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利坚1950 > 第5章 NICE
    林文森这句话,只能引起基思·米里的手下心中产生疑惑。

    于是他继续道:“在堪萨斯城最希望你们老大死的是谁,最希望除掉你们的又是谁?为什么当是在你们老大的威胁下,他还要放我离开警局,我只是一个替罪羊,你们杀掉我,就不会再有人知道科林局长的秘密了。”

    这一刻,基思·米里手下们,仿佛饿狼一样盯向了科林局长。

    这时,一辆警车停在林文森面前,车门打开,爱德华命令道

    “上车!”

    眼见基思·米里的手下们蠢蠢欲动,林文森说道:“我会在家里哪也不去的,你们不应该现在就动手干掉我。”

    基思·米里的手下之间互相点了点头,警告道:“你最好不要试图逃离堪萨斯城,否则我们不会放过所有跟你有关的人。”

    说完,这些人跟随科林局长而去。

    车子缓缓发动,爱德华看着前方,认真道:“林,从今天开始,你就住我家,哪也不许去。”

    林文森看着车外阴沉沉的天空,道:“爱德华叔叔,你保护不了我的,基思·米里的手下们已经疯了,就算你是警察也没有用,这样只会让他们干掉你跟爱莉,我不能给你们带去危险。”

    爱德华重重一拍方向盘,大骂道:“该死!我是警察,却连一个孩子都保护不了,难道你要我什么都不做吗?”

    林文森手在车窗上擦了擦,缓缓说道。

    “基思·米里死后,他的势力就会暂时变成一盘散沙,等替基思·米里报完仇之后,他们还会因互相争夺老大位置而内斗,你可以借这个机会将他们的势力一点点打掉,凭你在警局多年的资历,下一任局长必定就是你的,爱德华叔叔,你一定会是一名好局长的。”

    爱德华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文森,他想起了林文森第一天被关进警局里时,他们俩人之间的谈话,心中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你,难道说这一切真的是你早就设计好的?”

    林文森低下头,悲伤道:“爱德华叔叔,我只是想让我妈妈过上更好的日子。”

    天空突然下起大雪,越雪下越大,车子渐渐消失在大雪之中。

    1955年1月1日。

    密苏里州,堪萨斯城。

    警局内,年青的实习女警坐在接待台上,无聊的哼着歌。

    门被推开,一名英俊的年青警员走进来,拍打着身上的雪,感叹道:“该死,今天的雪下的可真大!”

    随后,一个满头白发的小伙紧跟着走进警局。

    接待女警微微一笑,目光便被白头发的小伙吸引住,她还从没看到过有年青人把头发染白的,于是好奇的问道:“克斯,这么大雪你还去街上巡逻啊,这个亚裔犯什么事?”

    叫克斯的警员不满道:“这小子,在洛德的店里偷吃蛋糕,我抓住他的时候他还跟我说他是洛德的儿子,如果不是我认得洛德,知道他今天正在医院陪老婆生孩子,我都相信他了,可恶,竟然敢骗我。”

    亚裔小伙立即向年青女警抱怨道:“美丽的女士,我是被冤枉的,我跟这位警官说是洛德请我吃的他非不信,而他又不去问洛德本人就将我抓起来,我听说自从爱德华当上局长之后,警局对有色人种更加友好了啊!”

    实习女警顿时握着嘴笑了起来,帮忙说道:“是啊,克斯,你可得这位亚裔好点,不然他去找局长,你又要被训了。”

    克斯却得意道:“我这叫负责,这五年来堪萨斯城没有发生过一起命案,就是因为我的努力,另外,局长经常训我那都是对我好。”

    “我信了!”亚裔小伙佩服道。

    克斯警员满意拉着亚裔小伙坐下,问道:“名字,年龄,住址,什么工作!”

    “林文森”

    “20岁”

    “柳溪大道大道154号”

    “暂时无业”

    报完后,林文森无奈道:“警官,你打个电话给洛德那老家伙就知道了我并没有偷他家蛋糕,这真是一个误会。”

    “误会是你说了算的吗?人家在陪老婆生孩子我能打扰他吗?你小子老实点,说,20岁为什么是无业,为什么不去工作。”克斯警员严肃道。

    “我嘛~~~~~~~~~”林文森这个嘛字拖着长长的音,目光却飘到到了一位正从外面进来的漂亮女警。

    高挑的身材,英姿飒爽的气势,当她摘下帽子,轻轻甩动齐腰的金色秀发时,完美的身材也被彻底勾画出来。

    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NICE!”

    但在看到那张带着几份熟悉的脸时,林文森瞬间回了魂。

    “喂喂!我在问你小子话呢,别看了,爱莉警员是我们局长的宝贝女儿,不可能有你的份!”克斯警员大声喊道。

    林文森低下头,小声道:“警官,我作为一句犯人提醒你,按照正规的这审问程序,你应该把我带去审问室,那里无论是环境还是气氛都非常适合我,还能显得你特别有气势。”

    “…………。”

    克斯警员看着这个前一秒还在大声喊误会的家伙,现在却要让他走正规程序审问,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偷吃个蛋糕而已,做个记录教育几句就行了,还真把自己当犯人了呢。

    不过他已经没没空回答林文森了,因为爱莉已经向他走来,作为众多爱慕者之一,这对他来说是今天的幸运。

    “克斯,又抓了个罪犯嘛,他犯了什么事啊?”爱莉虽然在问克斯警员,但眼睛却一直盯在林文森那满头的白发上。

    林文森将脑袋彻底藏了起来。

    “啊!不是罪犯,这小伙子只是偷吃了个蛋糕,我准备教育一下就放他走。”克斯警员赶紧解释道,他可是知道这位爱莉跟他的父亲爱德华一样,对有色种族一向关爱有加。

    “哦?”

    爱莉随手拿起克斯刚刚写好的档案表,顿时整个人如同中了咒语一样,浑身颤抖起来。

    “完了!”

    林文森无奈吐出两字。

    接着便左耳一痛,人被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