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照花 > 第十四章 危机四伏
    仁寿宫中,七皇子元瑸对着太后施礼道:“孙儿给老祖宗请安!”

    温太后笑道:“是瑸儿来了,建璋宫的筵席还没有散吧?怎么不在你父皇跟前伺候着,反到我这老婆子这里来啦?”

    元瑸也笑道:“父皇跟前有兄长们照料自是妥帖,孙儿前日听宫中太医说,祖母的眼疾又犯了,孙儿心中十分的担忧,就想来看看祖母。”

    温太后道:“罢了罢了,哀家这个是老毛病了,你这孩子最是个有孝心的。”又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孙嬷嬷,快让我孙儿坐下吧。哦,把年前南方供上来的好茶取来与各位主子尝一尝吧。”

    孙嬷嬷领命下去准备。

    元瑸的目光轻轻略过殿中女客,问道:“不知祖母的客人可是裴家的夫人和小姐们?”

    温太后点了点头,几人又相互见了礼。

    清和搂着太后的手臂撒娇道:“祖母!七哥眼中只有客人,却无我这个妹妹。”

    温太后笑道:“你这个猴子,总是这样口无遮拦,叫你裴家姐姐们听了,岂不见笑?”

    浮光忧心忡忡地望了一眼她的长姐,只见她低眉浅笑,神色中竟有几分娇羞的女儿之态。

    几人又在仁寿宫中吃了一盏茶,不多时见诸位娘娘们也过来给太后请安。

    浮光垂首立在一旁暗中听各位贵人们言语,明眼人都能察觉到漓姬虽贵为太子生母,通身的气派却远远不及那位光彩照人的陈夫人。

    果然如她前世所见,陈夫人母子此时在宫中确是最得宠的,唯有盛宠加身,她才能在几位夫人甚至是太后面前如此惹眼。

    彼时,人群中也有一双眼睛在暗自打量着他们姐妹二人。浮光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行事最为小心谨慎的魏夫人。她便也没有躲闪,微微颔首冲着这位备受冷落的夫人笑了笑,却见那位夫人垂下头去,并不回应。

    张氏带着姐妹二人从太后宫中出来,宫人来报建璋宫的筵席还没散去,她便带着两个孩子先回府。

    姐妹二人坐上马车,若薇扯了扯浮光的袖子,在她耳畔轻声说道:“你没看出来吗?”

    浮光听她如此说,问道:“何事?”

    若薇有些兴致勃勃地说道:“那位七皇子便是当日在漱玉楼中教训陈盎的那位公子!”

    浮光亦有些诧异,当日那人有意隐瞒身份,又是在打斗中,她压根没有看清那人的相貌。

    若薇又道:“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啊文质彬彬的样子,身手竟如此好。”

    浮光拿她没办法,便提醒道:“你还记得当日他教训的那个叫做陈盎的人,便是方才那位行事高调的陈夫人的亲侄子。”

    若薇有些不以为然,“只是那陈盎欺人太甚,但凡侠义之士皆会挺身而出罢了。”

    浮光只好耐心开导,“魏夫人母子在宫中的地位与陈夫人母子比起来如何?”

    若薇道:“自然是云泥之别……好呀,你这丫头,小小年纪竟如此势利?”

    浮光摇了摇头,“长姐,此话我只对你一人讲,那个陈夫人颐指气使固然令人生厌,但这个魏夫人与七皇子也并不简单。表面上忍气吞声,对所有人都和和气气,私下定然积怨已久,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裴若薇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浮光又道:“我是说倘若,倘若有一天再见了他母子二人,一定也要小心谨慎才是。”

    若薇笑道:“他们这样的人再不济也是深居高阁的皇家子弟,我们自然是要敬而远之。你呀,切莫忧思过度了。”

    浮光听她如是说,便也不再提起这桩事情来。只是在心中筹谋,再过两个月她的长姐便要行及笄之礼了,眼下正是到了议亲的时候,自己定要找机会好好劝劝她。

    如果她的长姐能找到一个真心疼爱她的夫婿,或许便不会在多年后落得个圈禁春惜宫的结局。

    ……

    翌日,浮光同父亲,兄长在家中用完午膳,便带着慈姑煮的元宵去找玄辰道长。

    浮光道,“师傅,今日是上元佳节,您老人家可要去街市上看花灯?”

    玄辰摇了摇头道:“嗯……年纪大了就喜欢清静,老朽就不去凑这个热闹咯。”

    浮光又道:“也好,那弟子便去点一盏天灯,祝师傅福寿安康。”

    玄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浮光看了看四下,又低声问道:“师傅,你可知小师叔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譬如说宝剑,又或者是名画之类的。”

    玄辰笑道,“这个嘛……宗伺向来孤僻,老朽也不知。”

    浮光点了点头,她原是想趁着过节给她小师叔送个礼物,也好还了他上次的人情。

    回府用过晚膳,浮光便带着兴儿、慈姑出门去御街前看花灯。

    仁德楼上,成帝的御座便设在正中,后面站着撑华盖的宫人,左右立着陪侍的妃嫔们。

    仁德楼下搭着一个四周挂满彩绸的露台,台上是表演歌舞戏曲的伶人,左右两边站着神情肃穆的皇家侍卫。

    露台外面的空地上又搭着一座几丈高的灯山,挂满了形形色色的花灯与五颜六色的绸缎。这时候,整条御街上立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们。

    浮光只远远地看了看那座灯山,便没有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只是带着慈姑、兴儿逛河边的商铺。

    不多时,三个人的手中都拿满了东西,什么冰糖葫芦、芙蓉糕呀,荷花灯、兔子灯,吃的、玩的、用的应有尽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位小姐家里是开杂货铺的。

    兴儿怀中抱着一大堆瓶瓶罐罐,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走了几条街,他终于有些吃不消了,便问道:“小姐,我们还要买多少东西啊?”

    浮光回头一看,有些抱歉地道:“哎呀,一不留神就买多了。”又看了看路边的茶摊道:“这样吧,兴儿你把东西放在这里,然后过去把马车赶过来。慈姑,你也歇歇吧。”

    兴儿如释重负地放下那一堆东西,回头去找那条停马车的街巷。

    浮光与慈姑也放下手中的东西,在茶铺里喝了一盏茶。看见河边上有人放莲花灯,浮光道,“不好,还没放天灯给师傅祈福呢。”

    慈姑道:“小姐,街上人多眼杂,还是等兴儿回来了再去吧。”

    浮光指了指外面笑道:“不碍事的,我就在那边的桥上放,要不了多少功夫。慈姑你且看着这些东西,我很快就回来了。”

    慈姑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姐,小姐……”唤了两声,却眼看着人已经走远。

    这边浮光过了那座石桥,见路边有一个裹着粗布头巾的老叟,那人面前摆着十来只天灯和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

    浮光便过去挑了一盏灯来写祝词。

    那老叟东张西望地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来对着浮光道,“小姑娘,要画册不要,这画上的全是京中美男子。”

    浮光有些尴尬,正要推辞,又听那老叟道:“不买不要紧,你且先看看再说!”

    说着,他便翻开了那本册子,浮光一眼瞥见画上的男子,倒也说不上有多貌美,却清一色地半褪着衣衫,露出光洁的胸膛和修长的腿。

    浮光连忙别过头去,慌慌张张道:“老伯,你快收起来吧。那个……我不要!”

    那老叟有些漫不经心道:“还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老夫这画册可是京中最畅销的,限量版!过两日便没有了。”

    浮光给了他几个钱便要提着灯往回走,那人又道:“诶诶,别走呀。老夫还有美人图,要不要?”

    她脚步顿了一顿,思索道,今日买了这许多东西也不知这小师叔到底钟意哪一种?

    忽见一个抱着竹筐的孩子跑了过来,冲那老叟大喊道,“快跑,官兵来了!”

    只见那老叟慌里慌张地收了摊子,拔腿就跑。

    “唉,老伯,你东西掉啦!”浮光拾起遗落在地上的那本画册,对他喊道。谁知那老叟回头看了看桥上的官兵跑得更快了。

    浮光瞥了一眼那本册子,见有人来了,便胡乱的将东西塞入囊中。

    “见过一个穿黑衣的蒙面人没有?”为首的官兵问道。

    浮光连忙摇了摇头。

    那几个官兵又带着人去别的地方继续搜查。她正要转身回去,抬头见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在巷口一闪而过,她擦了擦眼,果然看见两个人飞身跳进了江边的一条渔船上。

    她只觉得那白衣人身形有些眼熟,于是便快步跟了上去。只见那两道闪着寒光的剑影在夜空中缠斗,又听得那两剑相击时发出的‘叮叮’声响。

    尤其是那黑衣人,招式十分狠毒。好在白衣人身法敏捷,灵巧地躲过他每一次袭击。

    正在电光火石之间,忽见那黑衣人连发几枚暗器,那白衣人又是抬剑一挡,只听得砰砰几声,暗器都落在了船板上。

    浮光立在下面,看得直提心吊胆,见沿街走来一队巡街的守卫,她连忙挥了挥手,高声呼喊道:“这边,这边!”

    那黑衣人见官兵来了,闪身上了岸,朝着城外逃了。

    浮光又看了看那白衣少年,确认是她小师叔无疑,便对他道:“小师叔,快下来吧,那人已经逃走了。”

    宗伺飞身而下,将她如同捉小鸡一般拽了上去,又带着她闪身钻进河中的一条乌篷船里,对她厉声道:“莫要出声!”

    浮光点了点头,也不知他为何要躲避官兵,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她更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因他语气严厉,她也不敢做声。

    宗伺半闭着眼,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向后倾倒下去。

    浮光慌了神,连忙将他扶住,低声道:“小师叔,你哪里受了伤?你在这等着,我这就去找人来帮忙。”

    宗伺用最后一丝力气拉扯住她的衣袖道:“不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