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60、爱
    欢呼声尖叫声中,nobody表演结束。

    苏颖微笑着对老师和同学鞠了个躬,以示敬意。

    苏颖脸上的笑容非常自信,她和王若仪不仅是好闺密,而且她从来也不比她差。

    不管是学习还是其他,只不过很多时候她不是很喜欢去争第一罢了。

    看上去也很奇怪,外表活泼的人并不争强好胜,外表安静的人反而好胜心极强。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复杂。

    ......

    此时,伴奏还未停止。

    趁着这个短暂的间隙,苏颖鞠完躬后便小跑到台边,和王若仪互换了位置。

    接着王若仪走到舞台中间摆好姿势,等待属于她的音乐出现。

    按照正常节目而言,此时现场应该会熄灭灯光,陷入一片黑暗,等着白天鹅的歌响起,再缓缓出现亮光。

    不过现在是初试,学校条件有限,就不搞那么复杂了。

    但清水一中的元旦汇演,是在学校旁边紧挨着的一个体育馆进行。

    因为清水一中本就建在QS县城外围,空间广泛。

    所以体育馆当时选址恰好就选在了学校旁边的位置。

    一般体育馆都是关闭状态,偶尔会举办一些乒乓球赛事或者武术表演,之前还有歌手来这里开过一次演唱会。

    场馆很大,容纳清水一中的三千多名师生绰绰有余。

    体育馆和学校之间有一道铁门,平时锁着,也就在每年的元旦汇演这个时候可以借用一次。

    所以正式表演时,灯光自然是不用担心,此刻看着转场稍微有点怪异,大家也没有特别在意。

    就只是刚刚还火热无比的现场气氛,陡然间安静了下来,让教室里的师生全都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王若仪接下来的表演。

    毕竟她俩这是属于在同一个节目里面,能否让观众静下来从nobody到白天鹅,从爵士到芭蕾,很看王若仪的个人能力。

    而此时火热未散的观众,全都翘首以待。

    很快,音乐慢了下来。

    讲台上王若仪开始起舞,她先是抬起脚后跟,脚尖点地,变成标准的芭蕾舞姿势。

    仅这一下,在场师生们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

    讲台上的女孩儿一身白衣,时而旋转,时而扬手,轻盈的在讲台上翩翩起舞,高冷的神情让她看上去就像白天鹅一样,令人感觉高贵而圣洁。

    此时的教室非常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曲白天鹅之中。

    虽然没有刚刚苏颖的爵士那般热情,但每个男生都是同样的目不转睛,每个女生都是无比的羡慕和自惭。

    特别是座位上某些成绩很好的高一学生,他们都知道这次月考的总分第一名就是现在舞台上的王若仪。

    成绩那么好,舞也跳得这么好。

    真是没法和人比。

    很快,王若仪的舞蹈已经临近结束,她以抬起一只脚触碰到头的单脚旋转这种高难度动作作为收尾。

    直到舞蹈完全结束,教室里都没有掌声。

    因为很多男生都感觉不好意思破坏这种安静祥和的氛围。

    他们全都屏气凝神的默默欣赏着台上的气质女神。

    舞台旁边,苏颖看着座位靠前的那几个男生,一副已经呆了的模样,心里也是叹了口气。

    好吧...小仪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

    同时苏颖也看了一眼方然和沈心怡所在的位置。

    她很期待方然此时的表情。

    结果发现没有任何变化,就和台上的王若仪一样,两个僵尸脸。

    哦不!

    颜值差的应该叫僵尸脸,像他俩这种颜值高的应该叫高冷。

    不过沈心怡此时倒是表情很奇怪,又羡慕有赞赏的样子,全都表现在脸上。

    这时苏颖又看到方然偏头和沈心怡说话,当他目光转向沈心怡的时候,高冷的脸瞬间露出笑容。

    真是区别对待!

    哎!

    苏颖目光一转,看着台上的好闺蜜。

    真不知道她这个舞跳得值不值。

    ......

    “你觉得她跳得怎么样?”座位上沈心怡问道。

    “挺好的呀,我以前没看过芭蕾舞,感觉她水平应该不错,最起码这柔韧度是真好,我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把脚像那样碰到头。”方然认真说道,一脸笑意。

    “哦,我觉得也挺好。”沈心怡抿了抿嘴。

    她感觉自己吃醋了,但看方然的样子又没有对王若仪产生半点想法。

    真的是,气都生不起来。

    吃醋的样子也没法表现。

    说实话,这一刻沈心怡真觉得方然是上天给她安排的一份礼物。

    甚至她觉得这份礼物她可能都配不上。

    哎,还是先不想这些事情了,先把我们待会儿的稻香好好表演完再说。

    沈心怡晃了晃脑袋,想过滤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现在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也许这就是爱情。

    即便两个人真心喜欢对方,但不可避免的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一些事情。

    而爱情的关键,不是有多喜欢,而是理解和包容,这样才能走到最后。

    回想起爸爸的优秀,和妈妈的平凡善良,一家人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了这么多年。

    他俩之间会有矛盾,但每次总能迅速化解。

    这一刻,沈心怡重拾信心。

    舞跳得好又如何?

    爱情并不是一个强强联合的比赛。

    最起码,我要让自己在这段感情种做到最好,不让自己后悔...沈心怡下定决心。

    她突然大方而亲密的靠在方然身上,挽着他的胳膊。

    方然感受到后先是一愣,然后转头看着沈心怡含情脉脉的眼神。

    笑着问道:“怎么了?”

    他知道沈心怡从来都没这么主动的。

    现在受刺激了?

    方然有点不是很确定。

    他虽然聪明,但感情上还是个小白。

    似乎是和台上王若仪的表演有关。

    不过方然有点不是很理解。

    在他眼中,喜欢上一个人,视线里就只看得见那一个人。

    就好比现在他看沈心怡,是彩色的。

    而其他女生就是灰色的。

    所以他只会对沈心怡一个女生真正的笑。

    难道这样,沈心怡还感受不到?

    还是说感受得到,但依然会吃醋,会担心?

    方然想不明白。

    于是,他伸出手摸了摸沈心怡的脑袋。

    笑着温柔道:“别看她了,我们待会儿还要表演稻香呢?别等下吉他弹错了。”

    “嗯!”沈心怡乖乖的点了点头。

    她感受到了脑袋上来自方然的亲昵。

    以及那份关心和喜欢。

    两人互相对视着,似乎和现场的其他人不在一个频道。

    ......

    讲台上,王若仪鞠躬结束后,抬起头第一眼看的便是方然的方向。

    她感觉,心好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