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Jay开始的文娱 > 49、月考(中)
    方然走后,朱倩茹羡慕道:“欣然,你可真幸福。”

    “你不也有高俊杰嘛。”沈心怡笑着道。

    “这能一样吗!”朱倩茹瞪大了眼睛。

    一个又帅成绩又好,一个成绩一般还整天满口跑火车。

    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好在朱倩茹知道自己对方然没有感觉。

    因为她和沈心怡一样,一开始就觉得方然是个有点帅但是很堕落的男生。

    这种男生她们也就仅仅欣赏一下颜值罢了。

    等到朱倩茹知道方然并不堕落的时候,他已经和沈心怡在一起了。

    这时她自然不可能再对方然有什么想法。

    而且就方然那样子,对沈心怡和对其他的女生简直就是两个态度。

    班上的女生除了沈心怡外,其他人和方然说话他就是纯粹的应付过去。

    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也正因如此,这狗粮大家只能默默的吃了。

    没有半点多余的想法。

    ......

    清水一中每次月考都非常严格,要求每个学生拿着自己的凳子前往指定的座位。

    考试座位按照成绩排布,文科班由高到低从1班排到6班,而理科本从7班到20班。

    除此之外还有多媒体教室和物理化学实验室以及图书馆。

    确保每个教室都是间隔而坐,桌子也反了过来,以防作弊。

    沈心怡上次月考排在年级50几名,朱倩茹也差不多,所以两人刚好在本班8班考试。

    而方然因为高一的前两次月考一次比一次差,所以直接到了四楼,16班进行考试。

    在哪儿考倒是无所谓,反正方然也不准备作弊。

    他已经想好了,这次考试用尽全力,包括后面的月考也是一样,直到数理化生四门全都达到满分。

    到时再选择性控分,尽量和沈心怡在一个教室。

    如果两人都在第一教室也就是隔壁班就再好不过了。

    拿着凳子一路走到四楼,途中方然碰到不少分班之前的同学,有的关系还不错都会打个招呼。

    男同学都发现方然好像有点变化,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女同学则发现方然又变帅了。

    一路上,方然一直在观察在楼梯里学生们的神态表情。

    一眼看去,大多数学生都很正常,有人平静,有人欢乐。

    但仔细一看,还是可以发现往下走的学生比往上走的学生脸上的笑容更多一些,也更自信一些。

    很明显这个自信源自于成绩。

    虽然大多数学生在学校都很不喜欢讨论与学习有关的事情,这个世界还没有凡尔赛这个词,但方然知道哪怕不读书每天混的那部分学生他们也知道他们自己目前的身份就是学生。

    而学生的本职工作就是学习。

    所以每次到了这种反映学习成绩差距的时候,他们会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毫不在乎,但依然会有掩盖不住的不甘和耻辱感。

    到了四楼后,方然看到19搬和20班的学生们这才一个个走出教室,王若仪和苏颖也在其中,不出意外,她俩应该是要去7班考试。

    实验班的学生就是不一样,来得早也走得晚。

    看到王若仪即将抬头,目光就要转向这边,方然一闪身进入了16班教室。

    王若仪隐约感觉前面有个身影一闪而过,但她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有男生在追逐打闹。

    这种事情很常见。

    王若仪现在的目标就一个,这次月考争取第一。

    她的成绩很均衡,没有短板,都很优秀。

    上次月考年级第三,这个月她除了最开始被方然影响了一段时间外,后面几个星期沉下心来学得很认真。

    这次考第一,她有很大把握。

    而且王若仪也明白,考了第一,才有说服力去找机会给方然补习。

    考了第一,才有更大可能在学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16班考场。

    方然找到自己的座位号就放好凳子,坐了下来。

    此时离开考还有十分钟左右,他习惯性的往左偏头,看向窗外。

    方然离窗户之间还坐有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本来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窗外一阵凉风把她惊醒。

    她便抬起头关上窗户。

    接着随意一转头,她便看到了旁边男生帅气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神。

    瞬间,她痴了。

    我们年级还有这么帅的男生!怎么之前没发现?

    女生默默的想着。

    这时,方然看到自己和天空之间隔了一层布满灰尘的窗户,慢慢把头转了回去。

    女生见到这人眼中完全没有自己,活生生一个大美女就当不存在一样。

    她立马生气了。

    但很快又想到,这是欲擒故纵?

    不过这么帅也可以接受。

    女生拿笔戳了一下方然的手臂,道:“你好,我叫曾雨濛。”

    方然感受到被戳,好奇转过头来,向攻击者看去。

    一眼他便看到凶器中性笔,和拿着中性笔的涂着银色指甲油的手。

    曾雨濛注意到方然的目光所在,很快她想到了什么,头一次她感觉这个指甲油涂得有点后悔。

    这时方然慢慢目光上移。

    口红、粉底、耳环、美瞳。

    每一下,曾雨濛就感觉心里一慌,考试时都没让她这么紧张。

    其实从方然转过头来到两人目光对上,整个过程都非常短暂。

    只是曾雨濛自己觉得这个过程很长。

    “你好,我叫方然,什么事儿?”方然微笑道。

    如今一个月过去,方然和同学交流的方式已经有了规律。

    认识的人,如果是男生就保持正常,该怎样就怎样。

    如果是女生,就尽快终结对话。

    沈心怡除外。

    不认识的人,不分男女初次见面保持微笑,礼貌待人。

    然后随机应变。

    曾雨濛并不知道这是职业假笑。

    在她眼里,方然纯净的眼神,坚毅而有轮廓的脸庞,嘴角自然扬起,声音低沉却又干净,似乎好像还在哪里听过。

    不管是视觉还是听觉,对她都是一种享受。

    “没...什么。”曾雨濛头一次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

    甚至还感觉有点害羞。

    方然啥也没说,收起笑容,转过头去。

    见到这熟悉的场景。

    曾雨濛拿起笔又戳了一下。

    这次,方然转头的速度快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话也不说。

    就这样微皱着眉头看着她。

    “我说我...戳错了你信吗?”曾雨濛眨着美瞳缓缓说道。