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34、绝缘体方然?
    时代风向。

    张婕看着电脑上天天音乐“简单爱”和“星晴”的数据。

    久久无言。

    接着,她把两首歌听了一遍。

    听完后,更加无言了。

    怎么能有这样的人?

    说出新歌就出新歌,还质量这么好!

    写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张婕转头听了一下自己电脑中花大价钱买来的R国翻版的歌,瞬间感觉像个垃圾一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时,张婕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Jay好像和无与伦比一样,只有一个艺名(笔名),再没其他任何流露出来的消息。

    想到这儿,张婕似笑非笑的自语道:

    这个时代要变天了?

    与此同时,华夏各大娱乐公司也全都进行了紧急会议,暂停了旗下艺人最近一段时间发新歌以及出道方面的事宜。

    没办法,“简单爱”和“星晴”的热度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以一种让他们绝望的速度,在网上飞速蔓延扩散。

    特别是在年轻人的群体之中。

    贴吧、论坛、围博、B站......

    网上任何一个热门年轻人聚集地,现在全是讨论、宣传以及吹捧这两首Jay的新歌。

    而且全是粉丝自发性的!

    没有哪个流量明星敢在这个时候出来搞事情。

    到时人家来一句:这也叫歌?

    就这?

    流量粉丝们就只能哑口无言,然后接连脱粉。

    最关键的是,Jay根本就没有任何黑料可以拿出来说,人家直到现在就发了三首歌,再就是和“无与伦比”隔空对话,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连长什么样子都没人知道。

    而“无与伦比”,现在没人敢去奇点小说网喷他。

    所以各大资本真的是头一次不知如何是好。

    无与伦比没人敢碰,Jay无从下手,想了半天他们现在也只能暂避锋芒。

    先等Jay这三首歌的热度过去了,再从长计议。

    ......

    方然并不关注这些,有张芷箐做后盾,手中作品又过硬,他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方然现在刚刚走到小区门口,因为电梯坏了,下楼梯费了好一会儿时间。

    而这时王若仪也刚刚从小区的另一条路走到门口。

    她一看到方然,脚步一顿,然后还是走了过来。

    “去上晚自习?”王若仪主动说道。

    “嗯。”方然平静道。

    随后两人一起往学校走去,并肩而行,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

    方然本来想找个办法不和王若仪一起走的,但这副身体的记忆似乎很习惯这样子,所以方然也就没说什么。

    反正也就纯走路,到学校就分开了。

    路上,王若仪时不时的用余光瞄向方然,和中考前的那段时间一样。

    在她印象中,方然从来就不跟女生主动说话,偶尔说话也就是“嗯嗯”的应付。

    曾经,王若仪以为他只是对其他女生这样,碰到自己就不会了。

    结果当同桌的那段时间,从头到尾,方然对她的态度就没变过。

    也就比其他女生要好那么一点点,只因为他给她讲数学题时要说话而已。

    王若仪一直觉得自己不可能会主动去好奇一个男生,但方然却是做到了。

    王若仪就想问,凭什么?

    凭什么有男生可以这样对她不假辞色?

    从小到大,哪一个男生碰到她不是能让她感觉到对她的喜欢?

    唯独方然。

    真的就一丝丝的那种感觉都没有。

    像个异性绝缘体一样。

    所以中考完的暑假,王若仪一直在,参加班上的娱乐活动,变相的打听他的消息。

    结果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次也没去。

    后来王若仪才知道,方然打了一个暑假的游戏。

    那个叫做什么LOL的游戏。

    当时王若仪就感觉自己不再好奇了,因为打游戏的男生他最讨厌了。

    堕落。

    而到了高中以后,她去老师办公室看成绩的时候,忍不住特地看了一下方然的。

    一看几百名,还一次比一次低。

    那时,她就彻底不再对他好奇了。

    后来,王若仪就从父母口中知道了方然家里的事情。

    当时,这一不幸的消息,让她整个人都愣了好久,感觉接受不了。

    之后,她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毕竟方然中考时对她帮助那么大。

    再后来,就是食堂里的那一幕。

    本来王若仪以为自己真的放下了,可自从看见方然对沈心怡那种她从来没见过的样子后。

    这一个星期里,她时不时就能想到那一幕,然后问自己:

    凭什么?

    凭什么那个人不是她?

    现在,看着和初中时一样,走在自己身边的方然,王若仪想通了。

    她要主动一次。

    这一想法诞生后,王若仪感觉自己心跳都突然快了起来,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

    我...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王若仪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好一会儿都没有平静下去。

    甚至脸慢慢发烫。

    她立马抬起双手捂住了脸,用手背试图降温。

    这时,王若仪想到了什么,慢慢把头往左边转了一点。

    然后看到方然丝毫没有注意自己,他的头还很明显的往左偏了。

    王若仪瞬间就正常了。

    脸也不烫了。

    心也不跳了。

    自作多情...王若仪在心里说了自己一句。

    恢复正常后,王若仪主动往左边靠了两步,偏头开口说道:“你在家听了稻香吗?”

    方然转过头看了一眼王若仪,眼神之中透露着好奇。

    这好像和记忆里的不一样啊。

    她怎么找我说话了?

    王若仪见方然疑惑的表情,解释道:“就是这两天很火也很好听的一首歌,你可以听听看。”

    反正第一句话也说了,她现在也不管了,有啥说啥。

    “我听过。”方然开口了。

    心里道:没有我你还能听?

    “哦。”

    王若仪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那他刚刚为什么那个表情?

    王若仪想问,但又不知如何再开口。

    于是,又是默默无言。

    王若仪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我也不适合和男生说话。

    就这样,没聊两句话两人就走到了学校门口。

    这时,刚好一辆公交车也到学校门口的站了。

    车上的学生陆续背着书包走了下来,有的还拿着行李箱。

    方然从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快步小跑上去,笑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凑到她的耳边,悄声说道:“听了星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