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21、是你啊
    “你真厉害,写歌像玩儿一样。”沈心怡一脸崇拜。

    她本以为方然写出稻香是碰巧,现在看来,他可能真有音乐天赋。

    “简单爱。”沈心怡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这就是方然对爱情的观念吗?

    简简单单就好。

    和我一样。

    难道这是他因为我写出来的歌?

    沈心怡偷笑着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停下心中美滋滋的胡思乱想。

    ......

    上课后,沈心怡再没走神了,认认真真的听老师讲课。

    虽然初恋这种感觉对她而言懵懂而美好。

    但沈心怡也想到了方然的才华就像他的笔名一样,无与伦比。

    写的歌那么好听,写的小说也那么多人看。

    除此之外,他还长得帅、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人也聪明,数学成绩也那么好。

    一想到这些,沈心怡就发现自己从小到大的所以骄傲都不值一提了。

    所以,现在她对学习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认真了。

    沈心怡是这样想的:自己不会写歌、也不会写小说,那总得争取在学习上能给方然最大的帮助吧。

    ......

    直到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沈心怡上课都听得非常认真,充实的学了一天的知识。

    其中自然避免不了两个人学习上的交流,毕竟方然数学物理特别的好,化学生物稍差,而沈心怡则刚刚相反。

    不过两个人都默契的只是讨论学习,而且还都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

    搞得班上的其他同学,下课经过看到这一幕也完全不会想到,这俩人居然在谈恋爱。

    到了自习课时,沈心怡才拿着吉他跟着方然来到熟悉的凉亭。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无尽田野和天空,只感觉整个人身心都自由了许多。

    “来,你穿我的外套。”坐在凉亭里,方然感受到一股秋天的凉意,立马把身上的蓝白脱了下来。

    不待沈心怡反应,就直接披在了她的身上。

    “嗯。”沈心怡轻轻应了声,一动不动。

    她只感到一股甜甜的气息。

    凉意倒是没什么感觉。

    “方然,你把简单爱唱给我听一下吧。”现在不在教室,两人独处,沈心怡说话也变得直接起来。

    本来她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害羞的女生,如果非要形容自己的话,沈心怡觉得用直率而温柔、简单而聪明会比较合适。

    “那你听到了啊,听完告诉我什么感觉。”方然笑着说道。

    自从早上大胆表白之后,方然发现这段时间和沈心怡的相处中,自己慢慢变得话多起来了。

    想到小时候,自己曾是父母老师口中最淘气的孩子,只是因为那件事,才一直沉闷。

    现在,因为她,逐渐找回自己。

    这般想着,方然开口便唱了起来: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凉亭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

    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方然现场改编了一下,唱到这时,他停了下来,接着大胆的走上前,看着沈心怡的眼睛向她伸出了右手。

    沈心怡一直认真的听着,从第一句她就感觉又甜又羞。

    这首歌不比稻香差。

    而整个节奏则欢快了许多。

    然后她就看到了眼前和歌词一样的一幕。

    没有犹豫,沈心怡伸出了手,被方然握在手中。

    两人对视着,空气弥漫着抹杀单身狗的气味。

    两世加起来四十多年,这是方然第一次牵女生的手。

    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软,很滑。

    沈心怡也是一样,感觉很奇怪。

    而且她看方然小心翼翼不敢用力的样子,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样,也是第一次。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沈心怡突然感觉自己前面十几年都白活了。

    好在,今后会一天比一天快乐。

    适应了牵手的感觉后,方然继续往下唱去: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

    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和你看电影

    想这样没担忧

    唱着歌一直走

    ......

    方然一句一句的把这首歌唱完了,用着轻松和开心的心情,还进行了适当的改编。

    毕竟,清水一中并没有棒球这个运动。

    唱完后,他却看到沈心怡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一脸怜惜的样子,甚至泪水都在眼珠里打转儿,随时会掉下来。

    “怎么了?”没有把手松开,方然坐到沈心怡旁边,看着她问道。

    “没事儿,就是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好高兴。”沈心怡破涕为笑的说道。

    “不对,你骗我。”方然道。

    方然能感觉得到沈心怡想哭不是这个原因。

    他迅速转动脑筋。

    牵手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唱完之后,就变了。

    这中间也没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

    难道是歌词的原因?

    方然飞快的把简单爱的歌词过了一边。

    立马找到了一句“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

    外婆。

    她是因为听到外婆,然后想到我的事情,才变成这样的。

    方然很快想到。

    看着身边已经哭出来的沈心怡,方然忍不住说道:“别哭啦,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而且我现在不是有你了嘛。”

    说着,方然感到很心疼。

    秋天的凉风吹着,他很想把沈心怡抱在怀里。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那么做。

    不过,他伸出手,把沈心怡脸上的泪渍擦干了。

    “别哭了,再哭把脸都哭花了。”方然心疼道。

    沈心怡抬起头,断断续续的说道:“方然,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啊...我...什么..都...瞒不过你。”

    “因为,我喜欢你啊。”方然道。

    “我...也喜欢...你。”沈心怡立马回道。

    “我知道,那你不要哭了。”

    “嗯。”

    沈心怡抬起手擦干眼泪,和方然在自己脸上的手碰了一下。

    方然立马把这只手放了下来。

    不过,两人的另一只手还是牵在一起。

    身体平静后,沈心怡重新看向方然,问道:“那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在吗?”

    “只有外婆在,但她在养老院,而且老年痴呆已经很严重了。”方然如实道。

    其实,和周杰伦不一样,方然从小到大和外婆相处得并不多。

    他印象更深的是爷爷和奶奶。

    但他们走得早。

    “那你还有其他亲戚吗?”沈心怡继续小声问道。

    “我还有大伯、几个姑姑、还有几个舅舅、舅妈,他们都对我挺好的,不过他们都有自己家里的事要忙,我也不想他们为我操心太多,而且我现在已经在自己赚钱了,你不用担心我了,我这么聪明。”方然一口气说完。

    “是写小说赚钱吗?”沈心怡问道。

    “嗯。”

    “写小说很赚钱吗?”

    “不,大多数人都是用爱发电。但我写得那么好,肯定就赚钱了。”

    “嗯,你说得对,你的小说就像你的歌一样,都是那么的好。”

    “不,这两样都不是我最好的。”

    “那你最好的是什么?”

    “是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