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2、谈话
    教室外的走廊上。

    沈心怡心里很疑惑,吴老师突然叫自己出来干嘛。

    分班之前吴晓青就是她的语文老师,而当时她是语文课代表,现在是班长。

    印象中吴老师不会占用上课时间和早读时间,有事情都是在自习或者下课时叫她去办公室的。

    另一个让沈心怡疑惑的是,方然今天怎么了?

    平时他一来就拿手机偷偷看小说,今天他居然来得比自己还早,而且在那里看书!教科书!

    反常的举动,搞得她满脑子问号,但由于平时两个人就不怎么说话,她也不好意思问。

    她只能时不时的偷看一下,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在看书。

    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他看书的样子比玩手机时帅多了,也顺眼多了。

    如果给颜值打个分的话,平时的方然她给8分,玩手机时给7分,打篮球、跑步和看书时都是9分。

    沈心怡这般想着。

    然后,她就被吴老师叫了出来。

    “该不会是我偷看方然被吴老师发现了吧?”想到这儿沈心怡小脸突然红了起来,深感羞愧。

    这时,吴晓青说话了。

    心思沉重的她正透过窗户看着低头的方然,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反常的沈心怡。

    “心怡,身为班长,身为同桌,我想告诉你......方然他父母前几天不幸车祸去世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小心的安慰他一下。

    另外,等会儿你进去的时候,让他到办公室来找我,然后你在班上和同学们把这件事说一下,让大家注意一点,平时不要太吵闹了。

    你能做到吗?”

    吴晓青的话一句一句的轻声说完。

    沈心怡也一句一句的认真听完。

    她脸上的羞红在听完第一句话后就消失不见。

    只剩下沉默、短暂的质疑,和深深的同情。

    “老师,我可以做到。”沉默了几秒后,沈心怡开口了,语气坚定。

    她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方然身上,但身为班长这个时候她必须要站出来。

    礼貌的向老师点头示意后,沈心怡转身回到了座位上,轻轻的拍了拍方然的手臂。

    方然把头转了过来,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女生。

    “好像是叫,沈心怡?对,沈心怡。”

    “她拍我干什么?”

    方然在心里问道。

    在他印象中,沈心怡就是小说中的那种女主角。

    长得好看,为人心善,成绩还好。

    前世记忆里,好像还在网上看到过她的新闻。

    那篇报道说:一个985的优秀毕业生,在校期间多次参加大学生支教活动,而这个叫沈心怡的同学,毕业后,每年都坚持支教两个月,持续多年,仍在继续,她的行为......

    当时,方然正在听已经听了无数遍的“稻香”,治愈自己空乏的内心。

    看到那则报道后,他只感觉更加治愈了。

    而现在,看到沈心怡最青涩的样子。

    她穿着橘色的短袖,向后梳起的头发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发簪,鹅蛋般的脸庞满是胶原蛋白,两缕鬓角自然垂落两旁。

    没有丝毫化妆。

    方然突然感觉好美。

    丁香一样的姑娘大概就是这样吧。

    他想。

    这时,沈心怡的小脑袋凑了过来。

    她本意是想着教室读书声这么大,离近一点,小声地说话方然才能听清楚。

    这样也能让可怜的他不会有距离感。

    却没想到再一抬头,就正面近距离的迎上了方然清澈的目光。

    两人大眼对小眼。

    一个单身30年,不近女色。

    一个15、6岁,还未初恋。

    仅仅两三秒,两人就各自移开了目光,拉开了点距离。

    “方然,吴老师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沈心怡的脸不争气的又红了起来,她看着方然脖子下的锁骨,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没有敢再看他的眼睛。

    方然则看着沈心怡的白色发簪,淡然回道:“嗯,我现在去。”

    说完,他就站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看着方然离开的背影,沈心怡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这个男生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脆弱。

    就好像他已经接受了那个不幸的事实,准备把时间都好好花在读书上了。

    哎!

    沈心怡叹了口气,如果换成自己,不知道有没有方然这么坚强。

    就在这时,教室突然响起了“唔!”声。

    这个年龄的教室,最不缺的就是起哄的学生。

    这也是他们发泄学习压力的方式之一。

    很明显,班上的“班花”和“班草”作为同桌,先后被班主任叫出去,被不少读书声中滥竽充数的人注意到了。

    然后便是口口相传,这里面大有文章。

    听到“唔”声,沈心怡的脸反倒不再红了,她直接走上讲台,以班长的严肃口吻,把吴晓青刚刚的话,复述了一遍。

    “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说......”

    ......

    办公室里。

    吴晓青回到办公室后,其他老师就不约而同的停止了闲聊,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方然的事情。

    高一八班一个可怜的男孩子。

    本该是最美好的年纪,却要面对最残酷的事情。

    座位上的吴晓青此刻也是一脸苦恼。

    今年是她第一次当班主任,就碰到自己的学生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

    从一个多星期的接触中,她感觉方然好像是一个比较高冷的男孩子。

    虽然长得帅,但是都没怎么见他和女生说过话。

    现在她很担心方然会想不开,或者离开学校,放弃读书。

    她很希望方然可以好好的把书念完,但又怕自己劝不动,做不到。

    ......

    就在办公室众老师的担忧之中,方然进来了。

    他一脸平静,步伐沉稳的走到吴晓青的办公桌前站立。

    吴晓青见方然来了,赶忙把旁边办公桌的椅子拉了过来,让他坐下。

    方然倒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乖乖坐好,顺便说了句“谢谢老师”。

    对吴晓青方然是有印象的,和前世一样,她是自己高中的班主任,也是读书生涯的最后一个班主任。

    人美,心善,声音还好听。

    这样的老师谁会忘记呢?

    只不过方然前世辜负了她的期望,这辈子自然不会再让她失望了。

    吴晓青见方然状态很正常,还很懂礼貌,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看面前清秀的男生,想了想,还是把方然放在腿上的手拿了过来,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说道:

    “方然,十月一的长假刚刚过去,你家里的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今天你能来上学我很欣慰,答应老师在学校好好把书念完可以吗?”

    吴晓青突然的动作把方然吓了一跳。

    感觉到手背的柔软,他回了句“好”之后就一动不敢动。

    这几年来,方然除了送外卖就是窝在家里看电影、听歌、看书、写小说,再就是出去打篮球。

    基本没怎么和异性交流,更不用说这么好看的异性了。

    虽然前世活了30年,但方然的经历其实和刚出校门的学生没什么差别。

    突然的身体接触,实在让他很不好意思,只能拘谨着一动不动。

    耳根也肉眼可见的全都红了起来。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吴晓青见方然这样子,瞬间就明白了他是不好意思。

    这一反应反倒让她高兴起来。

    因为这说明方然没有因为家庭的不幸而自闭或者怎样。

    这孩子,真让姐姐心疼啊!

    回想起自己读书时,老师也是对自己非常的好,吴晓青继续说道:“那你搬到老师家里和老师一起住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