空辉光的线索,不断提升我的虚空辉光的强度,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开门。”高逸说。

    “门?”

    “进入主宰所在的世界的门。”高逸说。

    “那是啥……”众人面面相觑。

    高逸想了想,说:“跟我来吧。”

    高逸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门外并非无尽长廊,而是一处向上的台阶。他带着众人一路上去,来到了别墅的楼顶。

    永恒星碑悬浮在众人眼前,最下方尖端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周围没有任何支撑,它看上去似是悬浮,却无比稳固。

    高逸来到跟前,将手按在永恒星碑之上,说:

    “主宰位于高维之上,只有这永恒星碑才能打开通往高维的道路,只有虚空辉光强度足够高才有可能触碰到高维。不过你我都是三维生物,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升维。”

    说着,高逸全身浮现出虚空辉光,白色的光芒之下,永恒星碑从下方升起道道星芒,一路向上,却只前进了不到一米多高,便停了下来。

    “你们也来试试。”高逸说。

    众人听了,也将手放在星碑之上,白色的光芒同时升起,星碑上的星芒逐渐向上点亮,却也仅仅只是再次提升一米而已。

    然后,高逸放开手,众人也同时放手,光芒立刻褪去。

    “当星芒能够完全点亮整个永恒星碑,我就能在高维和三维之间创造出一个亚空间夹缝,见到主宰。然后询问一些问题,针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决定接下来继续怎么走。不过,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要提升我们的文明强度。以防止我们在忙碌的时候,我们种族的人反而被干掉了。”

    说到这,高逸看向众人,“那么,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高逸问道。

    “大概,没有了吧。”张继摇摇头说。

    “那,你们就先休息一下吧。去万界关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不用着急。”高逸说。

    “咦?不是咻的一下就过去吗?”卢飞比划了一个拿起放下的手势。

    高逸咧嘴笑了一下:“还记得我那个墙的比喻吗?你嫂子就好像一个人站在矮墙的两侧,她虽然可以俯视一切,可想要把咱们从墙这边搬到墙那边,也需要时间的。一万多光年,只用一天时间,不长。”

    众人回到楼下,开门,进入回廊。高逸看着他们随便挑选了一个门,打开,然后进入自己的房间。高逸这才关门,回到客厅,回到他自己的座位。缓缓靠在后面,长长出了一口气。

    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力道不轻不重,一如以往。

    “还是这个时候的你手感最好,身体软乎乎的,性格也软乎乎的,可惜,去了万界关,就变成铁坨坨了。”星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软,容易死。”高逸歪了歪头,轻轻蹭了一下星薇的手。

    “这次,你有什么计划吗?”星薇问道。

    “没有……十亿次重生,虽然我已经记不清这十亿次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猜,我应该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案,都想过了吧。”高逸说。

    “差不多吧。”星薇说。

    “所以啊,随便来吧。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追也追不到。混沌到最后总会趋向收敛,爱咋咋地吧。”高逸笑了笑,说道。

    【】

    张继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站在窗前。窗外是静谧的宇宙,他就靠在窗口上,一动不动,眼中没有焦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卢飞回到房间之后,立刻往被窝里一钻,没几分钟,渐渐响起轻微鼾声,竟睡着了。

    安东坐在属于自己的小客厅沙发上,从身上将装备一件件卸下。随后,他拿起那柄被高逸用过的左轮手枪,将其拆开,慢慢擦拭起来。

    三个类似的房间,三个不同的人,同一时刻,分别做着不同的事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继回过头来;卢飞醒了过来;安东整理完所有的枪械。他们抬起头,注意到一旁的餐桌上,正摆放着热腾腾的食物。

    方便面,巧克力,西红柿蛋花汤。

    张继走过去,吃了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边吃边哭,然后更加用力地吃。吃到最后,泣不成声,饭在嘴里,却嚼不动。

    卢飞走了过去,盯着那食物看了许久,却没动一口。那食物就在他面前渐渐冷下去,然后卢飞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咧开嘴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吃了。

    安东以最快的速度吃光了所有的东西。

    【】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事情太突然,也太诡异,需要他们去消化,去适应。不过他们都是战士,他们曾经见惯了生死离别,也曾经陷入过深深的绝望,他们知道,他们现在应该要做什么。

    三人几乎同时离开自己的房间,开门的瞬间,他们几乎同时看到对方。

    “吃了吗?”卢飞先问道。

    “吃了,味道还不错。”张继眼珠子里满是血丝。

    “我看了营养配比,不会导致营养不良。”安东说。

    关门,三人再次同时开门,门后竟然都是大厅。

    “你们说,咱们同时走出去,身体会不会嵌合在一起?”卢飞嘿嘿笑道。

    “应该不会吧。”张继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一个哈欠。

    “你没睡一会儿?”卢飞说着,先走了出去,然后是张继,最后是安东。

    “没,睡不着,你睡了?”张继问道。

    “睡了,我这人没心没肺的,你也知道。”卢飞笑道。

    安东在一旁点点头,说:“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需要充足的睡眠和饮食。”

    三人来到大厅中央,高逸不在这。星薇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书,书的名字是《窗边的小豆豆》,竟是一本儿童读物。

    “你们休息的如何?”星薇放下书问道。

    “还行,逸哥呢?”卢飞问道。

    “在外面呢,出门一直走。”星薇说道。

    “好滴嫂子,那我们出去找逸哥聊聊。”卢飞说。

    “去吧。”星薇说,“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在这里想做什么都可以,甚至想要拆了这里也可以,不用什么事都告诉我,可以当我完全不存在。”

    “明白了!”卢飞哈哈笑着推开门,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