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15、到来
    清水一中。

    上午最后一节自习课。

    方然在座位上认真的看着化学课本,因为他感觉最没有把握考满分的还是化学。

    初中的基础太差,很多零碎知识他压根没听,即便是有两段记忆,也有不少知识点一片空白。

    学习没有捷径,现在也只能脚踏实地的一点点抓起来了。

    不过高中课本有不少和初中是重复的,这倒减少了不少学习量。

    “你猜吴老师刚刚找我过去干嘛了?”沈心怡一回到座位就拍了拍方然的胳膊,轻笑着说着悄悄话。

    方然想了想,前世好像自己就是这天离开的学校,印象非常深刻。

    因为学校通知说要举行元旦汇演,每个班都要派人去参加节目的预选。

    自己当时接受不了这种本该高兴的氛围,彻底离开了校园,脱离了学生的身份。

    现在想想,真够傻的。

    相比于社会,学校实在是一个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地方了。

    方然转过头,装作猜测的样子问道:“是元旦汇演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沈心怡满脸好奇,她本来还想给方然一个惊喜的。

    “我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想让我上台唱稻香。”方然不装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啊...这你都知道。”沈心怡慢慢张大了嘴巴。

    “好吧,你都猜对了,那你想上台唱稻香吗?”沈心怡直接问道。

    “可我只会唱,难道清唱?”方然道。

    “我不是会吉他嘛,离元旦还有一个多月,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学会的。”沈心怡道。

    闻言,方然突然有种不靠谱的感觉。

    虽然他对音乐相关的专业知识不是很了解,但他也知道听人清唱就能用吉他把曲子谱出来,好像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沈心怡才学了几个暑假吉他,估计也就算个初学者。

    ......

    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的时候,沈心怡向吴晓青请假,和方然出去练习元旦汇演的节目。

    吴晓青对此自然是同意的,清水一中每年除了运动会外,唯一的一次大型活动也就是元旦汇演。

    表演节目的主力军自然是学习压力还没那么大的高一新生。

    方然和沈心怡这两天的学习状态,她也看在眼里,非常好。

    而就方然的情况,他愿意参加这种活动,她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

    就是不知道他俩要表演个什么节目。

    沈心怡没说,她也没再问。

    ......

    学校后山。

    小树林中。

    方然和沈心怡坐在一个凉亭里。

    后山不是很大,大概只有四五个小凉亭。

    平日里这里都是没人的,但此时每个凉亭中都有人。

    有的在唱歌有的在跳街舞,看上去都是活力满满的高一新生,都准备在元旦汇演大显身手。

    方然和沈心怡这边也是一样。

    沈心怡手中拿着一把吉他,正坐在凉亭里调试琴弦。

    今天她穿着一件黑白条纹的长袖,外面套着蓝白色的华夏标准校服。

    夕阳的余晖照在小树林上,几束丁达尔效应的光亮透过层层树叶穿了进来。

    其中正好有一束擦过她的侧脸上,然后照在吉他上。

    方然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吉他和她。

    “调好了,你唱吧!”沈心怡拨动琴弦试了下,音色没啥问题,把吉他摆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后,她抬头说道。

    然后她就看到了方然呆呆的看向自己目光的样子。

    “方然。”好半天方然那边都没有动静,沈心怡只能红着脸哼了一声。

    发呆还这么帅...

    “嗯,我唱了。”方然应和一声,浑然没有被发现的尴尬。

    他看向周围和远方,开始找感觉。

    这是他每次唱稻香之前的习惯,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

    ......

    与此同时。

    张芷箐(小张)刚刚到达清水一中。

    四个小时的飞机,加上一个小时的车程。

    时间很急,她一刻也没有耽误。

    因为现在奇点小说网大都是电子签约,可能就是几秒钟的事情,说不准方然什么时候就把小说给签了。

    如果“无限恐怖”后续出现的电影,都能有“生化危机”水准的话,那这本小说就极其重要了。

    它将会是华国文化输出的一个强大武器。

    远不是奇点能吃得下的。

    ......

    保安不让进,张芷箐掏出电话匆匆说了两句,便站在清水一中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周华兴就从办公室赶了过来。

    周华兴是清水一中的校长,也是QS县教育局的副局长。

    张芷箐是江城人,之前在江城文化分局工作,两人曾有过一次活动交流,也就是那时留了电话。

    不过后来张芷箐调到京城总局后,就没有过联系了。

    毕竟年龄就隔了20岁,本就没有共同语言,而且也不是同一个部门工作。

    留电话也只是当时的一种礼貌。

    路上周华兴一直很纳闷儿,她来干什么?

    上面有新动作了?

    但也不该是她直接来清水一中啊,听上去语气还挺急。

    怀着好奇心,周华兴很快到了校门口。

    一眼他就看到了门口的张芷箐,体制内的人,身上都一种气质。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不过,这变化可真大啊。

    出去几年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周华兴突然有一种看江城实验中学校长的感觉。

    很快,他就走到了张芷箐面前。

    不过,他一直没有主动说话,因为怎么称呼都不太好,只能露出淡淡的笑容。

    到了说话的距离后,张芷箐主动开口了:“周校长,我是文化局的张芷箐您记得吗?叫我小张就行。”

    周华兴笑道:“记得记得,那次活动你大放光彩,想不记得都难。”

    客套的聊两句后,周华兴适时问道:“小张,你这次大老远来,是有什么事情?”

    张芷箐直接道:“周校长您知道你们学校有个叫方然的学生吗?”

    “方然?”周华兴点了点头,“是高一新生,他父母上星期不幸出了车祸的那个孩子?”

    方然周华兴是知道的,他很关心清水一中的每一个问题学生,本来他还在想怎么开导这个孩子,或者帮他争取更多的优惠政策。

    但了解到他的班主任也就是刚工作两年的吴晓青处理得非常好之后,他也就放心了。

    现在,张芷箐来找方然是什么个意思?

    他一时间没看懂。

    张芷箐见周华兴对方然很了解的样子,也同样放心了。

    她继续说道:“周校长,您可教出了一个好学生啊。

    我们边走边说,事情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