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39、无兄弟,不
    听到这话,陈子寒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方然把自己叫过来是说这样一件事情的。

    他更无法想象和他一样年纪的方然就这样没有了父母。

    和其他人不同,可能整个清水一中现在最了解方然的人就是陈子寒。

    因为他们俩是在临水镇读的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也一直都是一个班。

    而且这中间还曾做过好几次同桌。

    两人的妈妈也经常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打麻将。

    方然在陈子寒家里吃过几次饭,陈子寒也是一样。

    俩人还睡过一个被窝。

    ......

    所以,曾经的一幕幕场景陈子寒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他清楚的记得方然爸妈长什么样子,也记得他们说话时的语气,走路的状态。

    可以说,在陈子寒的脑海中,那就是两个活生生的人!

    随时有可能会再见面的人!

    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两个人他再也见不到了......

    陈子寒站在原地,不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方然。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方然变了许多......

    “你觉得如果我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办?”方然突然问道。

    恰好这时,寂静的操场上刮起一阵秋风,陈子寒是趁着自习老师不在偷跑出来的,他没穿外套,只穿着一件短袖,本来想着抽完烟就回去。

    平时他身体特别好,从来不感冒,不知为何,现在这阵冷风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凉飕飕的。

    “你什么意思?”陈子寒虽然为方然感到难过,但他也听出了方然话中的不善。

    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出口呢?

    虽然陈子寒自己平时一起混的那些“朋友”出口经常都是这样问候他人XxX的话语,但这话从方然嘴里对他说出来,就是不行!

    “没什么意思。”方然淡淡道。

    “就是想问你如果那样,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天天不好好学习,偷跑出来抽烟,把高中三年混过去吗?”

    陈子寒陷入了沉思。

    他很讨厌这种教育自己好好读书的口吻。

    但现在这话从这种情况的方然嘴里说出来,让他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不会。”陈子寒沉声回道。

    这种问题其实思考起来很简单,只不过当事人大多不愿思考,选择逃避罢了。

    而且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但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换句话说,他们知道自己即便努力学习也大概率考不了第一。

    既然重复着大多人一样千篇一律的青春,还不能当其中的佼佼者,那还去吃那个苦干嘛。

    特立独行不香吗?

    不帅吗?

    而且没有多少人有勇气去改变自己不知何时就被固定了的一个形象。

    已经在大家眼中是那个样子,那就干脆就是那个样子吧......

    除非,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方然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陈子寒。

    结合前世今生的记忆,很难想象多少年以后他会变成那个样子。

    方然记得,小时候他和陈子寒的关系是最好的。

    因为家不住在一起,一个在临水镇的这头,一个在临水镇的那头。

    所以俩人每天没有一起上学,但一定会一起放学,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分开。

    放学时,两人会在学校的小卖部,买辣条,边走边吃。

    辣条是那种一长根一长根的,一包大概有五根,一个人吃完后,没吃完的那个人就会把自己剩下的分一半给对方。

    确保不会有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吃的情况。

    方然还记得,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抽奖卡片。

    一张五角,上面写的最大的奖项是100,但跟据多年经验,大家都知道最大的奖是五块。

    方然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星期一上学的时候,自己早早到了学校,然后和陈子寒跑到小卖部抽奖。

    陈子寒家给早餐钱是一天一天给的,而方然家是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给的。

    当时自己拿着一个星期的早餐钱,疯狂抽奖,不一会儿全抽光了。

    只剩下最后一张奖片。

    这种奖是有四个角,抽奖的时候会一个角一个角的扒开,和玩牌时一样,体会那种刺激感。

    谢谢惠顾就藏在右下角,但大家通常都是先把其他三个角一个个扒开。

    当时自己把其他三个角全都扒开了,发现是面额十块的图案,直接绝望。

    生气的把奖片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往教室走去,心里慌得一批,因为一个星期的早餐就这样没了。

    还是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然后陈子寒小跑的赶了上来,兴奋的喊道:“方然,你中奖了!那个十块!”

    说着,陈子寒把手里捏着的十块钱递了过来。

    当时,自己无比惊喜,没有一点怀疑。

    后来才知道,那是陈子寒存了好久的零花钱。

    一起打篮球,一起爬树掏鸟窝,一起上房揭瓦,一起翻到可恶的邻居家里,把他们院子角落里的一堆铁丝拿到废品站卖了,买蛋糕吃。

    然后被两家父母混合双双打。

    暴雨天一起撑着一把小伞,大夏天一起游泳,一起喝珍珠奶茶把珍珠吸在吸管里对喷,跑4×100米接力靠着最后两棒力挽狂澜,荣获第一。

    泡着两碗香喷喷的来一桶,一个摔跤撒了一桶,然后剩下一桶一人一半。

    ......

    方然随便一想,全是童年。

    后来,自己搬到了QS县上初中。

    一开始每个星期五放学就闹着要回去。

    一年,两年,都是如此。

    到了初三,学习紧张就没再回去了。

    然后到现在。

    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作为发小而言,这段珍贵的友谊是一辈子的。

    然而方然想到前世。

    长大以后,他送着外卖写着小说的时候。

    有一天,陈子寒突然在微信上找他借钱。

    一次,借了。

    两次,借了。

    三次,借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呢。

    现在,方然看着眼前的儿时伙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变成那样一个人。

    通俗一点的说就是二流子。

    但仔细一想,方然又想明白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年少时不是只有读书一条路,但是整天和一群不思进取的人在一起,还能变成什么样子呢?

    方然向着陈子寒走了两步,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你还记得六年级时我们看灌篮高手的时候说过什么吗?”

    “什么?”这跨度有点大,陈子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无兄弟,不篮球!”方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