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10、宝藏男孩
    嘈杂的读书声中,方然唱完了整首稻香。

    虽然没有伴奏,虽然声音很杂,很吵,但方然感觉,这可能是他唱得最好的一次。

    以重活一次的心态,对沈心怡,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唱出了这个世界所没有的稻香。

    “怎么样,好听吗?”方然看着已经变成呆呆模样的沈心怡问道。

    “我感觉...你可以直接出道了。”沈心怡弱弱的声音传来。

    她此刻感觉自己有点懵。

    怎么能这么好听!

    一开始,她以为方然只是开玩笑。

    或者说方然可能是哼一段自创的旋律。

    就像她自己平时洗澡时会唱歌,唱着唱着自己在那里瞎哼,有时还觉得哼得挺好听的。

    但她没想到,方然居然唱的是一首如此完整的歌!

    有嘻哈、有副歌。

    旋律还如此美妙。

    一开始她被方然充满感情的声音吸引,后来她被歌词所讲的故事吸引。

    这歌词,写的真好。

    世界、抱怨、脆弱、堕落...

    到后面的努力勇敢的走下去、知足、珍惜......

    还有家。

    虽然方然唱歌稍稍有一点点模糊不清的感觉,但她还是听懂了这首歌要传达的故事。

    那就是告诉人们要知足。

    也许生活很难,但世间仍有那么多的美好。

    珍惜美好,珍惜家,珍惜眼前,才是大家该做的事情。

    看着方然不知不觉中已经湿润的眼睛,沈心怡只感觉这个男孩就像个天使一样。

    那般坚强。

    遭遇不幸,却仍心怀希望,传达美好。

    “这是你自己创作的歌吗?”沈心怡忍不住轻声问道。

    唱之前,方然说是一首自己没听过的歌。

    而现在听完她发现这首歌太好听了,要是已经发布的,肯定早出名了。

    这几年华语乐坛都没有什么好听的新歌,这首歌如果在网上肯定不会被埋没。

    所以她才会这样问,哪怕她自己都不相信还在读高中的方然可以创作出这样一首歌。

    “嗯。”沈心怡希冀的目光中,方然点了点头。

    没办法,他现在也只能如此解释。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沈心怡一时间反倒不知说什么了。

    她又是惊讶,又是怜惜、又是感动,情绪复杂。

    待到差不多接受了这一事实后,她继续怜声问道:“这是你这几天创作的?”

    听到这话,方然瞬间就懂了她的意思。

    他脸不红心不跳的肯定道:“嗯,我在家用笔记本先写下了歌词,然后对着歌词自然而然就唱了出来。”

    说完,他又补充道:“可能,我在音乐这方面有点天赋吧。”

    “你真是...厉害!”沈心怡话说到一半,憋出来这两个字。

    这岂止是有点天赋?

    这是天才!

    沈心怡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想象,方然独自一人流着泪在家里写了这首经典的歌词,然后哼出了那美妙的旋律。

    “这首歌有名字吗?”沈心怡最后问道。

    方然故意顿了顿,回道:“稻香。”

    “稻香...稻香。”沈心怡低声重复了两遍。

    她仿佛看到一颗华语乐坛的新星,就要在自己面前冉冉升起。

    沈心怡觉得自己对音乐算得上比较了解的。

    她父母虽然不是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但也都是很爱听歌的那种。

    从小到大她就跟着父母听了各种类型的歌。

    初中时,她还去连续学了几个暑假的吉他。

    对曲子,她有自己的理解。

    而现在,方然的这首稻香,她感觉真的是...就像一股清流,在这几年新出的华语歌中,孤独明亮。

    “如果制作好,发出去肯定会引起轰动吧。”沈心怡这般想着。

    “你知道这首歌是怎么来的吗?”方然突然问道。

    “不知道。”沈心怡道。

    方然顿了顿,说出想好的说辞,也就是前世很深的一次感悟:

    “爸妈刚离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那几天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整个人就是发呆、幻想、崩溃、痛苦,甚至我都不知道我每一天是怎么过的。

    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了手机百度上弹出的一个新闻,说的是中东的一个战乱国家,有很多一出生就没有父母甚至没有身份的孩子。

    他们没有学上,没有衣服穿,甚至没有饭吃,长大后就是黑户,连工作都找不了。

    当时我就在想,和他们相比,我是不是算很幸运的呢?

    虽然父母已经发生了意外,但他们生我养我,对我很好,供我上学,买好吃的、好喝的给我,关心我,照顾我。

    让我成长到这么大。

    而那些孩子呢?他们是该有多么坚强。

    他们尚且能咬牙活下去,我凭什么就这样放弃自己?

    当时我想明白了,人有时候需要知足,而且去了另一个世界的爸妈,也希望我能活得更好吧。

    后来,我就在家写下了稻香的歌词,然后闭着眼睛唱了出来。”

    “......”听着听着,沈心怡就哭了。

    趁着眼泪还没掉,她连忙从抽屉里拿出纸巾,擦拭着眼眶里还未留下的泪水。

    这是怎样的一个宝藏男孩啊!

    好想把他抱在怀里...

    但这里是教室...

    摇了摇头,沈心怡擦干眼睛后,小声询问道:“那这首歌你准备怎么办呢?发到网上?你以后准备做音乐吗?考音乐学院?”

    沈心怡问出了方然心中所想。

    方然也说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可我现在吉他都不会弹,乐理知识几乎等于没有,至于考音乐学院,我也不知道。”

    方然说的是实话,他在音乐方面的知识仅仅局限于小学和初中的音乐课。

    几乎等于没学。

    他现在就怕自己在音乐方面没啥天赋,不能把周杰伦的歌完美的复制过来。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就只能等到赚到很多钱后,自己唱让人把曲子写出来,再找合适的歌手唱了。

    这时,沈心怡露出笑容,两个小酒窝挂在了她的脸上:

    “我可以教你,我会吉他,我带你吉他入门。”

    方然没想到沈心怡还会吉他,不过前世两人也不熟,不知道纯属正常。

    “那英语呢?”方然问道。

    沈心怡反问道:“中文歌这么好听,为啥要学英语呢?我怕你学了你讨厌的英文,就写不出这么好的中文歌了。

    你觉得呢?”

    方然点头表示同意:“嗯,中文歌才是最好(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