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16、这歌也是他写的?
    路上,周华兴就从张芷箐口中了解到了方然的另一面。

    他实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的。

    前天晚上方然在家里写了一本网络小说的开头,并且上传到了网上。

    仅仅过了一两天时间,这本小说就火了!

    而且是火出圈了!

    引得不少知名影视公司,要把版权买下来,拍成电影。

    而且这件事情还让文化总局都关注了!

    派张芷箐来好好处理这件事情。

    你敢信?

    张芷箐没有把事情说得非常清楚,毕竟在小说中写电影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她怕还得给周华兴详细解释一下。

    不过她已经把事情的紧急性都说到位了,足够引起周华兴的重视。

    而饶是如此,周华兴都震惊不已。

    他教书育人几十年,毕业的学生中从事各行各业都有。

    大企业家、干部、医生、教授、科研人员、作家、小明星......

    可谓桃李满天下。

    其中天赋上佳的比比皆是。

    但像方然这样,仅仅把自己的小说开头传到网上去,就造成这般巨大影响的,他真是头一次见。

    周华兴都恨不得立刻掏出手机上网看看,究竟是什么文字,能有这样的魔力。

    当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是为方然感到高兴的。

    既然方然的小说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名气,就说明他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且非常有天赋!

    对此,周华兴倍感欣慰。

    “那你这次来,是准备?”周华兴问道。

    张芷箐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道:“周校长,可能你还没有意识到方然的重要性。”

    听到这话,周华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什么意思?

    他没懂。

    张芷箐见周华兴不解的样子,缓缓说道:“想必周校长也清楚,近年来国家对教育这块是越来越看重了,加大投入,数次改革。”

    周华兴点了点头。

    身为教育第一线的他,非常清楚,国家一直在不断优化教育模式。

    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但近几年确实步伐快了很多。

    张芷箐继续道:“那是因为国际形势的原因,从最初的冷战,到技术战、航空战、贸易战、资源战、商战、科研战等等。

    这些,我们华国一次都没有落下,全都是靠着勤奋、团结一次次后来居上。

    但近两年来,几个大国都不约而同的把战斗转移到了教育上。

    当然,这方面我们华国也是不怕的。

    可影响教育的不光是教育本身,除了师资力量,教学环境外,文娱也是一大因素。

    随着互联网的全民普及,现在的学生和从前的我们不一样,他们对外界不再陌生,能非常迅速的了解各行各业的实时大事,他们能认识到很多不该他们这个年纪知道的东西。

    这样造成的结果有好有坏,好的可能开阔自己的眼界,认清自己的理想,坏的会被不良的东西影响,人生观价值观出现偏向,甚至走向错误的道路。

    所以,这个时候文娱就非常重要了!

    好的偶像和影视作品会给青少年带来正确的引导,而华国出现更多的原创优秀作品,或者优质艺人,更能让他们把目光放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上。

    ......”

    张芷箐的一席话,让周华兴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前几年,学校总是禁止学生,带任何电子产品来学校。

    游戏、小说等都是对学习影响非常大的东西。

    但近两年来,上面却转变了做法,对电子产品呈开放式态度。

    对此,他一直很不解。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要对文娱产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想想也是,阻塞总是不如疏导。

    从来没有把洪水堵住的,对抗洪水,引导才是从古至今一成不变的方法。

    “那我们华国的文娱行业现在如何呢?”周华兴忍不住问道。

    “不太行,和其他几个文娱产业极度发达的国家存在很大差距。”张芷箐实话实说。

    “文娱这行业不同于其他,需要真正的天才,所以方然对我们才如此重要。”

    “一部小说,真有那么重要?”周华兴忍不住再次问道。

    张芷箐笑道:“他这可能不只是一本小说,而是好几部经典的系列电影啊!”

    好几部电影?

    什么意思?

    周华兴没听懂,张芷箐也没再说。

    周华兴决定等会儿有时间怎么也得把这本小说好好看一遍。

    ......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逸夫楼。

    也是清水一中高一教学楼。

    周华兴打电话给高一的年级主任,也是他当年的学生,陈建铭。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夹克外套的青年就跑了下来。

    陈建铭今年35岁,正是男人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但隐约可见,他后脑勺已经有了不少白发。

    一看便知,在工作上操了不少心。

    “老师,您找我?”陈建铭走近后,立马问道。

    看到旁边还有一个气质不凡的女人后,他继续问道:“这位是?”

    周华兴没有解释,而是说道:“你先去把高一八班的方然同学叫下来,记住要客气一点,他的情况你也知道。”

    “好。”陈建铭没有多问,直接转身跑上二楼。

    很快他就得知,方然和他的同桌也是高一八班的班长沈心怡,两个人一起去小树林凉亭排练节目去了。

    这倒让他有点吃惊,看样子那个叫方然的同学恢复得不错。

    没有停留,陈建铭直接跑回楼下,步子还是很快。

    自从升为年级主任后,这两年他的身体倒是越来越好了。

    听到消息,周华兴很是高兴。

    方然积极参加学校的活动,说明这孩子已经从痛苦中走出来了。

    这样看来,能写出那本有魔力的小说,说不定就是这段经历的领悟吧。

    有的时候,一次特别的经历,对人是个坎儿。

    跨不过去,就掉下去了。

    跨过去,就是一次飞跃。

    张芷箐听到这消息倒很是吃惊。

    在她看来,一般作家都是比较内敛的,很少有方然这种。

    而且方然情况还这么特殊,就是不知道他在排练什么节目。

    没有耽搁,一行三人,直接前往小树林。

    陈建铭见过几次方然,对小树林的地理环境也非常熟悉。

    很快,他就带路找到了方然所在的凉亭。

    三人直接向其走去。

    靠近后,他们才发现,方然正在唱歌。

    旁边的女生则拿着吉他,但没有伴奏。

    两个人都很认真,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

    张芷箐立马走到最前面,等到距离更近了之后,歌声也变得更加清楚。

    同时她转头示意先不要出声。

    然后,她便听到了作家方然富有感情的歌声:

    “请你打开电视看看多少人...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我们是不是该知足...

    还记得你说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

    张芷箐一脸问号。

    这歌是好歌,词好曲也好,他唱的也很好听。

    但...好像之前没听过!

    难道这歌...也是他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