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38、陈子寒
    眼看着方然越靠越近,目标还是自己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你现在执的是我的脸。”情急之下沈心怡嘴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方然顿时清醒过来,意识到到自己下意识的举动。

    但他没有停。

    而是转换目标,蜻蜓点水的在沈心怡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并抢先说道:“我初吻已经给你了。”

    沈心怡心里一甜的同时,懵懵的问道:“初吻不是嘴巴吗?”

    “那你的意思是?”听到这话,方然直接往她的樱桃小嘴上看去。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心怡连忙说道。

    方然有点失望,想了想后侧着把脸伸到沈心怡面前,不说话。

    沈心怡见此,红着脸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后,她发现方然还是那个姿势,像个雕像一样。

    没办法,沈心怡只能凑上前去,轻轻的啄了一下。

    方然这才抬起身子,道:“这才公平嘛。”

    “嗯,公平。”沈心怡撇了撇嘴。

    “我们开始练稻香吧。”方然把吉他递给沈心怡。

    “好。”沈心怡接过吉他。

    试了一下音后,方然便开始唱了起来。

    沈心怡则在旁边伴奏。

    这一次,方然唱得非常有感觉。

    他的歌声除了让沈心怡感到治愈之外,还略微有一种破而后立的力量感。

    唱完最后一句之后,沈心怡停下伴奏。

    方然这时接着开口,无缝切换为星晴。

    “乘着风游荡在蓝天边,一片云掉落在我面前。

    捏成你的形状,随风跟着我,一口一口吃掉忧愁。

    ......”

    方然在开口唱第一句的时候,就牵起了沈心怡的手。

    对于牵手沈心怡现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所以她压根就没有反抗。

    星晴这首歌沈心怡也在天天音乐上听过,但现在是真人现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听着听着,沈心怡只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

    作为一个女生,可以收到方然“简单爱”和“星晴”两首这么好听的歌作为礼物。

    而且从简单爱和星晴这两首歌的轻快旋律和唯美歌词都可以看出来,方然想要的爱情就是简单而真实的。

    和她所想的一样。

    一曲唱完,天也黑了。

    随着秋天离去,冬天靠拢,之后的日子只会一天比一天黑得早,也会一天比一天冷。

    感觉到凉意渐浓,方然看自己今天穿的是个长袖,不好脱,便说道:“回教室吧。”

    “好。”

    方然一只手从沈心怡手中接过吉他,另一只牵着她,一起离开了凉亭。

    出了小树林后,就把手松开了。

    毕竟这是在学校,太过光明正大还是影响不好。

    方然也知道认识他的只有校长、年级主任和吴晓青,要是碰到其他的老师,就完了。

    而让方然没想到的是,他没碰到老师,但却在路过公共厕所时看到了另一个人。

    方然把吉他递给沈心怡,说道:“你先回教室吧,我去上个厕所。”

    “哦。”沈心怡接过吉他,乖乖往教室走去,头也不回。

    毕竟方然要去的是厕所,她总不能往男厕所盯着看。

    看到沈心怡头也不回的离开后,方然才往旁边的公共厕所走去。

    清水一中每个教学楼里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厕所,除此之外校园里还有两个大的公共厕所。

    方然现在去的是靠近小树林的那一个。

    刚到厕所门口,方然就闻到一股理所当然的臭味和烟味。

    虽然清水一中是QS县唯一的重点高中,但现在还存在三限生和借读生。

    三限生就是中考分数差一点儿,可以花一万八,在清水一中就读。

    而借读生没有分数限制,但要花三万,而且学籍不在清水一中,但也没什么关系。

    唯一的区别就只是借读生高考时需要按原学校的考场安排。

    不过几年之后,这种制度就取消了,到那时九年义务教育过后,就只能凭分数了,什么样的分数就上什么样的学校。

    而现在,厕所之中抽烟的大部分就是借读生。

    虽然借读生之中也有高中改过自新,认真学习考上好大学的,但那只是极少数,大部分还是该怎么就怎么样。

    读书,混过去就完了。

    忍着烟味,方然往厕所里走去。

    一进去,他便看到最角落的那一块地有一群红色小点点。

    很明显,七八个抽烟的,集体逃课,聚集于此。

    方然直接往那边走去,径直来到这群人面前停下。

    这群人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陌生人直接就单枪匹马的走到这里,有点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但对方又没有干什么,一时间场面就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这时,方然直接看向其中最帅的那一个,沉声道:“跟我出来。”

    这话一出,人群之中离方然最近那个黄头男生立马伸出手推向他的胸膛,喊道:“你tm干嘛呢?”

    其他男生也全都靠了过来,想把这个嚣张的人围在中间。

    不过那只手还未碰到方然,就被另一只伸过来的手抓住。

    “别紧张,这我兄弟!”陈子寒把黄头男的手甩向一边。

    “我艹,你早说啊!”黄头发被抓得有点痛,但他没有看陈子寒,而是狠狠看了一眼方然。

    方然转身就往厕所外走去,丝毫没有给他对视的机会。

    “子寒,你这兄弟比你还高冷啊!”人群中有一个男生笑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兄弟!”陈子寒似乎感觉很有面子,把烟头扔进厕所就往外走去。

    路过黄头发时,还用胸口顶了他一下。

    走到厕所门口,陈子寒便看到方然背对着站在那里,他本想冲上前去,和往常一样亲热的邀着他的肩膀,但一年多没见,有点不习惯。

    而且他感觉自己这个儿时关系最好的小伙伴好像变了。

    以前明明是一个给人感觉无比阳光的人,一年多没见,似乎高冷了好多。

    于是,陈子寒只能一边走去一边笑着说道:“找我什么事?”

    方然转过身来,沉声道:“去操场上边走边说。”

    陈子寒不明所以,但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操场后,方然闻了一口清新的冷空气,缓缓说道:“我爸妈前段时间出车祸,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